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6章 沈中天的算计

  秦老爷子也笑了起来,不过虽然是笑着,但脸色还是十分的阴沉。
  “你这是在威胁我这个老头子?”
  沈中天丝毫不惧,往沙发上一坐,双手搭在靠背上,斜着眼睛看着秦老爷子。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怎么样?”
  秦老爷子的脸色变得铁青,还没等他说话,跟着秦心岚和陈肖一起进来的吴连志几个人就看不过去了,吴连志首当其冲,冲了上去。
  “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吴连志暴喝一声,挥着拳就朝着沈中天冲了过去。
  沈中天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看到吴连志的动作,嘴角一扯,脚下轻轻一动,瞬间挡在沈中天面前。
  等到吴连志冲过来时,那中年人挥起一巴掌朝吴连志脸上打去,看似那轻飘飘的一巴掌,竟然直接将吴连志扇飞,在空中连转几个圈后,狠狠的砸在一面墙壁上,摔倒在地上,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人,一个个都吓傻眼了。他们本以为,吴连志就算不敌对方,也能支撑一下,毕竟吴连志也是在武林上十分有名的人物。
  可是没想到,这次吴连志的表现还不如上次跟陈肖比试的时候,竟然被人一巴掌扇晕了。
  “哈哈哈哈。”
  沈中天忽然大笑起来,翘起二郎腿,看着秦老爷子。
  “老爷子,怎么样?现在你觉得能威胁到你了吗?”
  秦老爷子阴沉着脸,不出声,不过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此时已经怒急了。
  “怎么样,秦小姐,现在我们能谈一谈了吗?”
  秦心岚双手捏着拳头,刚要发作,就感觉到陈肖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就听在陈肖在自己耳边小声道:“先听听,看他都打算做什么。”
  听到陈肖的话,秦心岚心里明了,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冲着沈中天说道:“你想谈什么。”
  “谈什么?当然是培元丹啊?”沈中天的状态显得有些癫狂,语气十分的嚣张。
  “秦心岚,如果你不想你们家老爷子有事儿的话,如果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你就赶紧把培元丹交出来!”
  有陈肖在背后,秦心岚丝毫不惧怕,一挑眉毛,哼道:“你还敢杀人?在秦家杀了人,你觉得你能跑得掉吗?”
  沈中天嘴角一歪,邪笑起来,道:“这就不劳你秦大小姐费心了,怎么样,这笔交易划算吗?用你们秦家两条人命,换一颗培元丹。”
  “是么?可我不相信你会为了一颗培元丹把自己搭进去。据我所知,你们沈家并没有人急需培元丹,我不相信你会铤而走险。”
  “没人需要?”
  沈中天忽然猛地将沙发前的茶几一脚踹翻,脸色狰狞,疯狂的叫道:“怎么没人需要?”
  正说着,沈中天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用手一捂,手上竟然沾满了血迹。
  站在沈中天身边的那个中年人,快步上前,在沈中天背后拍了两下,不满的说道:“你的身体现在不允许你过于激动,平静下心情,剩下的事情教给我。”
  “是,师父,我知道了。”
  看到这一幕,客厅里的人都明白了,沈中天想要培元丹,只是为了他自己。
  “交出培元丹,或者死!”
  沈中天的师父站直身体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陈肖,冷声说道。作为一个高手,他能感受到这一屋子的人里,只有陈肖的实力最为强大,但他并不认为陈肖能给自己造成威胁,毕竟,他是在太年轻了。
  陈肖轻轻一笑,走到秦心岚身前站定,道:“虽然我很同情他,这么年轻就身患隐疾。但秦家也很需要培元丹,所以,这颗培元丹不能让给你们了。”
  陈肖能看的出,秦老爷子虽然现在看上去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但生命力已经衰退的十分严重了,已经时日无多了。
  “马上就不需要了!”
  沈中天的师父轻哼一声,脚下一动,瞬间朝着理他不远的秦老爷子略去。
  陈肖早就在防备着他的一举一动,有哪里能让他得逞,身体一晃,瞬间挡在秦老爷子面前,挥手一掌挡住了他的攻势。
  见自己突然袭击,还被陈肖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沈中天的师父马上闪到一边,脸色凝重的看着陈肖。
  不得不说,他实在太小瞧陈肖了。本以为陈肖如此年轻,就算有些实力,也十分的有限。
  可是这稍微一交手,才发现,陈肖的实力竟然不弱于他。刚才陈肖的距离可是比他里秦老爷子要远,没想到和他用了一样的时间就来到了秦老爷子面前。
  不过就算如此,沈中天的师父也不认为陈肖能敌得过自己,刚才他没有尽全力,再说,他还有数不清的底牌。
  武馆众人,以老崔头为首,一看到陈肖挡住了沈中天的师傅,顿时心里大定,原来,陈师傅的实力这么强,最会做人的老崔头赶紧跑上前将秦老爷子拉倒众人身后保护起来。
  “小子,你今天拦我,很容易把命丢在这里,你觉得值得吗?”
