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章御驾亲征

  战旗猎猎,狂风漫卷。
  在龙城校场之上,北军八营共三万将士,皆全身披挂,整装待发。
  “咚,咚,咚!”
  伴随着一道道沉闷的战鼓声,身着玄色龙袍,头戴冠冕的秦羽,在华雄和一千五百名强悍的西凉铁骑护卫下,缓缓开到了校场正中央。
  “恭迎吾皇圣驾!”
  数万北军将士,整齐如一的向秦羽躬身行礼。
  霎时间,盔甲兵器的摩擦声,和数万铁血汉子的呐喊声,交织在了一起。
  位于人群正中央的秦羽,也只觉得此刻,全身的热血都在上涌。
  “近些年,朕一直听闻,北军孱弱,不堪大用,早已不复当年,关内三秦子弟之勇武。”
  “但是朕不信,朕相信北军依旧是北军,依旧是那个当初,威震东灵的北军!”
  “此战,定为君上扫清乱贼!”
  秦羽的话音刚落,便见数万北军将士,自发的齐声大喊。
  他们北军沉寂太久了,久到世人都以为北军沦落了,但是他们依旧相信自己,只要拿起武器,步入战场,他们依旧是当初那个,横扫无敌的大秦北军。
  “好!”
  “北军将士,随朕出征!”
  秦羽微微点头之后,便抽出玄龙剑,示意大军出征。
  “诺!”
  ………………
  “啊,啊,啊!”
  “去死,去死!”
  雄州城下,身着银铠的秦卓,手持白色大枪,在数万乱军丛中穿行。
  一簇簇殷红的血液,不断的在他的枪头上绽放。
  随着持续不断的杀戮,这位威武军少将军,才觉得这些时日来,积攒的怨气才得以宣泄出来。
  无数乱军似韭菜一般,倒在了这位英武不凡的少将军枪下。
  “少将军,撤吧!”
  “乱贼首领王木桥,已经开始像我们后侧包抄了!”
  一名秦卓的亲卫,在奋力砍杀他面前的两名叛军之后,便冲着还在阵中厮杀的秦卓大吼。
  由于雄州城中粮食短缺,迫于无奈之下,雄州大都督秦凯,只能让秦卓领兵出城,前往叛军粮仓抢粮。
  “运粮的兄弟回城了吗”
  秦卓便舞动手中白色大枪,便大声像那名亲卫询问。
  “少将军,运粮的兄弟们已经回城了。”
  亲卫一边挥刀抵挡,扑上来的乱军,一般大声回答秦卓的问题。
  他们此次出城抢粮,把队伍分成了两队,一队运输抢到的粮食,一队负责掩护。
  “好!”
  “威武军的将士们,听我号令!”
  “全军撤退!”
  秦卓运转身上真气,向四周依旧在同叛军厮杀的威武军下令。
  “诺!”
  还活着的千余名威武军将士,听到秦卓的声音之后,便迅速开始向秦卓的位置靠拢。
  威武军毕竟是大秦正规军,他们三个一组,运用军中的战阵,犹如割草一般,杀戮着阻挡他们回城的乱军。
  一名名面色狰狞的乱军,不断的慘嚎着倒在他们的脚下,人数是他们数倍之多的乱军,竟无法拦截他们片刻。
  盏茶之后,千余名威武军将士,在少将军秦卓的带领下,成功突出重围,回到了固若金汤的雄州城。
  …………
  “该死”
  “我迟早要宰了秦凯父子!”
  无奈收兵回营的王木桥,脸色阴沉的开口说道。
  他手握十余万乱军,却被一个小小的雄州城阻挡,不能寸进半分。
  明明那个象征,着权力和荣耀,的龙城就在他的眼前,他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首领!”
  就在这时,脸色同样难看的,叛军大将李万春开口了。
  李万春是王木桥同乡,也是这次叛乱的主演策划者之一。
  他为人悍勇,一身武道实力只达蜕变八重,乃是叛军中的头号大将。
  “怎么了?”
  王木桥语气阴沉的开口询问道。
  “神剑山庄的人说了,如果我等在攻不下雄州,他们就不在对我们进行支持了!”
  一身黑色盔甲的李万春,面色愤怒的开口说道。
  他们两个原本只是,普通的江湖游侠儿,之所以现在能卷起十余万人聚众叛乱,是因为背后有神剑山庄的支持。
  如果现在神剑山庄的人,不在支持他们,他们恐怕转眼就会被,回过味来的大秦人,撕个粉碎。
  “哼!”
  李万春的话音刚落,便见王木桥脸色铁青,一双长满茧子的双手,更是攥的通红。
  “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他厉声嘶吼,魁梧的身躯更是爆出一阵阵杀意。
  “首领,慎言!”
  “我等已经得罪大秦了,如果在得罪神剑山庄,你我兄弟二人,就真的非死不可了!”
  李万春连忙出声让王木桥慎言,叛军虽然名义上归他们二人掌管,但鬼知道一手操纵他们两个的神剑山庄,会不会往叛军里塞一两个间谍。
  “我也知道了!”
  “可现在……。”
  王木桥长叹了一声,转而变得有些无奈和迷茫。
  他现在就是处于两个巨人,博弈中的棋子,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了。
  他更恨自己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听了神剑山庄的人蛊惑。
  “明日你我,二人全力攻击雄州城!”
  “如果成了,你我二人荣华富贵,输了就各安天命吧!”
  身着黑色盔甲的李万春,脸上也是露出了狠色。
  “好!”
  王木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其余帐中的叛军诸将。
  “你们也都听见了,明日决战!”
  “到时候如果谁敢,扯大军后腿我,王木桥就杀谁!”
  王木桥声音冰寒,如野狼一般的双眼,爆出阵阵恐怖的杀机。
  “诺!”
  “我等一定全力以赴!”
  叛军诸将对视一眼之后,尽都齐声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