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7章 他到底有多强

  其实陈肖现在看上去气势很强,但实际上他是外强中干。
  单凭实力来说的话,陈肖此时的实力和阎铁手是不相上下的。但是陈肖的眼界要比阎铁手高出不止一个等级,所以,能轻易的找到阎铁手的破绽。
  同时,陈肖也担心阎铁手会跟他硬碰硬,因为那样,对他是十分不利的。
  可是往往越担心什么,就会越来什么,本陈肖激怒之后,阎铁手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将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子碎尸万段。
  毫不犹豫的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颗胶囊,丝毫不顾及给自己胶囊那人的警告,完全不在乎后遗症。
  看着阎铁手的动作,陈肖一阵头疼。前世的时候,虽然他知道,作为天朝人,没事儿吃点药都快成了习惯了,可是没想到,一个古武修行者,竟然也这么喜欢嗑药,打不过就嗑药,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陋习呢。
  阎铁手吃下那颗胶囊之后,还不到半分钟,脸色顿时涨的通红,心跳像是打鼓一样,咚咚咚,咚咚咚,浑身的气势不断的攀升。
  就连站在秦心岚身边的那些人都能感觉到阎铁手的变化,更不要说首当其冲的陈肖了。
  阎铁手双手举到半空中,用力握拳,感受到自己不断增强的力量,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小子,你真幸运,你知道吗,面对无数强敌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用逄博士给我的这可胶囊,现在却用在你身上了。”
  “你知道现在我的力量又多强吗?告诉你,现在就算我面前有两头犀牛,我都能好不费劲的在他们身上砸开两个血洞。”
  “你知道……”
  阎铁手话还没说完,陈肖就摸着鼻子苦笑,示意他自己有话要说。
  “你废话这么多,难道就不怕一会儿药效过去了?”
  听到陈肖这话,秦心岚顿时惨叫一声,捂住自己的额头,不敢直视,就连她这个毫无实力的女人,都能感受到阎铁手此时的不同,没想到陈肖竟然还提示阎铁手尽快动手。
  阎铁手闻言也是一愣,旋即狂笑起来。
  “小子,你是不是已经吓傻了?想要放弃抵抗?哈哈哈。”
  陈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废话真多,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反派死于话多吗?该不会你一直觉得自己是正派人物吧?”
  “找死!”
  阎铁手被陈肖激怒,终于不再啰嗦,脚下一顿,大理石地面瞬间炸开,整个人忽然如同炮弹出膛一样朝陈肖弹射过去。
  陈肖目光一凝,没想到阎铁手忽然增强这么多力量,看来科技的力量也不能小瞧。
  不过只是增加了一些力量的话,还是没办法对陈肖造成伤害的。
  阎铁手此时虽然看上去速度十分的快,可主要还是依托力量造成的假象。真正的速度快,那是连同反应神经一起快的,而阎铁手之前啰嗦那么多,显然神经反应没有得到增强,从这点上看,阎铁手服下的那颗胶囊,或许还不服兴奋剂管用。
  面对阎铁手势大力沉的一招,陈肖丝毫不慌,不紧不慢的让开一步,身子一撤,便躲开了阎铁手的攻击。
  阎铁手落地之后,喘了口粗气,回身又继续朝陈肖攻去,可是依旧被陈肖不紧不慢的躲开了。
  阎铁手像是发疯了一样,疯狂的朝陈肖攻击,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到陈肖。
  此时陈肖在众人的眼中已经跟天神下凡没有什么两样了,面对力量爆棚的阎铁手,都能从容应对,丝毫没有慌乱。
  看着陈肖英武的样子,秦心岚不知道脑袋里在想写什么,脸上竟然呈现一片潮红之色。
  其实,他们都误会陈肖了。陈肖此时看上去十分潇洒,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苦。
  阎铁手本来就十分擅长力量,此时力量更是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一力降十会的道理陈肖还是懂的,他现在根本不敢跟阎铁手硬碰硬,只能依靠自己的眼界以及反映,及时的躲避阎铁手的攻击。
  接连继续攻击都落空,饶是服用了增加力量的胶囊的阎铁手也不禁停下动作,不断的喘着粗气。
  看到阎铁手的状态,陈肖的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按照阎铁手之前的那种状态,陈肖如果一个躲避不及,阎铁手打到的话,恐怕造成的伤势就会不轻。
  “臭小子,躲,好,我让你躲!”
  在陈肖的惊讶的目光中,阎铁手像是哆啦A梦似的,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长约七寸,厚约三寸的铁匣子。
  此时陈肖和阎铁手已经调换了位置,阎铁手身后站着的正是武馆众人,眼见的老崔头抻脖子看了过去,看到了上面用小篆雕刻的几个字。
  “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老崔头脸色瞬间就变了,急忙冲陈肖喊道:“陈小师傅快躲,是暴雨梨花针!”
