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修仙录 > 第29章 冲突

  听见那司机的叫骂声,陈肖的脸色当即阴下来了。手腕一抖,登记簿顿时飞到了那司机的脸上,一下就把那司机砸的鼻孔穿血。
  还没等那司机反应过来叫骂,陈肖就绕到了他的身前,抓起对方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声音冰冷的说道:“如果你要不会说人话,我可以教教你。”
  那司机吓傻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来万华集团了,可是每次来的时候,保安都早早的把杆抬起,他什么时候见到过这样嚣张的保安。
  他可是万华集团王陵股东的大公子王瑞文啊,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不过看着陈肖的表情,王瑞文却不敢发作,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不认错的话,他肯定会揍自己一顿的。
  虽说自己可以时候报复,可是作为一个瓷器,跟瓦片同归于尽是不理智的选择。
  所以,王瑞文果断的怂了。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骂你,我错了。”
  听到这话,陈肖一下子傻眼了。什么时候,这帮二世祖这么听话了?
  本来陈肖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可是面对这样的王瑞文,陈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登记!”
  陈肖扔下王瑞文,把笔扔过去,没好气的说道。
  王瑞文擦了擦鼻子上的血迹,果断的捡起地上的登记簿,乖乖的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不过在事由一栏里却写着公干。
  陈肖也没有在意,见他登记完之后,便接过登记簿,回到岗亭里,把门禁打开。
  王瑞文怨恨的盯了陈肖一眼,赶紧上车,一脚油门冲进了地下停车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王瑞文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保安好看。
  王瑞文一脸阴沉的上了电梯,到了五楼的时候,电梯停住了,一个女职员抱着一堆文件正要上电梯的时候,看到王瑞文那副惨样,顿时吓傻了。
  “滚!”
  王瑞文脸色阴沉,冷冷的哼道。
  那女职员赶紧低头,不断的道歉。
  “王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在里面。”
  王瑞文哼了一声,没有理会,电梯门缓缓合上,一路直行到了16楼。王瑞文出电梯后,不理会那些职员惊讶的表情,径直走进王陵的办公室。
  五十多岁,有些谢顶的王陵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一副文件,听见办公室的们被人直接推开,眉头一皱,正要发火,抬头一看,顿时冷了。
  “小瑞,你这是怎么弄的?”
  王瑞文甚至自己父亲的性格,没有叫屈,一副倔强的样子。
  “不用你管,我自己会找回来的。”
  王陵脸色阴了下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瑞文,道:“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我说了你多少次,为什么又要和别人打架?你就不能少跟你那些狐朋狗友联系吗?”
  “打架?”
  王瑞文高声回了一句,指着自己的满是血迹的脸,愤怒的说道:“这才早上九点多我跟谁打架去?我一大早上就来找你报道,等着你给我安排工作,你还说我去打架?是不是我没有妈就活该被人欺负?小时候你没钱我被人欺负,现在你都做副董了,我还被人欺负?你还冤枉我跟别人打架?”
  听到王瑞文的话,王陵心里一揪,默默地叹了口气,再度开口时,语气柔和了许多。
  “好,小瑞,别生气,是爸错怪你了,你跟爸说,这是怎么弄得?爸给你做主。”
  “怎么弄得?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弄得?我一大早上连早饭都没吃就来公司找你报道,结果连停车场都没进去,让你们的保安给我揍了一顿,你还问我怎么弄得?”
  王陵听到王瑞文的话顿时一愣。
  “你说什么?保安打得?”
  不是王陵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只是他不知道,在万华集团,那个保安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自己的儿子出手,难道不想活了吗?
  “怎么?你还不相信?好啊,我就知道,我跟没有爸一样,我现在就去找我妈去,我要跟我妈好好说说,让她知道知道,你这个当爹的到底是怎么照顾的我。”
  “够了!”
  见王瑞文三番五次的提起自己那过世的妻子,心里十分的愤怒,可是看到自己儿子的那副惨样,却又不忍心对他发火。同时心里也在自责,这些年似乎对儿子关心的是少了一些,父子间的距离都有些远了。
  “别说了,你令我去,我倒要看看,那个保安这么大胆子,敢打我儿子,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王陵这话,王瑞文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一脸愤怒的在前面给王陵带路。
  就在这个时候,秦心岚正开车来到地下停车场,当她看见岗亭里值班的陈肖时,马上停车下来,走到岗亭前,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啊?难道他们没告诉你工作变动吗?”
