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30章 我是在做梦吧

  虽然工资不多,但陈肖还是没有放弃,毕竟没人会跟钱过不去,他不要,难道要便宜这些资本家吗?
  当然了,陈肖也没有真的辞职的打算,他知道,就算他真的辞职,秦心岚也不会同意的。
  等陈肖走后,侯洪涛满脸愁容的看着王陵,不过王陵也没跟他计较,哼的一声便走开了。
  看着王陵的背影,侯洪涛担忧着自己的前途,同时心里也罢陈肖给恨上了。
  想着想着,侯洪涛忽然身体一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陈肖?陈肖?”侯洪涛猛地一个激励,一拍巴掌。
  “坏了,这个陈肖是不是昨天秦总亲自下发命令,让他担任总裁助理的那个陈肖啊?”
  想到这个可能,侯洪涛都快哭出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急忙朝财务室的方向冲了过去。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侯洪涛心里憋屈至极,如果这个陈肖真的是公告上的那个陈肖的话,恐怕自己就会成了替罪羊。无论是在王副董哪里,还是在秦心岚哪里,都不会留下好印象的,升迁的事情,就更加不用想了。
  可是侯洪涛不管如何追赶,还是慢了一步。
  周晓雯正要来财务科取一些材料给秦心岚,可是没有想到正要出门的时候,却看见了陈肖。
  “陈肖?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来取工资啊。”陈肖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一下可把周晓雯说蒙了。
  “工资?什么工资?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啊,再说了,工资不都是打到你们卡里的吗?咱们公司也从来没有给谁发过现金啊?”
  陈肖耸耸肩,一摊手,道:“我被开除了,我来领我这几天的工资。”
  “开除了?”周晓雯一脸惊讶的看着陈肖,她可不相信秦心岚会做出开除陈肖的决定,虽然周晓雯很希望秦心岚能这么做。
  “谁给你开除了?难道是秦总?”
  “怎么可能。”陈肖失声笑道:“是人事经理,还有王副董,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还有事儿要忙。”
  说着陈肖不耐烦的挥挥手,走进了财务室。周晓雯气鼓鼓的看着陈肖,心里不断的腹诽。
  “哼,牛气什么,都被开除了还敢跟本姑娘牛气,本姑娘要是不告诉秦总,看你会不会丢了这份工作。”
  虽然周晓雯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她不可能不告诉秦心岚,她十分清楚陈肖在秦心岚心里的地位,如果让秦心岚知道了自己明知道陈肖被辞退还不告诉她,恐怕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果然,秦心岚听到陈肖被辞退的消息,当即放下手中的工作,脚步匆匆的赶往财务室。等她到了财务室门口的时候,里面的情形有些让她看不懂了。
  侯洪涛一脸郁闷的拉住陈肖,哀求道:“哎呀,我的陈小哥啊,我求求你给老哥哥一个面子吧,就当我之前开玩笑,那不是王副董在,我没办法嘛。”
  陈肖笑而不语,站在原地,他倒不是为了跟这个人事经理置气,刚才那种情况,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小保安的话,恐怕只能让人家指着鼻子骂娘,丝毫不能还手了。
  “陈兄弟,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这样,进外我在翠香楼摆一桌,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吗?”
  秦心岚皱着眉头走进来,之前周晓雯跟她说,陈肖被侯洪涛开除了,可是来到财务室一看,怎么侯洪涛又在肯求着陈肖留下呢。
  “这是怎么回事儿?”
  侯洪涛一听见秦心岚的声音,赶紧转过头来,看到秦心岚面若寒霜的样子,顿时绝望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秦心岚说了一遍。
  侯洪涛说完之后,秦心岚也有些惊讶的看着陈肖,她觉得,陈肖虽然实力高强,可他不是一个喜欢恃强凌弱的人啊,怎么会突然动手打了王瑞文呢。
  “你把王瑞文给打了?”
  秦心岚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没想到陈肖干脆的点点头。
  “是啊,我打的。”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
  听到陈肖这话,财务室一片哗然,几个小姑娘已经不敢看,拿着文件挡住自己的脸了。
  没想到陈肖竟然这么嚣张,打人就算了,当着秦心岚的面,还给出了一个看人家不顺眼的解释,这算什么解释啊,看不顺眼就要打人吗?
