一木禾 > 我的眷族才不会这么强 > 第六十三章 好像还有隐藏彩蛋 五

  咚咚咚...
  敲门声从艾琳的卧室外响起。
  零站在门口,恭敬地朝仰身躺在床上的艾琳说道:
  “大小姐,我已经将廖祺大人,安排进您给他分配的私人房间了。”
  “嗯。”
  床上的吸血鬼少女翻了个身,语气中带着了几分敷衍的感觉。
  卧室门口的女仆,见到这一幕,犹豫了下后,还是出声说了出来:
  “大小姐,如果您现在要休息了的话,我建议小姐,还是先把衣服换了,洗过澡后再上床。”
  “不然,我明天就要,再给您换一遍新的床单了。”
  零话音结束后,艾琳总算是从床上,把自己的身子给直了起来。
  吸血鬼少女用有趣地眼神,打量着自己这位,伫立在她卧室门前的贴身女仆。
  之后的艾琳懒散说道:
  “那你就过来,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是,大小姐。”
  零对这位血族大小姐的要求,似乎早就见怪不怪了。
  眼前的少女在很多地方都非常厉害,可唯独是穿脱衣服上,却总是白痴得要命,好似非常讨厌这种浪费功夫的行为。
  因此艾琳话后,女仆很快就应声走进了卧室。
  软绵绵地触感顿时从手上传来。
  零还是一边用着,她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一边灵巧细致地,将手划过少女的身体,把艾琳身上的衣服,层层脱了下去。
  “今天的事情,零,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灿金的长发,在背后女仆的手底,被解放了出来。
  一卷一卷,犹如波浪瀑布般,大片散落在了少女裸露的后背上。
  艾琳坐在梳妆桌的镜子前,看着镜面中,正在自己背后,为她打理长发的女仆,继续轻声问道:
  “我在来之前,学院那边的人就已经告诉过我了,关于今天,在施工场地上发生的事情。”
  “我记得,我应该跟你说过的吧,除了我以外,没人可以命令你。”
  零在少女的这句话后,握着梳子的手,明显的停顿了下。
  然而,就在女仆刚想要出声说些什么时...
  她跟前的这位血族大小姐,艾琳却是先她一步,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唔...让我猜猜吧。”
  少女伸手点着下巴,下半身两条光滑白腻的腿上下翘起。
  她继续凝望着对面镜子里,零的神态,笑了笑后开始缓缓讲道:
  “以零你的能力,不可能看不出来,那两个败类血族,只是在用找戒指为幌子,想要诱骗你上当而已。”
  “但是呢,为什么你还要继续顺着他们的命令,这件事我想了好久。”
  艾琳说着竖起了一根葱白的手指。
  “想来想去,我也只找到了一个理由,那就是...”
  “你心底很清楚他们是想要借助你,去找廖祺的麻烦。”
  “他们想要廖祺看到你受伤后,变得冲动起来,进而让他们有机可乘,找到所谓的正当理由。”
  女仆手头的动作,在艾琳的话后停了下来。
  零低垂着视线,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后,吸血鬼少女眼神平静,不出所料般。
  她继续往下说着:
  “他们想要计划成功的条件,是你必须受伤惨重才可以,但零你知道,以你的实力,那点泥浆,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
  “只要到时候,你动用魔力,清除了身上的伤势,这样一来,便既能不惊扰到廖祺,又可以让那两位败类血族的计划,从源头就彻底落空。”
  “呵,这么看来,零你的应对也还很不错呢。”
  “既保护了那两位败类血族,不让他们把事情闹大,又保护了廖祺,不然他被抓住破绽。”
  艾琳说到这里后,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这位血族大小姐最后用一种,讽刺般的语气,毫不留情地说道:
  “创造出了一个没有任何人受伤的世界,只不过是...”
  “除了你以外吗?”
  艾琳转过了身子。
  这回的少女不再是从镜面,而是直接与身前的女仆,对视了起来。
  “零,十年前母亲的那场事故,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不用因此,就这样把自己在古堡里,贬低到如此卑微的地步。”
  “你虽然是仆从的身份,可你也同样是,我艾琳的人。”
  少女伸手抚摸着女仆柔软地脸颊。
  她喃喃自语道:
  “只要是我的人,我就绝不允许,有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可以伤害你们,记住了吗?”
  “如果再有下次的这种情况,不要犹豫,直接全力出手,就当是,替我把这些蛆虫族员,狠狠教训一遍了。”
  艾琳话后,女仆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却是依旧没有吭声。
  见到零这样的表现,少女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接下来,似乎就像是为了转换心情,艾琳终于离开了这个话题。
  “好了,就这样吧,去帮我准备下淋浴。”
  “是,大小姐。”
  女仆如释重负般地,有点解脱的模样。
  少女把她心底最深处的东西,全说了出来,这种感觉对于零来说,仿佛要喘不过来气。
  而另外一头...
  看着自己这位一向冷静沉稳的女仆,此刻居然罕见地,在自己话下,连走路都有点逃跑般地感觉...
  艾琳脸上渐渐浮上了些,捉弄般地神色。
  随着在少女嘴角处,所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
  最终,这位血族大小姐,朝着盥洗室内忙碌地女仆,突然开口了:
  “零,你弄好水温了后,也不要出来了吧。”
  “什么?大小姐?”
  零没听清楚般地又问了一遍。
  “我的意思是,今晚咱们,就再像以前那般,一起沐浴,一起睡觉吧。”少女笑吟吟地说道。
  “大小姐,您不要开玩...”
  “你,今天,陪我睡觉。”
  见到女仆想要拒绝,艾琳脾气还就一下上来了。
  她直接非常强硬了起来,打断了对方的话后,加重声音,又强调道:
  “这是命令,不许反抗!”
  “明...明白了,大...小姐。”
  零极其罕见地脸蛋泛红。
  她虽然还在努力维持着,她面瘫的人设,可从女仆断断续续地语气中,就早已暴露了她内心躁乱的情绪了。
  一边卧室内的艾琳,欣赏着如此,只有自己一人能欣赏到的风景。
  少女的心底很有成就感。
  但之后...
  视线还是离开了,在盥洗室里忙活的女仆,艾琳把她的目光,放在了那本,廖祺之前交给她的羊皮卷上。
  也就是那本...
  记载着“坏血”的技能书。
  “真没想到,这样的东西,会在我们血族的藏书室里,也同样存在。”
  “早知道的话,今天也就不用还,特地跑去学院的训练场了...”
  少女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喃喃着。
  接下来的她,望着记录在羊皮卷上的那些复杂图案...
  嗡!
  只见一个完全相同的图案,也骤然出现在了艾琳的双眸上,同一时间,与之对应的,是少女全身气血的狂涌。
  如果廖祺此刻在场的话,便一定能看得出来。
  这位血族大小姐,刚刚所释放的能力...
  正是...
  史诗级天赋专长——坏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