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1章 新的轮回

  午夜十一点,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如轻纱一般笼罩在大地之上,正在阳台上盘膝而坐的陈肖缓慢的睁开双眼,双手轻车熟路的掐起法诀,引天地灵气入体。
  天地灵气在体内游走一个周天之后,在陈肖的引导之下,狠狠的朝紫府冲击而去。
  片刻之后,原本神情严肃的陈肖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半个月以来不断的冲击,紫府终于被完全打开,重新踏入修仙者的行列,那一抹宝贵的灵气也被完全收进紫府之中。
  看着那如银盘一般的月亮,陈肖苦笑一声,谁又会想到,上一世叱咤修仙界,不可一世的青肖上仙,竟然会为这一点灵气感到欣喜。
  不过片刻,这种情绪就消失了,如果不是上一世留下的心灵漏洞太多的话,也不会倒在天劫之下,既然老天又给自己一次从来的机会,那这一世,一定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放心吧,母亲,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您屈辱的活着。”
  “钱小玥,苏青,这一世我也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当然,陈中军,上一世我意外穿越,没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这一世我一定会让你明白,无论你当年有什么理由,抛弃我母亲,都是永远都不可饶恕的罪过。”
  不得不说,造化弄人,半个月之前,还是修仙界高高在上的青肖上仙,可谁也没有想到,自从在修仙界展露名头便一路高歌猛进的青肖上仙,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心灵漏洞,连一个小小的四九天劫都没有渡过。
  感受到泥丸宫中那座晶莹剔透的小玉塔,不断发出渴求天地灵气的信号。陈肖笑着从紫府抽出一小缕灵气安抚它,如果不是玄黄玲珑塔的庇护,或许自己根本就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子时一过,盘坐在阳台上的陈肖收了架势,爬上自己那张简单的单人床,缓缓的进入了梦乡,现在他的修为,还不足以支撑他不休不眠。
  早上七点一过,闹铃还没来得及响,就被从床上坐起的陈肖按掉。洗漱一番,看了看隔壁空空如也的房间,有扭头看了看日历,2010年6月7号。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钱小玥今天会在房东阿姨的安排下,搬进来同他合租。
  下楼后,走到早餐摊前,早餐摊的老板徐叔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不由笑了起来。
  “呦,小陈,最近越来越准时了嘛!”
  陈肖笑了笑,没说话,从脸蛋红红的徐秀秀手中接过早餐,将准备好的零钱递了过去。
  正要离去,朝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时,远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城管来了,让陈肖停下了脚步。
  记忆中这个时代的城管执法还是十分粗暴的,经常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没收这些摊主赖以为生的小摊子。
  看着徐秀秀脸上那惊恐的神色,陈肖忽然想到同样在镇上摆摊的母亲,于是陈肖停下来,决定帮他们一把。
  没两分钟,七八名城管就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辆小货车,上满装满了那些摊主的生计。
  “别动,东西都他妈的给我放下!”
  一个有些谢顶,看上去像是领导的中年男人见徐叔和徐秀秀手忙脚乱的收拾摊子,开口骂了一句。
  剩下几个城管一拥而上,将徐叔推到一边,招呼车过来就要装车带走。
  “东西收走,明天带一千块钱,到城管执法局去取!”
  “领导,不能收啊,不能收啊,我这全靠这摊子养活家呢。再说,我都是按月交足了管理费的。”
  徐叔一边护着摊子,一边向那个领导求情。
  城管领导刘连军呵呵一笑,开口道:“交了管理费?你的管理费交给谁了?”
  徐叔没明白刘连军话里面的陷阱。
  “我交到工商所了啊,我每个月都是交足了的,我这摊子是合法的啊。”
  “哼,交工商所了,那跟我们城管有什么关系,你这摊子影响市容了,不相干的人全都走远点,摊子收走!”
  “不能收啊,不能收啊!”
  徐叔看他们要抬桌子,赶紧趴在上面。
  “老家伙,妨碍执法,你找不自在是吧!”
  那些城管都人高马大的,徐叔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被城管揪着衣服猛地一甩就扔到了地上,徐秀秀吓得赶紧跑到徐叔跟前,趴在他身前哭了起来。
  “住手!”
  陈肖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震慑人心。虽然上一世在修仙界见惯了生死,但是这些城管胡乱执法的行为还是让陈肖动了一丝怒气。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的摊位都是合法的,你们凭什么收走?”
  那个刘连军听见陈肖这个语气,也摸不准他的底细,不由问道。
  “你是记者?”
  “不是!”
  一听陈肖不是记者,小领导顿时松了口气,旁边正要没收摊位的几个城管队员嗤笑一声,骂道。
  “不是记者你装什么大尾巴狼,滚一边去,要不然告你妨碍执法!”
  曾经不可一世的青肖上仙怎么可能忍受来自凡人的羞辱,怒火一起,陈肖便不再收敛。
  虽然紫府内的灵气少的可怜,但是经过这半个月以来不断的修炼,陈肖的肉身早就超过一般的凡人,更何况他脑中还有那些精妙的招式。
  脚步一动,陈肖的身影变得飘忽起来,只听见砰砰砰几声,原本围在摊子前的那些城管全都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抱着胳膊哀嚎起来。
  刚才那一瞬间,陈肖已经将他们的胳膊全都掰脱臼了。
  快,太快了,机会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六个人就全被废了,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旁边围观的人,包括正在路上堵车的一些人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如果不是周围没有摄像机的话,他们肯定以为这是在拍电影了。
  同样堵在路上的一个商务车里面坐着的一个年轻女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眼前一亮,盯着陈肖,心里不由动了一些小心思。
  “队长,这是个茬子,快点码人!”
  这些城管一开口满嘴的黑话,让陈肖不禁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之前下手还是轻了些。
  “你……你别过来,给我站在那!”
  “我告诉你,我也有功夫,你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
  陈肖扫了他一眼,脚步一动,忽然来到刘连军面前,一脸淡漠的开口。
  “哦,然后呢?”
  “好汉,英雄,我错了,我错了,别动手,别动手。”
  刘连军艰难的咽了口,脸色变得煞白,看到陈肖忽然从五米开外的地方,一眨眼就到了他面前,他哪里还敢叫嚣,吓得他赶紧连连后退。
  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也傻眼了,趁着陈肖还没有注意到他,赶紧掏出手机,偷偷的拨通了附近派出所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