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眷族才不会这么强 > 第六十章 族长

  烛光摇曳,将屋内二人的影子拉长。
  窗外凛风呼啸,夜晚下的岛屿,温度开始骤降了起来。
  房间里,在少女话后的廖祺,只感觉一瞬间,之前许多他所察觉到奇怪的地方,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
  怪不得这里的魔族,会把“人类”也看作是魔族的一员。
  怪不得...
  他们会觉得“人类”是最弱小的族群。
  原来,在岛上所有魔族的意识里,他们现在所处的,这座海域中的孤岛,便已经是...
  他们的全部世界了!
  理解了这一点的廖祺,心中的石头却没有放下。
  认知的荒谬,其实并不可怕。
  真正让廖祺感到可怕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导致”了这样荒谬的认知。
  他留意着艾琳脸上,每一分的神色变化。
  可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
  就连这位血族古堡,实力强劲的大小姐,艾琳对此也是,丝毫没有丁点怀疑的态度。
  另一边...
  “你怎么了吗?”
  廖祺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对面书桌旁的少女,自然也是能感觉得到。
  艾琳手指轻敲桌面,非常不理解地问道:
  “从刚刚开始,你就变得很奇怪了。”
  “你是觉得,在恐爪海域里,还有其他像我们一样,其他的魔族岛屿吗?”
  少女无意间的话,又是让廖祺眼神一凝。
  恐爪海域...
  艾琳居然知道这里的名字?
  是谁告诉他们的?
  在《祈点》的世界中,人类与魔族对立在世界地图的两侧,一边是占据了大陆,一边是以海域群岛作为发源地。
  而“恐爪海域”这种命名的由来,正是大陆上的人类帝国所最先发起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大航海时代来临前,蓝星上的所有国家,都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
  可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
  某一个国家的人,居然说出了另一个国家的语言。
  这已经不是巧合不巧合的问题了。
  这说明...
  想到这里的廖祺,立马再次开口,为了印证自己的结论,他必须还要了解几件事情。
  “难道说,这么多年来,你们就都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来自外面世界的魔族吗?”
  “或者,你们之中,也就从来没有过,哪位魔族,有尝试离开过这座岛吗?”
  廖祺伸手指向了在地图上空白的区域。
  魔族可不像是人类,他们拥有着,适应自然而诞生的强大躯体。
  恐爪海域虽然常年风暴肆虐,可对于魔族来说,仅仅只是横跨岛屿之间的话,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
  “哼,如果不想自己找死的话,那我建议你,还是最好别有这样的想法。”
  就像是廖祺的话,碰触到了少女的某根神经。
  艾琳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不客气了起来。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妄图离开这座岛屿的魔族,有,但同样,至今为止,他们中,也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
  “除了在隔天之后,尸体被顺着海浪,冲到暗礁上的这个结果外,没有第二个结局了。”
  少女说到这里,身躯罕见的,有点轻微颤动了起来。
  接下来的她不像是在跟廖祺说话,而是有点自言自语般地喃喃道:
  “明明学院都再三警告过了,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学院?”
  总共就他们两人的安静小屋里。
  廖祺也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从少女口中,被提及的这个关键词。
  可惜...
  “够了!这些已经不是,你该关心提问的事情了。”
  艾琳似乎不愿意再跟廖祺说下去了。
  少女对视着廖祺的双眼,以非常郑重地语气,一字一字地讲道:
  “你只需要知道,那所学院是汇聚了岛上,最强大神秘的一批魔族。”
  “既然连他们都肯定了这个事实,那么,无论如何,它也就都成为了真理,而所谓真理,就是不容置疑的,你,明白了吗?”
  学院...
  这个从穿越之初,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耳边的词。
  仿佛无论是岛屿上发生了什么,都总是背后多少,能看到有它的影子在。
  双眸中闪过思索的神色。
  将所有的情报与线索拼凑起来后...
  到此为止,廖祺已经差不多,能隐隐勾勒出整个事件背后的全貌了。
  但...
  证据!
  他还是需要直观明了的证据去验证!
  以及...
  寻找到...
  一个对方会这么做的理由与目的!
  “说起来,也算是,我给你这次任务的提前报酬吧。”
  艾琳的声音又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这次的少女话音一转,她把两人间的话题,又拉回到了接下来的“任务”上了。
  “提前报酬?”
  “对,还记得吧,我跟你保证过的,只要你顺利完成我的任务,我也会与之对应的,帮助你们人类,可以在群岛上存活下去。”
  在艾琳话后的廖祺,点了点头。
  他确实没有忘记,在这个岛上,还有五十多名人类,现在看来的话,应该是...
  土著吗?
  这时候艾琳又继续说话了。
  “在今天,我已经允许他们将聚集地,迁入进我们血族的领地范围内了。”
  “迁移聚集地?”
  “哼,你不会以为,在昨晚的那场暴雨下,以你们人类的那点草棚木屋,还能完好无所,安然无恙吗?”
  少女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点点嘲讽的意味。
  她没等廖祺开口就接着讲道:
  “据我所知,你们人类,光是在那一晚暴雨下死亡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十位,更不要提,还有因此受伤残疾的族员了。”
  “换句再简单点的话来讲,若没有我今天的支援,你们人类...”
  “恐怕是连一个月后,那场排位战,都支撑不到了。”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廖祺没说话,他在静静等待着艾琳的下文。
  另一边,少女看廖祺这般能沉得住气的样子,倒是像有点不高兴。
  艾琳又是从鼻尖发出一记冷哼后,才最后说道:
  “而作为,我动用我们血族的资源,去帮助他们重建聚集地的代价,我已经跟他们之中的族长,约定好了,他们也同意,让你...”
  这里的少女故意拉长了声音,在艾琳那对红眸中,夹杂了点有趣神色的意味。
  她对视着廖祺,缓缓说道:
  “让你,成为他们的新一任族长。”
  ...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