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8章 擂台见

  秦心岚看到陈肖惊讶的样子,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怎么?让你很意外吗?”
  陈肖耸耸肩,道:“有一点吧,只是没想到这么巧合而已。”
  “坐下说吧。”
  秦心岚亲自给陈肖倒了杯水,然后坐到他面前,看着一脸平淡的陈肖,秦心岚心里有些无奈,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是这服不动如山的样子。
  “这么好的身手,去当保安,你不觉得太屈才了吗?”
  秦心岚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还好吧,不然别的我也做不了,毕竟我连高中都没有毕业。”
  陈肖已经想到了对方心里的打算,反正他现在也挺需要钱的,干脆就顺着对方话里的意思往下说。
  果然不出所料,下一刻,秦心岚就向陈肖抛出了橄榄枝。
  “要不这样吧,每个月我给你一万块,你来到我身边给我当个保镖怎么样?”
  陈肖笑呵呵的喝着水,没有开口说话。
  “五万!”
  陈肖放下水杯,靠在了沙发上。
  “十万!”
  陈肖还是没有开口,这也就是秦心岚的助理周晓雯不在这里,要不然早就开口大骂陈肖贪得无厌了。
  “那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秦心岚也有些失望了,不禁怀疑自己看人的本事了,本以为陈肖会知恩图报,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看走眼了。
  “对不起,这不是价钱的问题,只是我没有时间给你当保镖。”
  陈肖诚恳的说着,他的确没有时间,每天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在修炼上面,而且钱小玥马上要搬过来和他合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里有时间去给人做一个每天都要在雇主身边的保镖,就连保安也仅仅是个权宜之计。
  “不过,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真的需要人保护的时候,可以找我帮忙,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陈肖就要起身离开总经理办公室。
  “等等!”秦心岚急忙开口留下陈肖。
  “时间不是问题,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保护的,就按照你上班的时间来,好不好!”
  秦心岚都说到这份上了,陈肖也不好就这样离开。
  “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陈肖坐会沙发,好奇的问了一句。只不过,他并不是关心秦心岚的安危,因为他说过,欠秦心岚一份人情,如果秦心岚真的遇到麻烦的话,陈肖不介意出手一次。
  秦心岚苦笑着摇摇头,道:“麻烦到算不上,我是真的希望你能给我当保镖。”
  “有点麻烦啊。”
  陈肖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秦心岚一愣,之间陈肖低头盘算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半年吧,我可以给你当半年时间的保镖,不过,我欠你那个人情,也就还给你了。”
  秦心岚闻言一喜,说实话,如果不是昨天听陈旭说,陈肖在人开枪的一瞬间从枪口下救出陈旭,那秦心岚也不会这样重视陈肖的。
  她这样地位的人,平常自然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就算是有问题,那些普通的保镖也能解决。可是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她就要去春城参加一个重要的拍卖会,拍卖会上有她爷爷急需的培元丹,她爷爷能不能多活两年,完全就看那颗培元丹能不能被万华集团买下来。
  如果单纯比钱的话,那万华集团自然不惧任何人。可在春城那种地方,有钱并不代表就能买的下来培元丹,甚至说,买下来,也不一定能保得住。
  为了参加这次拍卖会,秦心岚已经网罗了不少高手,就为了将她爷爷需要的那颗培元丹买下来之后,顺利的带回来。
  “好!半年,我给你五十万,其他时间你都按照正常上下班的时间就行,我不在东海,你就休息。不过,七天之后,你要陪我去一趟春城,大概三四天就会回来!”
  陈肖点点头没说什么,毕竟都给了五十万,这点请求在不答应,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看到陈肖点头,秦心岚十分高兴,立刻拿上自己的挎包。
  “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认识几个人,你们熟悉熟悉,到时候配合起来也方便一些。”
  “呃……好吧。”虽然陈肖觉得并不需要什么配合,不过去见识一下地球上的武者也是好的,毕竟上一世,他都没有什么机会接触这些东西。
  在秦心岚的带领下,陈肖坐着车子,七绕八绕的到了一处像是武馆一样的会所。
  “这里以前是一个跆拳道馆,后来我把他买下来了,有几个外地的师傅住在这里,一会儿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平时你也可以来这里修炼。”
  秦心岚一边领着陈肖走进武馆,一边开口介绍到。
  陈肖轻笑了一声,让自己来这里修炼,恐怕会把那些小朋友吓坏啊。
  “吴师傅,这位是陈肖,你们认识一下。”
  陈肖正想着事情,忽然听见秦心岚开口,抬头一看,一个一身劲装,太阳穴高高隆起,呼气如雷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面前。
  “哦,在下八极拳吴连志,不知陈小哥师承何处啊!”
  吴连志面上说的客气,可是看到陈肖那一身保安服装,暗地里不断撇嘴,都混的去当保安了,能是什么高手。
  看见吴连志眼神中那不屑的神情,陈肖忽然笑了,看来这个拦路虎是来试探自己的了,也罢,不露上两手,人家也不可能放心。
  “师承就不说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看吴师傅的样子,应该是个高手,要不然我们过两招吧。”
  听到陈肖这话,秦心岚一下愣了,吴连志其实不是她安排的。她请的那些高手,每一个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这吴连志更是八极拳的第九代掌门人,一手劈挂八极拳更是令同道中人无不称赞。
  本来,见吴连志出来,还指望着吴连志能探探陈肖的底细,毕竟,在她的调查中,根本就没发现,陈肖曾经学过武。可是没想到,陈肖根本没打算交底,直接要和吴连志比试。
  吴连志也是蒙了,他万万没想到,自报家门之后,陈肖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在陈湖中地位很高,可以说习武之人,无人不识。本来是不打算来这里的,但是他早年间却欠了秦老爷子一个人情,人情这个东西不得不还。
  可是没想到来了之后,发现秦家竟然还请了其他人,本想拂袖而去,可是看在人情和那丰厚酬劳的份上,也就只好留下来了。其他人也和吴连志是一样的情况,这也就导致了,每当秦家请来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都要出人试探一番,如果过得了关,那就留下,过不了关,那对不起了,我们这里不要废物。
  “怎么?要是不想比的话就让一让,别挡路,我还想进去看看呢。”
  陈肖见吴连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不知道想些什么呢,于是开口说了一句!
  “好小子!够嚣张!走,咱们擂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