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4章 金三角来袭

  坤桑将军的主要势力虽然全都在金三角,但是在国内,有很多人都要仰仗着坤桑将军吃饭。
  为了讨好坤桑将军,整个云南省的黑道都出动了,满世界的寻找陈肖和秦心岚的踪迹。可无奈,陈肖的易容术实在太厉害了,根本就看不出破绽。
  不过,能做到金三角的霸主,手下又怎么会少了那些奇人异士。
  “坤桑将军,别来无恙。”
  看着自己面前那干瘪的老头,坤桑哈哈的笑了起来。
  “差奥法师,这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我会奉上五十万美金。”
  差奥法师听到坤桑的话,干瘪的脸上顿时笑了起来,像是开了一朵菊花一样。
  “坤桑将军,您太客气了,我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坤桑一挥手,一个满身纹身的家伙拿着一个塑封袋递给差奥法师,里面装着一根头风,正是在秦心岚坐在拍卖会现场那把椅子上找到的。
  “差奥法师,这根头发是唯一的线索,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目标的,不过也只能拜托你了。”
  差奥法师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一根头发足以让他做很多事情的了。
  “坤桑将军,不知你是想用那种降头?”
  “不管那种,只要能找到她就行。”
  差奥笑了笑,从随身的布袋里取出一个人头盖骨制成的小碗,将秦心岚的那根头发截掉一半,然后取出一点白磷放进碗里。
  白磷一遇热,顿时燃烧了起来,秦心岚那个头发也在白磷的火焰下变成了灰烬。随后差奥有拿出一柄小刀,割开了自己一根手指,挤了三滴血进去,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一些奇怪的咒语。
  片刻之后,咒语念完,差奥又往那头盖骨制成的小碗里到了半碗烈酒,搅拌均匀,然后将那烈酒一饮而尽。
  做完这一切之后,差奥又闭上眼睛,嘴里开始念念叨叨的。
  坤桑皱着眉头看着差奥的动作,他和差奥合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在名震东南亚的大降头师手段十分的诡异。
  坤桑能认识他,还是很久之前的一个竞争对手找到差奥,让差奥暗算坤桑,如果不是差奥被坤桑的美金打动了,恐怕现在金三角的霸主要换一个人了。
  “在东北方离这不远,那一张地图来。”
  许久之后,差奥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坤桑的手下马上拿出一张地图来,放在差奥面前。
  差奥对着地图感应了一会儿,在地图上一指,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这个地方。”
  懂中文的手下一看,马上对坤桑说道:“将军,差奥法师说的地方是峨山县,我们在哪里没有什么人。”
  “走,叫上人,我亲自过去!”坤桑吩咐完之后,又转头看向差奥法师,道:“差奥法师,我们一起去吧。”
  差奥当然同意,拿了五十万美金,自然不可能只是指出一个地点就完事儿了。
  对于降头术这类的东西,陈肖虽然听说过,但是也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这些只是雕虫小技,不能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如果差奥想要通过降头术来追踪陈肖的话,那自然不可能,可是用来追踪秦心岚这样的普通人,那肯定是无往不利了。
  陈肖送给秦心岚的那个手镯,只能保护她不受到外来的伤害,像是降头术这样的东西,那样的小法器还是没有办法防御的。
  如果在其他时候,坤桑自然不想越过国界来到危机四伏的天朝。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整个云南都为了这颗培元丹疯狂了起来。之前在那些恐怖的古老世家手中,没有人敢打那些小主意。
  落到了秦心岚手里,在他们看来,跟无主之物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有实力,都可以去竞争一下,自然也就没有人去管坤桑这个大毒枭了。
  此时陈肖还不知道秦心岚已经成为了别人的追踪目标,只是心里那种危机感迫使他不断的变换方向。
  可是连续几次后,那种危机感都没能摆脱,临近天黑前,陈肖和秦心岚已经到了玉溪市。
  有着轻微洁癖的秦心岚两天没有洗澡,心里感觉十分不舒服,仿佛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异味一般。
  陈肖没办法,只好施展手段,又弄到了两张身份证,来到一个三星级酒店开了个套间。
  现在这种时候,他可不敢离开秦心岚的身边,如果秦心岚在他不在的时候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就在秦心岚刚刚洗完澡换上新买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几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前。
  “没错,就是这里了。”差奥法师一脸笑容的确定道,他仿佛已经看到五十万美金再向自己招手了。
  坤桑压抑着兴奋,抓过对讲机吩咐了一声后,把手中的黄金沙漠之鹰上膛,跟着差奥一起走下车。
