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16章 你们还是别去了

  “呦,这不是秦大小姐吗?怎么?去一趟春城要带这么多人?”
  秦心岚眉头一皱,语气有些不耐烦。
  “许你沈中天带人,就不许我带人了?”
  沈中天咧嘴,邪气的一笑,道:“当然,你带多少人是你的自由,不过,要都是这种水平的话,那还是算了吧。反正到时候拍下来也带不回来,弄不好还要伤了你我两家的和气,这样就不好了。”
  秦心岚冷哼一声,俏脸如霜的带着众人朝值机台走去。
  陈肖瞥了站在沈中天身后的那个中年人,目光微微一缩。他从那个人身上感觉到了灵力的波动,虽然不强,和他目前的水平差不多,但是也要远比吴连志一行人强很多。
  等走远一些后,陈肖忽然开口。
  “吴师傅,你们还是别去了。”
  秦心岚一愣,没想到陈肖竟然说出了跟沈中天一样的话。
  吴连志几人也是瞬间老脸涨的通红,虽然陈肖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但是这话说出来,也太伤人了。
  陈肖知道自己这样说,他们心里肯定不好受,不过也没太多的考虑他们的想法,直言不讳道:“刚才那人身后站着的是个高手,实力不再我之下,如果这次拍卖会,去的人都有这种水平的话,那你们恐怕会有危险,甚至有可能回不来。”
  吴连志几人顿时一惊,他们真的没想到,刚才那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实力竟然和陈肖差不多。如果这次真的像陈肖所说的,实力跟他都差不多的话,那他们去了,还真的会有很大的危险。
  吴连志犹豫了一下,还没开口,穿着道袍,满身油渍的老崔头就开口道:“既然小陈师傅都这么说了,那我这老头子就不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也要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虽然老崔头的厚颜无耻令所有人都震惊了,但是却也给吴连志他们一个台阶下来。很多人自从听到,那个中年人的实力不再陈肖之下,他们就放弃了去春城的想法。
  吴连志也是犹豫了半天,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没说什么,朝着陈肖一拱手,扭头离开了机场。
  而此时秦心岚已经傻眼了,她根本就没想到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本来还打算让吴连志他们做疑兵,想来,他们身上没有培元丹的话,也不会引起别人对他们动手,但是,现在这支疑兵直接被陈肖一个人给打发了。
  “你干什么?你把他们都撵走了,就咱们两个人去?”
  “足矣了。”陈肖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他心里总有一些不妙的预感。
  事实上,培元丹这种东西,陈肖自己完全可以炼制,但是他还是想去看看,一是不想让自己暴露太多,他还需要好好的过一下平凡人的生活,磨练心境。
  二是,前世他没有机会接触地球上的修行者,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培元丹和他所了解的培元丹是不是一种,此番春城之行,也想去见识见识。
  秦心岚看着陈肖那一脸淡然的样子,一阵气结。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她也明白,现在拍下培元丹之后,能不能带回来,就全看陈肖一人了,不好在惹恼了他。
  摸了摸手上的镯子,秦心岚就感觉到莫名的心安,或许,他真的可以吧。
  过安检的时候,又很巧合的遇到了沈中天。看到秦心岚身边只剩下一个年轻人,沈中天更加放肆的嘲笑了一番。
  秦心岚脸色十分难看的轻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倒是沈中天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目光异样的看了陈肖一眼。
  陈肖给他的感觉很奇怪,由于修炼的功法等级所限制,他并没有从陈肖身上察觉到任何一丝灵气波动,甚至,陈肖上看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他不理解,秦心岚和陈肖,两个普通人去春城能做什么。
  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稳稳的停在了春城机场,万华集团在春城的分公司已经做好了接待的准备,刚刚走出机场,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就迎了上来。
  “秦小姐,你好,我是万华集团春城分公司的行政副经理,姜涛。”
  姜涛刚说一句,看到秦心岚那明显不想多聊的表情,及时止住了话头,带着他们二人来到了一辆奥迪A8前,帮秦心岚打开车门。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相信陈肖。可是到了春城之后,秦心岚还是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
  到了酒店之后,陈肖问姜涛要了一张春城市的地图,然后就回到房间中。
  等陈肖再次从房间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秦心岚早就焦急的等在门外,现在离拍卖会开始,只剩下一个小时不到了。
  陈肖走出来,看到秦心岚手腕上带着的手镯,满意的点点头。
  “我们快走吧,拍卖会已经快开始了。”
  “不急,我先吃个早饭。”陈肖淡淡的说道。
  “你……”秦心岚真的要气疯了,她不知道陈肖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肖轻轻一笑,走到电梯口,按了下按钮,道:“我昨天看过地图了,拍卖会现场离我们住的酒店步行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吃个早饭,然后我们走过去,时间完全来得及。”
  陈肖说完后,电梯门已经打开了,他也不等秦心岚,直接迈进电梯。
  这个时候,再想要说什么其他的也来不及了,秦心岚赶紧跟了进去,不过心里也暗暗骂了起来,这次要是失败了,回去她一定要让陈肖好看。
  陈肖磨磨蹭蹭的吃过早饭后,去拍卖会现场的时候,竟然选择了步行。
  虽然气了个半死,但秦心岚还是选择了忍耐。她甚至怀疑,在东海市机场的时候,陈肖让吴连志他们回去,是不会就为了更好地拿捏自己,可她又完全想不到,自己那个地方得罪了这个小心眼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