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3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啊?”
  陈肖的一句话,又让秦心岚摸不着头脑了,她发现自己实在是跟不上陈肖的思维。
  “你刚才还说不能回去,现在怎么又要回去了。”
  陈肖一边操控着方向盘,一边笑道:“我说的是大理的家。”
  “大理?”
  秦心岚一脸懵逼的看着陈肖。
  “别忘了,你现在是徐美凤,我是胡根柱,我们是夫妻,家在大理,我们来春城买车,看儿子,现在回家了。”
  陈肖笑着给秦心岚解释着。
  秦心岚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陈肖早就计划好了。
  明明都计划好了,还假惺惺的问自己云南哪里好玩,这让秦心岚不禁气鼓鼓的反驳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孩子是儿子?”
  “我看到了啊,他们一家三口在肯德基。”
  陈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着,让秦心岚一阵气结。
  不过怎么说,陈肖的计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到了高速收费站的时候,果然有很多警察在排查,已经堵起了长长一片车龙。
  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排到陈肖他们。看到陈肖那辆临时牌照的车,那些警察全都紧张起来,可是陈肖却毫不慌张的把自己和秦心岚的那个身份证连带着驾照递了过去,还操着一口云南口音和警察攀谈起来。
  “这是干什么啊?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检查这些。”
  听到陈肖的口音,那些警察放松了警惕,情报上显示,要抓的人是中海的。
  “有两个中海人,在春城做了案子。行了,没问题了,走吧。”
  听到陈肖的云南口音,那检查的警察连身份证都没有细看,扫了一眼就扔给陈肖放行了。
  秦心岚一直没有说话,当自己是一个哑巴。等过了收费站,车速提起来之后,秦心岚才一脸惊奇的看着陈肖。
  “你什么时候会说云南话了?买车的时候你还说的不像呢。”
  “语言天赋强吧。”陈肖笑了笑,随意的敷衍了一句。
  秦心岚撇撇嘴,也不再追问。解除危机之后,她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之后,就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闭目休息了起来。
  这一天之中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之前还不感觉什么,现在一放松,那浓重的疲惫感顿时涌了上来。
  看到秦心岚睡着了,陈肖把空调关小一点,速度也渐渐的快了起来。
  他虽然表现的十分轻松,但是他心里知道,今天的事情还是有漏洞的。
  身份虽然伪装了过去,但如果那夫妻两人着急回家,肯定会因为身份证丢失的事情去办临时身份证。
  而这样一来,就会留下漏洞,如果春城官方真的参与的很深的话,那恐怕会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
  “混蛋!你们这群废物,这么多人,竟然让那两个人跑掉了?”
  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老人坐在高位上,一脸愤怒的喊道。
  他下面那个人有些紧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恭敬的说道。
  “坤桑将军,你听我解释……”
  “砰!”
  话还没说完,坤桑抓起自己那把黄金沙漠之鹰,直接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
  “没用的废物才会解释过程,我现在只需要结果!那两个该死的肯定没有离开春城,你们马上下去给我找!”
  底下的其他人看到那具尸体,不约而同的打了个颤栗,领命下去。
  而在春城的另一处豪宅中,也发生着类似的事情。
  “我不需要你们解释,我已经在春城布下了天罗地网,怎么可能会让秦家那个小姑娘跑了。”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就在那人发怒的时候,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秘书快步走了过来。
  “书记,下面有人发现一处异常,今天有一对大理的夫妇,身份证丢了,来办理临时身份证。然后通过比对发现,在他们丢失身份证的时候,有人用他们的身份证买了一辆帝豪汽车,临时牌照是云ADY956,我们查到他们刷的那张卡主人的名字是秦心岚。”
  听到这个消息,那个书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兴奋道:“肯定是他们,肯定是他们,马上把这辆车给我找出来。”
  “是。”
  官方虽然经常被诟病办事拖拉,可这次的事情却很迅速。才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找到了陈肖那辆车的踪迹。
  汇报的时候,那个金丝边眼镜秘书的表情有些难看。
  “书记,车已经找到了,在两个小时之前,上了前往大理的高速,那丢身份证的夫妻俩就是大理人,我们在高速口设卡了,警方没有发现异常。”
  听到了这个消息,书记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难看,警方没有发现异常,那说明,秦家的小姑娘身边肯定有懂易容术的高手,只有这样,才能用别人的身份证骗过警察的眼睛。
  “现在那辆车到哪了?”
  “最后一个监控探头发现他们进了禄脿服务区。”
  “马上派人去检查!”