  陈肖呵呵一笑,故作天真的说道:“我觉得你办不到,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不是随便就能杀人的。”
  秦心岚在后面听到陈肖这句话,顿时仰头扶额,天啊,这算什么对白?想想陈肖在春城时,杀了那么多人,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再听现在这句话,秦心岚就觉得十分的好笑。
  沈中天的师父也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道:“我阎铁手纵横武林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到有人说这话,太好笑了。看在你让我笑得这么开心的份上,等会儿我给你留个全尸。”
  “什么?他是阎铁手?”秦心岚身后的几人惊讶叫道。
  “不会吧,开碑裂石阎铁手?怪不得吴师傅一招就被打败了。”
  “竟然是阎铁手,传闻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陈肖没有理会那些人的议论声,反而一本正经的看着阎铁手,点头笑道:“放心吧,我没有分尸的习惯,你肯定会有全尸的。”
  阎铁手目光一寒,被陈肖的激怒了,他不打算在浪费时间了,脚下一顿,整个人突然冲向陈肖,口中大喝一声,击出一掌直奔陈肖面门。
  就连秦心岚这个毫无实力的人都能感受到阎铁手那一掌戴起来的强烈罡风,更不要说其他那些习武之人了。
  而且,阎铁手此时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上一倍,那些人都不禁为陈肖的处境揪起了心。
  不过很快他们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面对阎铁手这突如其来的一招,陈肖表现的十分淡定。他也没办法惊讶,前世见过太多的修仙界高手,要是现在为这么平淡无奇的一招动容,真的是枉为青肖上仙了。
  陈肖面无表情,等到阎铁手距离他不足一步远的时候,陈肖才不慌不忙的伸出一根手指,直直刺向阎铁手的掌心。
  阎铁手顿时一惊,可是此时想要收招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撞了上去,心中期待着,陈肖的手指能被自己的手掌撞断。
  要知道,阎铁手的铁砂掌已经练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甚至都超越了他的师父。可是由于人体结构限制,掌心是他手掌上唯一的弱点。
  平时那些人见到他这样猛烈的一掌,不是吓傻了,就是想要赶紧躲避,从来没有硬碰硬的想法。可是今天这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陈肖,竟然一眼就发现了他的破绽。
  陈肖虽然只伸出了一根手指,但却比钢筋还要坚硬,阎铁手练了几十年的铁砂掌,竟然像是一块豆腐一样被陈肖洞穿,仿佛丝毫没有阻力一样。
  阎铁手惨叫一声,身影急晃躲开陈肖,不过陈肖并没有追击。阎铁手抱着拿着被陈肖洞穿的右手,满脸的惊恐。
  而秦心岚身边那些武馆的师傅们,一个个都吓呆了,眼前这一切已经超乎了他们认知的范围。看上去明明是阎铁手的实力更强,为什么一招下来,阎铁手的铁砂掌被穿了一个血窟窿,陈肖却一点问题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沈中天瞬间起身,惊恐的看着陈肖,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依仗的阎铁手,在陈肖手下连一招都没有抵挡住。
  阎铁手惊恐的看着陈肖,语气恨恨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肖呵呵一笑,招了招手,道:“再来,用全力。”
  看到陈肖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客厅里的习武之人,都不约而同的吞了口口水,心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如果非要找个形容词的话,那应该是震撼。
  本来看到阎铁手一招落败,心里就已经够震撼的了,可没想到陈肖竟然一副根本还没施展的样子。
  看着陈肖那风轻云淡的样子,阎铁手双眼充满了怒火,他本想先出手试探一下陈肖的深浅,可是没想到一招之下就被人在手掌上洞穿了个血洞。
  要知道,铁砂掌的功夫全在手掌上了,陈肖在他右手上开了个洞,就等于直接将他的功夫废了一半,这如何不让阎铁手愤怒。
  “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的!”
  阎铁手已经觉得不顾一切,要动用自己的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