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4章 火烧小鸟

  刘连军对天发誓,他真的是脑袋被狗**,才会想着来找陈肖的麻烦,回想起刚才审讯室那一幕,刘连军真的无比的想要回家找妈妈。
  六个大男人,被陈肖像教育孙子一样,狠狠的修理了一番。偏偏陈肖还不准他们叫,叫一声,上去就是一棍子,打的角度还特别的刁钻,每一下都像是打在了灵魂上面,痛的浑身发抖,简直就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可是谁都不敢叫,叫一声就又是一下子,实在是惨绝人寰。
  叫的最惨的那个板寸头现在已经鼻涕眼泪的躺在了地上,下身还有一摊水渍,如果不是时不时的抽动一下,甚至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错没错?”
  陈肖手里拿着一根就警棍,看着面前五个男人像是小学生一样低头站着,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
  “错了!”
  五个大男人,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上次一哭的这么伤心的时候,他们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了。现在他们看陈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看恶魔一般。
  “你错了我错了!”
  陈肖突然暴喝一声,五个大男人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开口。
  “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错哪了?”
  站着的五个人一听到这个问题,顿时一愣,这要怎么回答啊?错在违规执法?错在招惹他?这一刻,他们恨不得躺在地上尿裤子的那个人是自己。
  “怎么?连自己错哪了都不知道,看来教育的还是不够深刻啊!”
  说着,陈肖抬起手,便是一棍子下去,被打的那个城管,眼泪鼻涕一下子全都喷了出来,抱着被打的那个地方,张大了嘴巴无声的嘶吼着。
  下一个被打的就是刘连军,当陈肖一棍子打在他身上时,刘连军抱着被打的地方猛地一蹿,惨叫一声,然后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
  陈肖有些玩味的看着刘连军的表演,他这一棍子打在人身上是什么感觉,他最了解不过了。上一世,他师父教训他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手法。
  不过陈肖毕竟几百年没用过了,手法有些生疏,一不留神,把那个板寸头打昏了过去,可是后面他就慢慢的熟悉了,早就掌握好了分寸,根本就不会再将人打昏,刘连军现在明显是在演戏。
  “你的演技太差了,起来。”陈肖决定给他一次机会,看他会不会珍惜。
  结果显而易见,刘连军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心理的,还在地上装昏。
  陈肖轻笑了一声,转头看向剩下的三个人,开口道。
  “你们三个身上有打火机吧?”
  剩下三人一愣,紧接着争先恐后的开口。
  “有有,我这有。”
  “我也有!”
  陈肖笑了笑,伸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刘连军,道:“把他裤子脱了,下面点着,这样我就不打你们了。”
  本来那三个人脸上还有些为难之色,虽然刘连军人品不怎么样,但平时对他们还算不错。可以一听到陈肖说不打他们了,顿时就把往日的交情全都丢在脑后了,他们心中对刘连军也是恨得咬牙,如果不是刘连军,他们哪能被陈肖打成这样。
  三个人不顾身上的疼痛,七手八脚的去扒刘连军的裤子。刘连军还在咬牙硬撑着,希望陈肖只是开玩笑,不是真的要那么做。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陈肖根本就没有打算开口阻挠。当印着蜡笔小新图案的内裤被扒掉后,刘连军终于崩溃了,急忙护住下身的小鸟,翻身起来,不断的对陈肖磕头。
  “祖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肯定好好做人。我错了,错了,呜呜。”
  看着一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哭的像个孩子一样,陈肖也心里也有些松动,虽然上一世他也是个杀伐果断的人物,但是杀伐果断跟心狠手辣是两个概念。
  而且,刘连军虽然可恶,但他毕竟无法对陈肖构成任何威胁。见他这幅样子,想必今天给他们的教训也够深刻了。于是陈肖点点头。
  “行了,记住今天的教训就好,以后再让我碰到你们作恶,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咔哒一声,陈肖脚步一动,瞬间又回到审讯椅上做好,将两只手又塞进了手铐之中。
  张建刚此时的心里十分的忐忑,本来他以为陈肖只是会两手功夫的普通人,没想到刚进到派出所还不到两个小时,东海市有名的大律师陈旭就来了。见陈肖和陈旭都姓陈,张建刚还以为陈旭是陈肖的哥哥呢。
  他现在心里只祈求刘连军还没把陈肖怎么样,要不然,他身上这身警服可就保不住了,要知道,陈旭虽然不是什么政府人员,但是一个大律师的能量要是对付他这么个小所长,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更何况本来自己就理亏。
  不过走到审讯室门前的时候,听见里面一片安静,张建刚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看来还来得及。
  可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顿时傻眼了,眼前的一幕简直令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哭的像是孩子一样,地上还躺着一个失禁的板寸头。而陈肖正老老实实的坐在审讯椅上。
  这一幕,让他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刘连军听到张建刚的声音,心里更加的委屈,不过却也没说什么哭哭啼啼的穿上裤子,跟其他几个人架住昏倒的板寸头,抹着眼泪朝外面走去。
  张建刚一头雾水的看着刘连军从自己身边走过,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要不然怎么六个人来修理一个被拷住双手坐在椅子上的陈肖,竟然还昏倒了一个。
  陈旭也有些懵了,觉得自己这个打过无数官司的脑袋,好像有些不够用了。不过看着陈肖老神在在的样子,陈旭心里知道,这一切肯定和他脱离不了关系。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刘连军他们走了之后,张建刚好久才回过神来,猛然看向陈肖,大声问道。这是他的一个机会,如果能够证明刘连军他们是被陈肖打的,那他放刘连军他们进审讯室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陈肖笑了笑,道:“你不是有监控吗?不会自己去看吗?”
  张建刚顿时脸色一怔,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旭看到张建刚这幅表情,哪里还能不知道他在监控上动了手脚,立刻开口道:“张所长,我怀疑我的当事人在我没到之前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要求看监控。”
  “这……”张建刚搓着手,一脸尴尬的说道:“陈大律师啊,那个,那个我们的监控设备坏了,正要修呢。”
  “哦!”陈旭笑着看着他,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张建刚顿时冷汗淋淋,心中不断的骂着刘连军,如果不是他,现在他也不用在这煎熬了。
  就在张建刚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个警员气踹嘘嘘的跑了过来,说了一句话,让他顿时觉得解脱了,可是他想不到的是,面对他的,是一场更大的风暴。
  “所长!分局局长打电话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