  看到秦心岚手腕上带着自己送给她那个手镯,陈肖心里有些高兴,虽然他对秦心岚没有抱有其他想法,可是看到一个绝世美女不计形象的带着自己送给她的手中,这种重视的感觉,还是让他很开心的。
  “告诉了,可是我还是觉得这里好啊。”
  “为什么啊?”听了陈肖的回答,秦心岚不解的问道。
  陈肖笑了笑,像是在春城那时候一样,习惯性的伸手拍了拍秦心岚的脑袋,道:“不为什么啊,我就是一个保安,你非让我做什么总裁助理,我那会儿啊,再说了,别人还不得说我吃软饭啊。现在你也不需要保护,什么时候你要出门,叫上我就行了。”
  听到从陈肖口中说出吃软饭这个词,秦心岚脸色顿时一红,心里十分想说,我不介意你吃我软饭。
  可是为了顾及陈肖的面子,没有说出口,不过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了,就算是保安,她也要让陈肖做一个工资最高的保安。
  陈肖亲昵的动作让秦心岚闹了一个大红脸,好在没人看到,匆匆说了几句后,约定中午一起吃饭,聊一聊沈家的事之后,便急忙上车开到自己的停车位,在公司,她还是要保持一定威严的,要不然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怎么能管理的了这么大一个公司。
  秦心岚刚上电梯的时候,王瑞文带着须发皆张王陵从另一部电梯下来,只不过秦心岚正看着自己的手机,没有看见他们父子二人。
  “爸,就是他,就是他打得我!”
  来到岗亭前,王瑞文急忙指着岗亭里的陈肖,一脸委屈的告起状来。
  王陵点点头,一脸愤怒的,快步走向岗亭,一脚踹开岗亭的铝合金门。
  “是你打的我儿子?”
  陈肖朝着王瑞文的方向看了看,点了点头,干脆的承认道:“没错,是我打的。”
  “好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陈肖忽然笑了,道:“你又没自我介绍,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看着陈肖那无所谓的样子,王陵心里更加愤怒,当即拍着桌子叫了起来。
  “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谁!”
  说完王陵拿出手机,拨通了人事经理的电话。
  人事经理侯洪涛接到副董事长的电话,哪里敢耽搁,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快步赶了过来,看到王陵那副怒发冲冠的样子,侯洪涛顿时紧张了起来,以为自己工作哪里没做到位,赶紧上前。
  “王副董,什么事儿让您发这么大的火啊。”
  王陵转过头来,愤怒的看着侯洪涛,叫道:“什么事儿让我发这么大的火?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儿让我发这么大的火?我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干的工作,不想干了就直说,我重新招人。”
  侯洪涛一听这话,心里紧张的不行,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惹了这位副董事,只好不断的赔礼道歉。
  可是王陵却一拍桌子,愤怒的骂道:“我问问你,你这都招的什么人?我儿子第一天来公司报道,门都没进去,就让保安给打得鼻子都出血了,你就是这么给公司招人的?是不是要把公司找来一些罪犯你才高兴?”
  侯洪涛听见王陵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事实上,刚才他已经看到了王瑞文的那副惨样,只是根本没有想到是自己公司保安打得,现在一听到这话,那还了得顿时也是气得不行,没想到不是自己工作没做到,而是给别人背了黑锅。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到公司的?”
  侯洪涛气的眼珠子通红,他可是在万华集团兢兢业业干了七年了,本来今年有升迁的机会,调到分公司做总经理,如果因为一个小保安,葬送了自己升迁的机会,那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保安的。
  “陈肖,上个礼拜到公司的。”
  侯洪涛一听见陈肖是上个礼拜到公司的,还在试用期,顿时更加生气,还在试用期就这么嚣张。
  “你现在马上去财务结算你这几天的工资,你被开除了,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这个暴徒!”
  听到侯洪涛的话,陈肖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你确定要开除我?不后悔?”
  “后悔?”
  侯洪涛脸色有些狰狞的看着陈肖,怒道:“开除你一个臭保安我还后悔?马上给我滚,等着进拘留所吧!”
  王瑞文在后面听见侯洪涛的话,脸上露出了阴阴的笑容,他的朋友可多,如果陈肖进了拘留所,那他有一百种方式让陈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呵呵,行,我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