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6章 派出所被包围

  派出所内这会儿除了陈肖他们几个,其他人老早的在第二声枪响的时候就跑了出去。
  几个民警互相看了一眼,一名警衔比较高的警察,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小汪,你出去说明一下情况。”
  “是!教导员!”
  那个警员出去之后,过了一会儿,分局的局长宫伟臣和副局长李春波在几个特警的保护下一同走进了派出所内。
  看到审讯室那一幕,宫伟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之前听小汪汇报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审讯室天花板上那两个弹孔的时候,心里还是充满了后怕。同时也恨极了张建刚。
  惹出这么大的事儿还不赶紧好好道歉,祈求对方的原谅,竟然还敢悍然持枪行凶,这让宫伟臣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把他给我带下去,交给纪委的同志,好好给我审一审!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身为所长,竟然在自己的派出所内持枪行凶,简直丧心病狂!”
  宫伟臣吩咐完之后,转头一看,顿时心里一苦,没想到陈旭这个大律师竟然也在,这下就难办了。
  不过片刻,宫伟臣就有了决断,上前两步就想要握陈肖的手,没想到对方轻轻一动就躲开了,这不禁让宫伟臣有些讶异,要知道,他可是从部队上退伍下来的,而且在参军之前,也练习过多年的八极拳,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
  想要握手被人家躲掉了,宫伟臣尴尬的一笑,道:“陈先生,我是杨浦区公安分局局长宫伟臣。对不起,我们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陈肖目光流转,面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中却泛起了嘀咕。他完全有点弄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了,先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派了个律师来帮他,紧接着后面来的这个局长也明显是冲他来的。
  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后面的那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就算那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陈肖也丝毫不惧怕,只是欠人情这种事儿,多少让他心里有些不自在。
  宫伟臣见自己表明身份之后,陈肖还是一脸淡漠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摸不清底细。
  现在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能取得陈肖的谅解的话,那万华集团投资案也就泡汤了。想着一个上百亿的投资,最后决定的关键竟然落在自己面前这个最多不超过23岁的小子身上,宫伟臣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陈先生,你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宫伟臣尝试着看看能不能私下里和陈肖谈几句,达成和解。只不过陈旭却站了出来。
  “宫局长,我的当事人刚收到极大地惊吓,有什么问题的话,你还是跟我谈吧,事情发生时,我也在现场,而且险些被你们的张所长在脑袋上开了个洞。”
  陈旭心里充满了怨气,同时也吓得不轻,要知道,刚才如果陈肖慢一点,他现在就已经去见阎王了。不过到底是知名大律师,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维护当事人的权益。
  宫伟臣有些尴尬的看着陈肖,显然,他还是想直接跟陈肖谈,陈旭有多难缠,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可是陈肖一开口,他注定失望了。
  “那什么,陈律师跟你谈就行了吧,我一会儿还要参加个面试,没其他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啊?”
  陈旭和宫伟臣惊讶的啊了一声,心中同时腹诽,这里有实在太烂了,谁不知道你是万华集团的人啊,还参加面试,拜托,找借口也要走点心啊。
  “怎么?不可以吗?”
  陈肖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问题!”
  陈旭立刻站了出来,现在陈肖已经不仅是他的当事人了,而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于公于私,他也会把这个事情处理好的。
  “那就好,麻烦,借过!”
  说着,陈肖一侧身便离开了,留下呆若木鸡的宫伟臣和几个面面相觑的特警。
  他们以为陈肖的借口烂,可是却永远也想不到,陈肖真的没有找借口,他确实要去一个公司面试保安。
  这时候的陈肖,要学历没学历,要本事没本事,除了保安,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虽然陈肖脑中有无数赚钱的办法,可是不管是哪一样,都不是他现在的修为能够做到的。而且陈肖也没打算用那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赚钱,毕竟重来一次的机会十分难得,他要珍惜这次磨炼心境的机会。
  陈肖刚刚走出派出所的院子,路边一辆丰田商务车上就下来了一个女人。
  “陈肖!”
  陈肖转过头一看,不由一愣,女人当人很美,可是这不足以让他发愣,上一世在修仙界见过的美人太多了,陈肖早就免疫了这些。
  “你是?”
  陈肖走过去好奇的开口问了一句,这是从车上下来的另一个女人开口介绍到。
  “这是我们秦总。”
  “哦,我们似乎不认识吧?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以后可以来找我,陈律师那里应该有我的电话。”
  说完,陈肖转身就走,再不抓紧时间,面试就来不及了。欠人情的感觉不好受,陈肖已经打算在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情况下,帮这个漂亮的秦总一次,毕竟今天要是没有她的话,事情解决起来多少会有些麻烦。
  可是他却忘了,自己口供上留的电话号码,是他随便编的一个。
  陈肖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但秦总和那个助理却傻眼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小助理才满脸不忿的开口。
  “秦总,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费这么大力气帮他,他以为他是谁?还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找他,他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看着陈肖离去的背影,秦总忽然莞尔一笑。
  “行了,晓雯,有本事的人多少都是有点脾气的,行了,我们先回公司,回头问问陈律师怎么回事儿吧,这怎么特警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