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13章 Meet酒吧

  “怎么样,好吃吧!”
  钱小玥看着满桌光光的盘子和靠在椅子上揉着肚子的陈肖,得意的问道。
  “唔,还凑合吧。”
  陈肖违心的说着。
  “什么!你这个混蛋,你都撑得这个样子,竟然说还凑合!”
  “哦,那就算好吃吧!”
  陈肖一脸笑容,故作勉强的说道。
  “混蛋!你……”
  钱小玥刚要发作,看着陈肖手上那五张毛爷爷,顿时喜笑颜开,一把从陈肖手中抢了过去。
  “看吧,嘴上说不好吃,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吗。”
  陈肖一脸古怪的看着钱小玥,道:“这话貌似不是这样说的吧!”
  “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要你管!不过你还是很明智的吗,看在这五百块钱的份上,这个月的晚餐就由我负责了。”
  钱小玥正说着,忽然一看时间,顿时惊叫一声。
  “哎呀,来不及了,我要去接班,碗就归你刷了!”
  说着,钱小玥就风风火火的冲进了房间,换好衣服就要出门。
  “喂,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花钱吃饭,还要我洗碗啊!”
  “你这么喜欢讲道理,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
  钱小玥扔下一句话,便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看着空旷的房间,陈肖不禁有些心疼起钱小玥来,为了资助那两个孤儿,钱小玥白天在远茂公司做市场部的文员,晚上还要去一个文艺酒吧做服务员,虽然是文艺酒吧,但是,只要是酒吧,终归免不了鱼龙混杂。
  想到这里,陈肖拿起电话,拨通之前留下的乔远山的号码。
  “先生!”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惊喜。
  “嗯,Meet酒吧你知道吗?”
  乔远山一阵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肖也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些关心则乱了,问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酒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不过,马上乔远山就回话过来。
  “先生,您说的那个酒吧,好像有点印象,您要远山做什么?”
  “哪有个服务员叫钱小玥的,找人照看一下,不要让她受了委屈,也别让她知道有人帮她。”
  “好的,先生,我马上去办,不知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就这样!”
  说完,陈肖便挂断了电话,看着桌子上那些杯盘狼藉,不禁苦笑一下,上一秒还在跟一个大佬发号施令,下一秒就要去洗碗了,这落差还真有点大。
  再看乔远山这边,挂断电话之后,立刻打电话给一个负责地下生意的手下。
  “阿明,马上把Meet酒吧收购了,然后让一个钱小玥的人做经理,上班时间随便她。记住,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任何人,不管那个人是什么来头,只要招惹到钱小玥,立刻打断腿扔出去,明白了吗!”
  “是,老板,我马上去安排!”
  接到乔远山电话的时候,刘明正在跟几个负责地下生意的头头在开会。看到刘明接起电话时的表情,原本在交头接耳的几人,都噤若寒暄,等到电话挂断后,才有人敢开口。
  “明哥,刚才的电话是三爷打来的?”
  “嗯,”刘明点点头,脸色有些古怪,继续说道:“Meet酒吧你们谁知道?”
  几位东海市的地下大佬都是一愣,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文艺酒吧不甚了解。
  不过一位负责杨浦区生意的大佬郭八脸色却有些难看,犹豫半天,才惴惴不安的开口。
  “明哥Meet酒吧是我小姨子开的,就是一个文艺酒吧,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生意,如果她要是哪里做的不对,您跟我说,我马上她去给三爷摆酒道歉。”
  其实也不怪郭八这么惶恐,乔远山对他们来说,绝对是顶尖的大人物,这样的大人物亲自过问一间名不经传的酒吧,那肯定是出了大问题。
  而作为乔三爷的手下小弟,惹怒乔三爷的后果,郭八最清楚不过了。
  本来跟郭八坐在一起的几位大佬,听见郭八的话,都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窜了窜。郭八看在眼里,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并不怪他们,换做是他,他也会做出一样的行为。
  “别担心,你小姨子要发达了。”
  刘明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郭八啊了一声,整个人都傻了。
  刘明苦笑一声,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三爷是什么意思,不过,你小姨子的酒吧里,有个服务员,叫钱小玥,三爷发话了,要照看好她,不管是谁,只要惹了她,一律打断腿。”
  能混到他们这一步的人,哪有一个是傻子,刘明一说,郭八脸上顿时狂喜。他明白,只要抱住钱小玥这根大腿,那以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能让乔三爷亲自下吩咐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只要照看好了钱小玥,那乔三爷就是他最大的靠山。郭八现在已经没心思在这里开会了,他恨不得马上跑到Meet酒吧,抱着小姨子,好好亲上几口,随便招个服务员都能招到大靠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陈肖将厨房整理干净之后,正打算静心修炼一会儿,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看着电话上那个名字,陈肖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上一世,陈肖没有什么朋友,但薛洋绝对是他的死党。上一世,因为某些事情,陈肖遭到了陈家的报复,薛洋因为在陈肖最落魄的时候,出手帮忙,结果也收到了牵连。
  不仅丢掉了十分有前途的政府工作,而且连家里的生意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所以,对薛洋,陈肖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愧疚感的。
  电话一接起来,话筒中立刻传出一个爽朗的声音。
  “喂,肖哥,我问个事儿啊,昨天你是不是去派出所了?”
  陈肖一愣,旋即想到了薛洋的工作,不禁苦笑一下。
  “是啊,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啊,这点小事儿你都知道。”
  陈肖话一说完,对面立刻传来一声鬼叫。
  “什么?这还是小事儿?我的肖哥啊,天都快捅漏了你知道吗?”
  “怎么了?”
  陈肖有些疑惑,他觉得,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还不足以让在市委当秘书的薛洋说出这样一番话。
  “哎,见面再说吧,我马上到你们小区门口了,咱哥俩找个地方边喝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