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5章 团灭,坤桑除名

  陈肖看到那两颗落在自己身边的手雷,一瞬间,背上的汗毛都炸了来,仿佛时间都慢下来了一样。
  如果不是陈肖前世经常在生死间挣扎,恐怕这个时候脑袋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陈肖眼疾手快,抓起地上那两枚手雷,手腕一甩,朝门外扔了出去。
  手雷刚刚脱手,就传来轰的一声,如果不少陈肖的力量非常大,恐怕,手雷就会在陈肖面前爆炸了。
  这是可怜一代枭雄,毒霸金三角几十年的大毒枭坤桑,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手雷之下。他万万没有想到,陈肖竟然能将扔出去的手雷抓起后在扔回来,而且力量十分之大,直接扔到了他的面前。
  手雷爆炸的那一刻,坤桑想了很多。他忽然发现,其实有时候寿命并不是那么的重要,能把当下的日子活好,就已经应该知足了。
  坤桑死了,其他人也都重伤不起,门外的呻吟声痛呼声连成了一片。
  陈肖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到茶几掩体后面,将惶恐不已的秦心岚抱了出来,不断的拍着她温声安慰她。
  “好了都过去了,没事了,别害怕。”
  陈肖一连说了几遍,秦心岚才回过神来,近距离看着陈肖那面庞,秦心岚忽然死死的抱住陈肖,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陈肖脸上肌肉一抖,最终也没发出声音,轻轻拍着秦心岚的背,不断的安慰着她。
  也真是为难她了,很多向她一样年纪的女孩,这个时候还只知道吃喝玩乐,而她早早的扛起了秦家的家业,现在还要为了那一刻狗屁培元丹,游走在生死之间。
  秦心岚哭着哭着,忽然停住了哭声,奇怪的从陈肖背后拿过手来一看,脸色顿时变了,紧张的喊道:“你受伤了!”
  陈肖无所谓的摇摇头,笑道:“没事儿,别紧张,只是蹭破点皮,我们先想办法出去吧。”
  陈肖顺手扯过秦心岚刚换下来的衣服,罩在她的头上。
  秦心岚刚要抗议,就听见陈肖的声音响了起来。
  “别拿下来,外面的场景你不适合看。”
  秦心岚动作一怔,最终没有把衣服扯下来,任由陈肖拉着她走出去。
  陈肖手里拿着之前见到的手枪,面无表情的带着秦心岚走出房间。
  此时走廊里已经死伤一片了,烟雾报警器也被触发。一片片水舞被天花板的小喷头喷射出来。
  虽然现在没有人能够给他们造成威胁,但陈肖依旧保持着警惕,因为他知道,对方楼下还有一些人。
  果不其然,陈肖和秦心岚乘电梯下楼,电梯门刚刚打开,酒店大堂里几个持枪男子就转头看了过来。
  “哒哒哒哒。”陈肖毫不犹豫,率先开枪,虽然不管前世还是现在,陈肖都没有玩过枪,但是对于暗器都能用得好的青肖上仙,枪械只是小意思。
  一阵枪声过后,大堂里那几个持枪看守的手下,每个人的脑袋都被开了一个血洞,而其他人全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不断的尖叫着。
  陈肖没去理会其他,拉着秦心岚,径直走向坤桑将军他们开来的一辆车,一看车子还没熄火,二话不说,直接上车,一脚油门快速离开现场。
  趁着夜色以及官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迅速的离开了玉溪。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雄踞金三角几十年的坤桑将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了他们手上。
  秦心岚目光灼灼的看着陈肖,想到他之前为了保护自己,后背受了伤,还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而且还担心自己看到那些血腥的场面,把自己捂住,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秦心岚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口小声说道:“停一下。”
  “啊?什么?”
  陈肖一愣,不太明白秦心岚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把车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一脸羞红的秦心岚。
  忽然,一个柔软的身躯带着香气扑了过来,陈肖大惊失色,刚想说什么,嘴巴就被秦心岚那充满诱惑的红唇给封住了。
  “唔。”
  陈肖傻眼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都僵住了。他可从来没有想到秦心岚会这样对他。
  不过虽然出乎意料,但陈肖并不打算把秦心岚推开,甚至心中还有一些暗喜,前世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臭屌丝,现在竟然能让秦心岚这样的女神主动的投怀送抱,这可是十分难得的。
  再说,这个时候要是把秦心岚推开,那对秦心岚的打击要有多大?这可是秦心岚的初吻,还是主动的。
  良久之后,秦心岚才轻轻松开陈肖,此时她的脸蛋跟发烧一样,火烫火烫的,低着头不敢去看陈肖。
  陈肖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没有说什么,再次将车子发动,只不过车子里的气氛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冥冥之中,陈肖感觉到自己和秦心岚的命运轨迹似乎纠缠到了一起。
  ……
  “什么?坤桑死了?”
