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10章 乔远山

  秦心岚见识了陈肖的能力之后,哪里还能让陈肖去做那普通保安的工作。虽然陈肖觉得这没什么,反正也是一种修炼方式,可是在秦心岚亲自送他会公司之后,保安队的那些人,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子和陈肖相处。
  看到他们那些样子,陈肖叹了口气,也觉得索然无味,干脆换上衣服下班回家。
  秦心岚似乎十分相信陈肖的人品,陈肖刚刚离开公司没几分钟,就收到了一条来自银行的消息。
  看着余额上,五后面的五个零,陈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上一世,似乎到临死穿越前,自己也没有赚到五十万。
  看到对面就有一家工商银行,陈肖干脆过去,先给母亲陈亚兰转过十万块钱去,十万块正好,转太多了,陈肖就没有办法解释了。
  果不其然,刚刚转完没几分钟,陈肖提着一兜现金刚走出银行大门时,母亲的电话就打来了。
  “阿肖,你刚给妈打钱啦?”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陈肖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
  “啊,妈,是我给你打的钱。”
  “你哪来那么多钱啊,你是不是做啥犯法的事儿啦?”
  陈肖抹抹鼻子,调整一下情绪,笑道:“妈,你想哪去了,就我这样,我敢去犯法吗。”
  “那这钱哪来的?你跟妈说实话,要不然妈不放心。”
  “嗨,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这钱都是正道来的,别想那么多。”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突然严厉起来。
  “你跟妈说,你是不是见到陈中军了!”
  一听到陈中军这个名字,陈肖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一股邪火从心底升起,可是他不管冲谁发火,也不可能冲生他养他的母亲发火。
  平静了一下后,陈肖才开口。
  “妈,你觉得可能吗?就算陈中军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要他任何东西的。”
  “那你说,这钱是哪里来的!”
  犹豫了一下,陈肖忽然想到家里的一样东西。
  “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我外公给一个主席像章吗?有个老板看上了,给了我十二万,我就卖给他了。”
  听到陈肖这样说,陈亚兰才放下心来。
  “那就好,那就好,那两万块钱你别乱花啊,存着点钱。你给妈这钱,妈帮你存上,再加上妈攒的钱,明年在镇上给你买个房子,有了房子才好找对象。”
  一听这话,陈肖脸上不断苦笑,他给陈亚兰十万块钱,就是为了不让她起早贪黑的去摆摊。
  “妈,不用给我存钱,你可以在镇上租个门面,省的起早贪黑的去摆摊了,在外面还风吹日晒的。你放心,我现在给一个大老板当司机呢,每个月有五六千块呢,到时候我在城里买套房子,接你过来养老。”
  陈肖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说服母亲去租个门面。看着袋子里装的十万块现金,陈肖决定去一趟首饰店,买点玉器,回家炼制一些小玩意儿,毕竟自己现在的修为低微。
  而且,这两天连连出手,导致体内的天地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了。最主要的是,他已经答应了秦心岚保护她半年,但他毕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秦心岚旁边,炼制一些小东西,也算是有一些保障吧。
  在出租车司机的引导下,陈肖踏进一家古香古色的翠玉轩。
  翠玉轩内的一个美女导购,看到陈肖那身廉价的衣服,就没有想要搭理他的意向,可是再看到他手里提着的那个工商银行的袋子,美女导购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您好,先生,我是翠玉轩的导购,您可以叫我小刘,您看上了哪一款,我可以为您介绍。
  陈肖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感觉不是很好,走到柜台前仔细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你这里有没有正常的玉器,没有被人用过的那种。”
  美女导购小刘一愣,有些没听明白陈肖的意思。
  “先生,我们这里的玉器都是全新的,并没有被人佩戴过啊。”
  这个时候,正从楼上走下来的老者听到二人的对话,忽然止住脚步,清瘦发黄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诧,本该浑浊的眼睛中不时着闪露明亮翠绿的光芒。
  “小刘,你去忙别的吧,这位客人我亲自来招待。”
  小刘闻言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老板可是十分的神秘,几个大有来头的人经常到翠玉轩拜会他们老板。而且,老板也从来没有招待过客人,哪怕是上千万的生意,最多也就是老板身边的人出面。可是今天,老板竟然开口要亲自招待这个年轻人,这不能不让小刘感到惊讶。
  顺着声音望去,陈肖的眼中也爆出一阵光彩。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老者的实力远在号称八极拳宗师的吴连志之上。
  “先生,你要的那种玉器,我们楼上有,要不我们上楼谈吧。”
  “好!”
  陈肖答应了一声,跟在那老者身后一起走上楼。
  上楼之后,那名老者将陈肖领到一处雅室,请陈肖在一把古香古色的藤椅上就坐,关上门之后,老者倒了杯茶,递给陈肖,顺便介绍起来。
  “鄙人乔远山,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陈肖。”陈肖接过茶水,浅啄一口放下,淡淡的说道。
  “不知陈先生所说的没有被人用过的玉器是何意?”
  陈肖懒得跟他绕弯子,直接开口道。
  “我需要有玉灵气的玉器,如果你有,就拿出来吧。”
  一听见玉灵气,乔远山脸上闪过一抹翠绿之色。
  “含有玉灵气的玉器举世罕见,但如果阁下需要,钱不是问题,就当交个朋友了。”
  乔远山这句话说完,陈肖就明白了,含有玉灵气的玉器在地球上很罕见,不过想想也是,在天地灵气稀薄的地球上,能诞生含有玉灵气的玉器,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盯着乔远山看了一会儿之后,陈肖淡淡的开口。
  “无功不受禄,想必老先生所修习的功法,是需要玉灵气的吧,看来你也发现了其中的隐患,所以停止了修炼。我可以帮你消除这些隐患。”
  乔远山闻言浑身一震,双目中翠绿的精光不断闪烁,就连他刚从父亲那里获得这门神奇的功法时,心里也没有现在震惊。
  “先生少坐片刻,我这就去为先生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