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三章华雄重伤

  “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声中,凉州首府卧虎城的大门,豁然洞开。
  三千名散发着,精锐彪悍气息的西凉铁骑。
  好似出笼的野兽一般,从卧虎城里冲了出来。
  手持血色长刀,脸带恐怖杀意的华雄,纵马走在最前方。
  “匹夫,安敢侵我疆土!”
  将身下骏马勒住之后,华雄长刀怒指大离铁军的方向。
  他的声音沙哑,但是音调极高就仿佛群山里的猛虎长啸一般。
  很是吓人!
  “你就是华雄吧?”
  华雄声音刚落,便见陈希手持一把黑色大枪,缓缓拍马来到了华雄面前。
  他身后三万名大离铁军,皆手持炎铁巨斧巍然站立。
  三万铁军将士气息互相凝聚,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整体一般。
  这陈希纵马至华雄身前之后,一身通神九重的气势轰然爆发。
  “不错,我正是华雄!”
  华雄蜡黄的脸庞上,浮现了几分凝重之色。
  但凭那股气势,他就知道这个敌将是个劲敌。
  “下马,投降!”
  “本将军,饶你不死!”
  陈希脸色倨傲,言语之中对华雄充满了不屑。
  要不是自家大帅,想要得到那支精锐骑兵,他早就挺枪取了华雄小命了。
  “匹夫,你找死!”
  华雄闻言,脸色瞬间血红一片。
  一股恐怖的杀意,迅速在他周围凝聚。
  “踏!”
  在一但清脆的马蹄声中,华雄仿佛化身山中饿虎,抡起血红长刀,当头向陈希脑袋上劈去。
  刀光咆哮,仿佛能震碎山河。
  “铛!”
  在一道堪称恐怖的撞击声后!
  陈希脸色凝重的持枪死死的抵住了,那犹如神山陨落一般的血色长刀。
  他真没想到,一个只有通神四重修为的将领,能爆出如此威势的一刀。
  要是刚才自己反应,慢上那么一丝,恐怕就要身首异处了。
  想到此处,他不禁惊怒开口:“给我上,杀了此獠!”
  “吼!”
  三万铁军将士齐声嘶吼之后,犹如一座擎天巨岳一般,踩着沉重的步伐向华雄逼去。
  “西凉铁骑,何在!”
  华雄手中长刀死死压住,陈希的黑色长枪,一股股恐怖的气劲,在他们二人周围翻飞咆哮。
  当华雄听到陈希的言语之后,不禁仰天大吼出声。
  “保护统帅!”
  三千西凉铁骑闻听,华雄命令之后个个抽刀出鞘。
  纵马至华雄身后,纵使面对十倍于己的大离铁军,他们的面色之上,也不曾露出丝毫怯意。
  “杀!”
  华雄出声暴喝,血色长刀之上爆出滚滚气浪。
  竟将通神九重的陈希,逼退数十步之远。
  他身后的西凉铁骑,听到这一声“杀”字后。
  顿时杀意冲天而起,拍马迎向了大离铁军。
  纵使敌众我寡,西凉男儿也不会后退求生。
  此时,唯有死战!
  “砰!”
  双方碰撞到一起之后,惨烈的厮杀迅速开启。
  锋锐的马刀沉重的巨斧,在阵中互相碰撞。
  坚固的铁甲给予了铁军,堪称恐怖的防御力。
  西凉铁骑虽然凶悍,但到底是轻骑兵,对付这种铁皮人似的重步兵,还是有些为难的。
  但即使这样,凶悍的西凉铁骑,依旧牢牢的占据着优势。
  精湛的搏杀技术,相对于铁军而言高深的修为,还有同袍之间的密切配合。
  “涮!”
  铁甲坚固不假,但是眼睛你得露出来吧!
  锋利的西凉弯刀划过,一名大离铁军顿时捂着眼睛倒地。
  “死开!”
  华雄此时放开手脚,手中血色长刀呼啸如风,每时每秒都有数十名大离铁军倒在他的马蹄之下。
  对于华雄来说,他们身上的坚固铁甲,和脆弱的豆腐没什么区别。
  “华雄,你找死!”
  转眼间百名铁军陨落,这让陈希顿时暴怒。
  要知道训练一名铁军的成本,不比造就一名先天武者低。
  现在就这样被华雄,犹如割韭菜一般随意屠杀。
  他怎么可能不怒!
  说话间,他便挺枪纵马直刺华雄而去。
  全身的气势凝为一点,仿若一道无坚不摧的锋利羽箭。
  “雕虫小技!”
  华雄闻声狰狞一笑,手中血色长刀,携带无穷杀机迎着长枪而去。
  “砰!”
  一股巨大的气浪瞬间形成,然后在眨眼之间,便四散消失。
  “嘶!”
  尘土飞扬之间,骏马凄厉嘶吼!
  血色长刀呼啸不断,陈希则奋力挥舞长枪抵挡。
  他此刻心中憋屈万分,什么时候一个通神四重的武者,可以压着一个通神九重的打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受死!”
  华雄眼里闪过精光,手中血色长刀一个回旋,猛然劈向陈希背部。
  “贼子,尔敢!”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一道暴怒的吼声从天边传来。
  然后就见一柄,全身沐浴在火焰里的画戟,划破长空直刺向华雄。
  一股恐怖的威势,在画戟上凝聚。
  如山如岳,如神如魔。
  “铛!”
  华雄脸色大变,连忙收回手中长刀,以刀背死死的护住心腹要害。
  “砰!”
  画戟猛然击中刀背,华雄只觉得喉咙一甜,随即被画戟拍飞了出去。
  此时的华雄模样极为凄惨,殷红的鲜血不断从其嘴角滴落,腹心之处向里塌了一大块。
  要不是他反应及时,那柄画戟会直接贯穿而过。
  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他。
  “华雄,受死!”
  陈希脸色先是一喜,然后骤然变得怨毒无比。
  这个卑贱的大秦人,差点杀了自己。
  他必须死!
  手中长枪好似翻海蛟龙一般,携带着恐怖气势,直杀向已经奄奄一息的华雄。
  “保护,统帅!”
  正在与铁军厮杀的西凉铁骑,看到华雄即将殒命之后。
  迅速放弃手头敌人,并向华雄周身集结。
  他们动作整齐迅疾,在陈希还未杀至华雄身旁之时,便已经犹如一道铁墙一般,牢牢的挡在了陈希的身前。
  想杀我家统帅,可以!
  但是你得踩着我,西凉儿郎的尸体过去!
  他们并未出声,但用行动诠释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