  春城市郊区的一栋豪华别墅里,坐在高位上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满脸不可置信。
  “书记,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可消息已经确认了,坤桑真的死了。”
  那书记一脸震惊的揉着太阳穴,消化着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不光是他,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坤桑之所以能盘踞金三角如此之久,就是因为他特别的惜命,从来不肯轻易涉险,甚至基本上都不会离开三金角地区。
  可这次为了培元丹,这个让人无法抗拒的东西,就连坤桑将军都失去了分寸。更加可笑的是,名震全球的坤桑将军,竟然丧命在自己的手雷之下。
  “书记,我们最后后的线索就是,那两个人离开玉溪的时候,开着的是坤桑的车,只不过走的是国道,现在我们没有他们的消息。”
  那书记犹豫了一会儿,重重的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们以后还有机会,现在坤桑死了,我们要把注意力集中在金三角地区。如果能在金三角分一杯羹的话,那下次拍卖会,我们就可以自己参加了。”
  那书记不知道的是,他看似放了陈肖和秦心岚一马,但实际上,这个决定却让他在这个位高权重的位置上多坐了五年。
  自从在玉溪那个酒店遇袭之后,陈肖心里那淡淡的危机感就消失了,他和秦心岚两人,就像是打过最后一关的BOSS一样,接下来却都是一片坦途。
  没了危机感之后,陈肖也放松了警惕,一路上也确实没有在遇到危险,两人顺利的离开云南省,从贵州乘飞机回到中海。
  自从车上那一吻之后,秦心岚对待陈肖的态度很怪,虽然之前也是都听从陈肖的安排,可是现在却有一些言听计从的样子,而且还动不动就脸红起来,丝毫没有之前霸道女总裁的样子,不过好在,回到中海之后,秦心岚恢复了正常。
  只是看向陈肖的眼神里还是充满了情愫。
  “秦总?您怎么穿成这样?”
  周晓雯看到秦心岚的那身打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给秦心岚当助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秦心岚穿的这么随意,而且脸上连淡妆都没化,虽说素颜的秦心岚看上去,别有几分清纯的味道,也十分的吸引人,可周晓雯从来都没有见过秦心岚素颜的样子。
  秦心岚苦笑一下,满脸疲惫的摇摇头,道:“别说这个了,吴师傅他们来了吗?”
  周晓雯赶紧点点头,道:“都来了,在出口等着呢。”
  “走,回秦家庄园。”
  虽然已经回到了中海,但是秦心岚却没有一点放松,危险往往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为了这颗培元丹,她付出了太多,所以,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才行。
  不过好在,秦心岚担心的事情没有出现,一路上都十分顺利,只不过到了秦家庄园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福伯,家里来人了?”
  老管家呵呵一笑,道:“小姐,是沈家的公子,这两天他经常来拜访。”
  “沈中天?”秦心岚脸色顿时变了。
  陈肖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也消失了,听到沈中天这个名字,他忽然想到那天在机场,见到沈中天身边的那个中年人。
  秦心岚看了陈肖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虽然不合时宜,但秦心岚忽然有了一种叫做心有灵犀的感觉。
  勉强笑了笑后,秦心岚领着陈肖快步来到中央别墅的客厅中。
  “呀,心岚,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吗?”
  看到秦心岚带着人进来,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秦老爷子,拄着拐杖笑着站了起来。
  秦心岚没有回话,脸色难看的看着沈中天和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沈中天还没说话,秦老爷子就笑着说道:“心岚啊,沈公子可是为了你来的,我看你们两个年纪相当,咱们的家世也相当,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交往一下试试看。”
  秦心岚脸色冷峻的盯着沈中天。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拿这种鬼话来骗人。”
  秦老爷子一愣,脸色也拉了下来,他知道,秦心岚肯定不会无的放矢的。
  果然,沈中天忽然哈哈笑了起来,一边拍着手一边笑道:“秦小姐,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天才?我就知道,你肯定能从春城回来,所以,我就干脆在你家等着你喽。”
  秦老爷子一下反应过来,明白了沈中天三番两次的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阴沉。
  “沈家的小子,难道是你为了培元丹?我告诉你,这里可是中海。”
  沈中天邪邪的一笑,道:“秦老爷子,我知道,这里是中海,是你们秦家说一不二的地方,可是再怎么说一不二,也要人活着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