  当坤桑和差奥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整个酒店大堂都已经被坤桑的手下控制了起来。
  坤桑知道,自己今天这么一闹,肯定会惹怒天朝政府的,但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坤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按照差奥的指引,坤桑一行人来到陈肖的套房前站定,正在坤桑手下准备强行把门打开的时候,差奥脸色忽然一边,制止了那人的行动,脸色有些难看的开口。
  “坤桑将军,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我们还是谨慎一些。”
  坤桑的脸色也变了一变,关于这个古老国家的传说,他从小就听过,在加上那些拍卖培元丹的古老世家,把这些传说衬托的更加真实,坤桑也有些不敢轻举妄动了。
  挥挥手,示意手下上前叫门。
  一个会说中文的年轻人当即敲了敲门。
  “先生,客房服务。”
  陈肖本来就有一些心神不宁,可是看着秦心岚那疲惫的样子,却又不忍心让她马上跟自己离开。听到敲门的声音,陈肖立刻紧张起来。
  他可没叫什么客房服务,而且他从那声音中感到异样的感觉。
  “稍等一下。”陈肖高声回复一声,同时来到窗前朝下面看了过去。随后,陈肖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下面停了五辆黑色商务车,对方至少来了三十多人。
  如果只有五个人,陈肖或许能在对方的火力下保证秦心岚的安全,如果十个人,那陈肖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是现在对方有三十多人,必须要想点办法了。
  秦心岚看到陈肖的脸色十分难看,心里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没想到都躲到了玉溪,还是被人发现了。
  坤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一挥手,直接让手下破门而入。高手又怎么样?再强的高手面对枪,也要完蛋,他不相信,对方能在自己三十多名持枪手下围攻的情况下生还。
  坤桑的手下见到坤桑的指示,二话不说,朝着门锁,砰砰就是两枪,随后一脚踹开大门。
  可是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这扇门是他这辈子开的最后一扇门了。
  那名手下刚刚把门踹开,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屋子里的景象,就听见嗖嗖嗖一阵破空的声音。紧接着他仰面摔倒在地上。
  看着那手下脑门上插着的那片花瓶碎片,坤桑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光一个,那第二个准备冲进去的手下,眼眶上也插着一枚花瓶碎片。还不等坤桑继续吩咐,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嗬嗬嗬的声音。
  扭头一看,坤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纵横东南亚的差奥法师,脖子上竟然插着一枚花瓶碎片,力道之大,险些将差奥的脑袋割下来。不过饶是如此,差奥也肯定活不下来了。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出喷涌,气管也被割断了。
  果不其然,差奥挣扎了一阵后,摔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看到差奥的惨象,坤桑心里没有同情,只觉得脊背发凉,他刚才和差奥真的很近,如果自己站在了差奥前面,恐怕,现在倒下的就是自己了吧。
  “扔手雷,把他们给我炸死。”
  坤桑不想在冒险了,直接把人炸死是最简单的,反正培元丹那么小的东西是不会被炸到。
  陈肖虽然在房间里听见了坤桑的声音,可是他却不懂缅甸语,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三颗手雷带着破空声被扔了进来。看着地上那三枚黑漆漆的东西,陈肖来不及多想,一把抱住秦心岚掀翻一张实木茶几,抱着秦心岚躲了进去,将秦心岚护在身下。
  轰轰轰三声,整个楼都跟着摇晃了起来,秦心岚抱住耳朵惊恐的尖叫着。
  陈肖忽然感觉背后一紧,顿时闷哼一声。不过他反应还是很快,听见秦心岚的尖叫声,马上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在发出声音。
  爆炸过后,坤桑没在听见里面发出声音,不过还是谨慎的让手下又扔了两枚手雷进去。
  等尘埃落定之后,坤桑才挥挥手,让手下几人进去看看情况。他不相信,有人能在这样的爆炸里活下来。
  听到脚步声后,陈肖示意秦心岚不要发出声音,悄悄末期地上几枚手雷里爆炸出来的钢珠,翻身朝外面看了过去。
  坤桑那两个手下,显然抱着跟坤桑一样的想法,不认为有人会在这样的爆炸里存活下来,所以根本就没有试探,直接大步走了进来。
  陈肖手中扣紧两枚钢珠,那两人刚刚露头,陈肖手中的钢珠就激射出去。同时整个人也翻出茶几掩体,奔着那两人掉在地上的枪冲去。
  不过就在陈肖刚刚摸到枪的时候,两枚手雷落在了陈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