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3章 审讯室风波

  “姓名!”
  “陈肖。”
  “年龄!”
  “24。”
  “住址!”
  “东海市杨浦区塘桥街道安居小区78号1102室。”
  “知道今天犯了什么事儿吗?”
  “不知道!”
  陈肖一脸平淡,似乎坐在审讯室的不是他。
  “没事儿,不知道没事儿,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
  审讯的民警不怀好意的看着陈肖,道:“首先呢,你妨碍执法,其次还暴力抗法,致使数名执法人员受伤。现在你知道了吗?”
  “你这是在诱供我吗?”陈肖反问一句。
  “嗬,你小子挺牛逼啊,到了这里还装逼,看来得给你上点手段了。”
  那个民警满脸阴笑,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一根电棍出来。陈肖是他们所长特意交代过的,就算完全配合,老实交代,也还是要给他上手段的。
  陈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他可以适当的退让,但并不代表他会完全的忍让,如果这个民警敢动手的话,陈肖绝对不会让他看见第二天的太阳的。
  “王队长,这不符合规矩吧?”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旁边做笔录的小警员看不下去了,开口指责道。
  “规矩个屁,你小子别没事找事儿啊,好好做你的笔录。”
  “不行,今天这事儿我一定要管,刚才你对嫌疑人诱供已经违反了审讯规定。如果你要对他用刑,那我一定会向上级如实报告的!”
  听到这番话,陈肖不仅讶异的看了那个小警员一眼。讲道理,他对警察并没有什么偏见,一个这么庞大的队伍中混进来一些渣渣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这个小警员宁可得罪同事,也要维护他的举动,不禁让他有些意外。
  “小刘,你诚心跟我找别扭是吧?”
  王队长一脸阴沉的看着姓刘的小警员,心中不断的骂娘。
  “王队长,我们是警察,是执法者,我们不能知法犯法,现在社会上对我们警察已经有很多偏见了,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如果每个警察都乱用法律的话,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你……”
  “好!说的好!”
  王队长正要说话的的时候,张建刚突然从外面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来。
  “所长,这……”
  王队长刚要开口,张建刚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先别说话。
  “小刘啊,不亏是大学生,觉悟就是高。是这样的,先不用审讯了,刚才受害人打电话过来说想要私了。对了,永乐小区的李大妈又打电话报警了,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好的,所长。”
  警员小刘也不知道这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知道是打架,一听说要私了,就干脆收拾起东西,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行了,老王,走吧,一会儿刘连军他们过来,咱就别掺和这事儿了。”
  王队长一听这话,顿时心领神会。
  “哈哈,那今晚上可得让刘队长好好安排一下。”
  “放心,跑不了他的。”
  两人不再看坐在凳子上的陈肖,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审讯室。
  而另一边杨浦区的区长赵谨言接到万华集团东海市负责人取消投资的电话时,整个人都懵了。这可是他在任期间最大的一笔政绩,他还打算靠着这笔政绩往上挪一挪呢,没想到对方竟然要取消投资。
  再三追问之下,才知道,万华集团东海分公司秦总的助理在阻止几名城管暴力执法之后,竟然被派出所给拷走了。
  这让赵谨言如何能忍,跟对方再三保证肯定会解决这个问题之后,挂断电话,马上就打给了杨浦区公安分局局长宫伟臣。
  宫伟臣接到电话之后也懵了,作为区政府的常委,他当然知道万华集团投资案的重要性了,要是被他手下的队伍给搅黄了,那以后他真的就别想晋升了。想到这里,宫伟臣也坐不住了。
  一时间,整个杨浦区都有点风雨即来的意味。
  而还在审讯室的陈肖却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此时他的内心一片平静,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只不过,今天要是回不去,就没办法第一时间见到钱小玥了。
  想到钱小玥,陈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回想起前世和钱小玥合租时候的那些趣事,如果不是当时自己太过自卑,以及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想要报复陈家,或许,早就和钱小玥修成正果了。
  不过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青肖上仙了。陈肖的目光渐渐的坚定起来,轻声自言自语。
  “我要的可不是什么百年厮守,既然老天又给了我一次重来的机会,那我就一定要让你们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就在陈肖回忆的时候,忽然,审讯室的门打开了,刘连军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看到陈肖被靠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顿时放下心来。
  “哈哈,小子,你再牛逼啊,你不是会功夫吗?起来打我啊?哈哈。”
  “妈的,敢动我的人,真他妈不知道死活。”
  回忆被打断让陈肖很是不爽,没想到刘连军还这么不知死活的嘲讽,陈肖冷哼一声,看着跟着刘连军一起走进来的五个人,不屑的撇了撇嘴。
  “刘哥,轻点招呼啊,别弄出问题,要不然我们不好交代。”
  之前的那个王队长在门外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把门关上,还特意锁了起来。
  “哥几个,都活动活动吧。”
  审讯室的门关上之后,刘连军冷笑一声,率先把别在后腰上的防暴警棍抽了出来。
  “你不怕那个吗?”
  陈肖突然开口,扬了扬下巴,示意刘连军看审讯室上面的摄像头。
  刘连军一看,顿时笑了起来。
  “哈哈,怕,我当然怕了,不过,你觉得它要是开着的话,我会走进来吗?”
  “哦,那就好!”
  “什么?”
  刘连军一愣,没想到陈肖竟然会这么说,可是再一看,刘连军顿时像见到会一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
  陈肖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手铐的束缚,站在刘连军面前,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轻轻地揉着手腕。
  “怎么?很意外吗?”
  刘连军心里都快吓死了,本来他以为陈肖被拷在椅子上,就相当于一头没有了牙齿的老虎,没想到,他竟然无声无息的出来了。
  “兄弟,我……我……”
  刘连军坐在地上,不断的向后挪,哭丧着脸,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旁边几个同伙看不下去了,虽然他们听刘连军说了面前这个人会功夫,可是他们却没想太多,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五个人还人手一根警棍。
  “妈的,**!”
  陈肖旁边一个提个板寸的城管见陈肖没注意到他,突然暴喝一声,猛地举起警棍朝陈肖的头上砸去。
  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一脸凶神恶煞的抡起警棍朝陈肖砸去。
  感到警棍上回馈来的触感,五个人都狰狞的笑了起来,功夫再高有什么用,几棍子下去,不也还是跟个废人一样,只不过这个惨叫声怎么有些不对劲儿?
  “刘队?”
  带头打陈肖的那个板寸头一看,顿时傻眼了,刚才面前站着的明明是陈肖,怎么忽然变成刘连军了?
  “啊,哎呦,疼死我了。”
  刘连军抱着脑袋疼的满地打滚,不断的惨叫着。
  其他人都懵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陈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都别愣着啊,你们不是喜欢打吗,继续打啊。”
  陈肖不知道什么时候,做到了审讯室的桌子上,还翘着二郎腿。
  伴着刘连军的惨叫声,那几个城管艰难的扭过头看着陈肖。
  “怎么?你们不打了?你们要是打完了,那我可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