  陈肖一愣,就见阎铁手狞笑一声,哼道:“你不是能躲吗?我看你这次怎么躲!”
  见到阎铁手伸手去拧那铁匣上的机构,陈肖来不及多想,脚下一点,一个后空翻,顿时翻到了沙发后面,整个人躲在了沙发后面。
  陈肖躲开了,可是沈中天却没有陈肖的实力,一脸错愕的表情,坐在沙发上,被那铁匣里爆射出来的银针射成了人形马蜂窝。
  那银针都淬上了剧毒,沈中天才被射中,那一个个血洞里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阎铁手脸色急变,他忽然有些后悔服用下那颗胶囊。前些年那逄博士给他这可胶囊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这颗胶囊的副作用,会使使用者情绪变得十分激动。换句话说,就是会智商遍地,容易被激怒。
  之前接二连三的攻击全被陈肖风轻云淡的躲开,丝毫没有给陈肖造成任何伤害,让阎铁手的内心十分的愤怒。结果失去了理智,忘了沈中天还坐在沙发上,直接使用了暴雨梨花针,结果导致沈中天惨死在自己手中。
  “混账!我要让你们所有人给我的小徒弟陪葬!”
  阎铁手内心十分的悲愤,怒吼一声,猛地朝秦心岚的方向冲去,既然打不到陈肖,那就拿这些人开刀。
  阎铁手扑进去,就如同狼入羊群一般,没有一个人是他的一合之敌,最擅长趋吉避凶的老崔头,见势不妙,早早的就拉着秦心岚和秦老爷子躲到了一边,没有被愤怒的阎铁手发现,逃过了一劫。
  可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命了,阎铁手此时的力量极其大,而且还处于愤怒状态,出手丝毫没有估计,掌掌打在人要害之上。
  几个被打飞的人躲在地上,不断的呕血,甚至还夹杂着内脏的碎块,比起他们,吴连志上来就被一巴掌打昏,都算很不错的了。虽然丢了脸面,但最起码,命保住了。
  陈肖看到这一幕,顿时怒急,他没想到,阎铁手攻击不到他,竟然那这些人开刀。
  已经没有办法再躲了,在躲下去,恐怕这个屋子里除了他和阎铁手,就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陈肖翻过沙发,脚下一点,身体像是一道流光一样,朝阎铁手掠去。
  已经失去理智,全屏本能做事的阎铁手,哪里能感受得到隐匿气息的陈肖,不过直觉还是让他转过了身。
  但终究是晚了半步,在阎铁手转过来的时候,陈肖一拳打在阎铁手的胸口之上,一股诡异的力道,透过了阎铁手的胸肌和胸骨,钻进了阎铁手的心脏之中。
  打完这一拳,陈肖停下动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一拳看似平淡无奇,但是已经用上了他此时能用的所有精气神,击中了全身的精神和力道,才打出这平淡无奇的一拳。
  阎铁手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然后瞪着陈肖,嘶吼一声,刚要发狂。突然身子一抖,手臂和脑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嘴巴眼睛鼻子不断的往出喷涌着鲜血。如果此时有X光的话,就能看到,阎铁手的心脏已经爆开了。
  也怪阎铁手命该如此,如果不是他在最后关头转过身来的话,陈肖也没有把握这一拳能直接爆阎铁手的心脏。
  可是在最后的关头,阎铁手感到了危险,第一个动作竟然不是躲避,而是转过身来。本来打在后心的一拳,直接打在了阎铁手的胸口上。
  说到底,这也就是阎铁手服下了那颗不靠谱的胶囊,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其实他有无数机会保下自己和沈中天的性命,可是他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道路,这样的人,也算是死有余辜吧。
  看到阎铁手被陈肖一拳放到之后,幸存的那几个武馆的人,顿时欢呼了一声。
  陈肖扯嘴笑笑,道:“还不赶紧叫救护车,愣着干什么。”
  吩咐完之后,陈肖脑袋一沉,身体一歪,倒了下去。临昏迷之前,陈肖问道一股十分熟悉好闻的香气。
  秦心岚脸色羞红,看着陈肖直接趴在自己胸口上,还被那么多人看到了,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她本来是看到陈肖要晕倒,本能的上前想要扶住陈肖,只是没想到这么巧,陈肖偏偏倒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咳咳,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忙救治伤员!”秦老爷子见到这一幕,赶紧干咳几声,顿了顿拐杖,吩咐那些人做事。
  老崔头也是一本正经的点头,分析道:“就是,你们不要胡思乱想,陈小师傅只是脱力了,不是故意占便宜。赶紧做事,别以为刚才陈小师傅和阎铁手的打斗过程不够激烈,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只要有一个破绽就足以要命的了,没发现陈小师傅从头到尾只打了阎铁手一拳就解决了战斗吗?”
  不过就算占便宜又怎么样?他们可不敢说三道四,没见那凶残的阎铁手,最后都死在了陈肖的手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