  侯洪涛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如果陈肖这样回答的话,那事情就怨不到他的身上了,升迁暂且不说,最起码,自己现在的职位肯定会保住了。
  只不过他心里还在嘀咕,这陈肖到底是什么来头,董事局里面也没有姓陈的董事啊,为什么敢这样嚣张。
  本来以为陈肖的回答就够离谱的了,可是没想到,秦心岚的回答更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打得好,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就是一直没机会。”
  “啥?”侯洪涛瞪大了眼睛,心里不断的怒吼:“卧槽,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保安把自己公司副董事的公子给揍了也就算了,还给出一个看他不顺眼就揍他的解释。这也算了,可是谁能想得到,秦家的接班人,万华集团现在的实际掌舵人秦心岚,竟然附和了这个解释,还说她也不顺眼。”
  不光侯洪涛,财务室里其他人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一向优雅的秦总口里说出来的。
  “你先别辞职了好不好?到我办公室先坐一会儿,玩一玩电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什么?”
  财务室里面的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秦总竟然跟一个小保安说这样的话,仿佛在求着对方留在公司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肯定还没睡醒,起床的方式不对,赶紧回家重新睡一会儿。
  “小王,你掐我一下。”你个胖胖的小少妇低声对隔壁办工作的小姑娘说道。
  那小姑娘一脸呆滞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不用掐了,肯定是在做梦,我的偶像怎么会跟一个小保安说这样的话。”
  秦心岚听到底下人的议论,脸色微微一红,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她可不相信陈肖会因为看人不顺眼就随便揍人家一顿这样的话,如果陈肖真的是这种人的话,那她早在春城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周晓雯虽然知道秦心岚十分的重视陈肖,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一个地步,看向陈肖的目光中充满了妒火,那副表情仿佛恨不得活活撕了陈肖一样。
  “不用了,我还是回保安室吧。”
  说着陈肖就笑着离开了,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管了,他相信,秦心岚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侯洪涛,现在去叫王副董和王瑞文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等陈肖走后,秦心岚顿时换了一副面孔,满面寒霜的发令,然后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侯洪涛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双腿都有些打颤了。他不是怕,他是真的怕。秦心岚虽然上位没多久,而且十分的年轻,但是她的手段在整个万华公司没有人不佩服。
  当初还是一个来到万华集团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姑娘,谁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可是没想到,那些不把秦心岚当回事儿的老家伙们的,没有一个又好下场的,结果最好的一个,也是平稳退休,至于其他手脚不干净的人,全都背上了职务侵占的罪名。
  虽说最后秦心岚撤诉,免去了他们的牢狱之灾。可到了晚年,来落得了一个这样的名声,最重要的,之前贪的那些钱,也全都被追了回去,落了个一无所有。
  想到那些老家伙的下场,在想想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侯洪涛猛地一个激灵,急忙朝着王副董的办公室跑去。
  王陵听到侯洪涛的汇报,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想到,因为一个小保安,竟然还惹出了秦心岚。
  当然,这些他都不放在心上,真正让他不爽的是,秦心岚作为一个后辈,竟然让他这个叔叔辈的人,带着儿子去她的办公室,这就有些不对了。
  可是王瑞文没有想那么多,此时他早已将脸上的血污清理干净了,一听见秦心岚的名字,什么事情都忘在了脑后,一脸花痴样的催促着。
  “走啊,爸,赶紧去啊,没准心岚是要关心我,亲自帮我出气呢。”
  听到王瑞文的话,在门口站着的侯洪涛一缩脖,果断把之前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王陵有些溺爱的看着王瑞文,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要是儿子这次干出点名堂的话,自己活出老脸,也要去秦家帮儿子求个亲。
  有了王瑞文,王陵自然不可能在摆着长辈的架势,不去秦心岚的办公室。只好带着那犯了花痴的儿子,来到秦心岚的办公室。
  只不过,一走进办公室,王陵的脸色就有些变了,他明显的感觉,总裁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不一样。
  “王副董,王公子,请坐。”
  见王陵和王瑞文来了,秦心岚连站都没站起来,抬抬眼皮,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让他们父子二人坐下。
  看到秦心岚这副态度,王陵脸色顿时一阴,不过却强忍着没有发火,他倒要看看,秦心岚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