  ……
  秦心岚心里很不高兴,本来她现在就已经够丑的了,结果陈肖把她弄的更加丑了。
  不过好在有些安慰的是,陈肖现在也没好看到哪里去,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是更加的丑了。
  “我们不是已经安全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啊?”
  秦心岚坐在一辆前往禄脿镇的大巴车上,抱着陈肖的胳膊,假装情侣,趴在陈肖耳边小声问道。
  “因为感觉很不好,有可能暴露了。”
  “啊?”秦心岚有些不解。
  陈肖叹了口气,反正也没有其他事情,就给秦心岚解释了起来。
  “我们偷了别人的身份证,不用没有事情,一旦使用了,就会留下痕迹。如果官方的人真的参与其中的话,顺着我们买的那辆车,就可以找到我们。”
  听到陈肖这样解释,秦心岚才明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抢时间,我们把车留在服务区,他们肯定最先搜查服务区,趁着这个机会,我们想办法离开禄脿镇,最好是能直接离开云南。”
  秦心岚默默地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反正陈肖会全部搞定了。她发现,跟陈肖在一起,她似乎都有些变傻了,原本那个人人称赞的商业天才,现在竟然只知道发问,像是失去独立思考能力一般,这样可不好。
  两人在禄脿客运站下车之后,陈肖二话不说,迅速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我有急事要去峨山县,到哪里多少钱?”
  那司机看了看陈肖和秦心岚的丑样子,眼珠转了转,道:“峨山县可是远啊,我这跑一趟也要好长时间,少了两千块不去。”
  陈肖也不废话,直接扔给司机一千,告诉他剩下以前到地方在给,然后跟秦心岚坐上了后座。
  那个出租车师傅看到陈肖这么大方,顿时嬉笑眉开,同时心里又觉得自己可能要少了,想办法在路上多要一些钱。
  一上车,秦心岚就有些撑不住了,虽然之前已经稍微休息过了,但现在毕竟有些晚了,在加上一天的奔波,有些撑不住了,靠在陈肖的肩膀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肖也有些疲惫,不过他现在还不能休息,这一路上看似平静,实际上是因为他每一步都抢占了先机。
  在追击他们的过程中,陈肖和秦心岚改头换面,离开了春城。在被官方发现之前,他又把车扔下,搭车来到禄脿镇。
  陈肖其实不怎么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能找得到他们。可是心里却总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好像这次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一样。
  等到了峨山县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那个司机一脸惊恐的看着陈肖,连剩下那一千块车费都不敢再要。
  不过陈肖还是把钱扔给了他,之前在途中,那个司机心生歹念,想要抢劫陈肖,结果被陈肖轻易制服,现在看到陈肖,他已经怕得要死了。
  叫醒还在沉睡的秦心岚之后,陈肖心中那种危机感越来越浓重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已经离开春城了,为什么还是有这种感觉。
  很快,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他带着昏昏沉沉的秦心岚来到一家早餐店,店里正播放着早间新闻,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成了通缉犯了,而秦心岚也没跑了。
  罪名是肇事逃逸,造成多人死亡。
  这个罪名让陈肖苦笑不已,偏偏他还叫不出冤来,因为他真的肇事逃逸了。
  秦心岚看到自己变成通缉犯的时候,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看来为了这可培元丹,他们已经疯了。”
  陈肖淡淡的说道。
  秦心岚看了看早间新闻上自己的照片,又看了看陈肖。
  “我们该怎么办?背上了这样的罪名,就算回到中海也是一件麻烦事儿啊。”
  “没关系,开车的是我,跟你没关系。”陈肖呼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说道。
  哪知这句话却惹怒了秦心岚。
  “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跟我没关系,你是因为我才这样的。”
  陈肖笑了笑,示意秦心岚不要激动,然后小声对秦心岚说道。
  “放心吧,背后的人既然敢用这样的手段,说明他已经破釜沉舟了,就算通缉我又能怎么样?我又没有直接开车撞人?最多算我超速。”
  “可是你杀人了啊!”秦心岚一脸焦急,压低声音说道。
  “谁知道?”陈肖笑着说道:“别忘了,那些人都是见不得光的人,就算把他们杀了又能怎么样?谁知道是我做的?”
  秦心岚看着陈肖,说不出话来,她知道,陈肖说的没错。那群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死了也是自食其果,且不说官方的人会不会那这个做文章,就算官方的人想要找麻烦,那些人也不会跟官方合作的。
  “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回到中海,只要这枚培元丹消失了,那现在一切麻烦都没了,不过你们秦家或许不太好过。”
  秦心岚咬咬牙,终于拿出了女强人的风范。
  “秦家可不是吃素的,如果有人敢打秦家的主意,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