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十三章月夜修罗

  半个时辰过后。
  三万名杀气凛凛的陌刀军士,率先冲出了南下大营。
  他们皆身着玄色铠甲,手持巨型陌刀。
  庞大的兵家煞气,从他们的军阵之中,直冲天穹霄汉。
  “叔父,此战过后,我就能独领一军了吧?”
  三万陌刀军士的最前方,纵马疾行的李光若,缓声开口。
  他自出世以来,随着李嗣业历经大小数十战,每战皆奋勇当先,乃是陌刀军士眼里公认的少将军。
  闻言,李嗣业含笑开口道:“若儿,此战你若是能斩下敌方大将的头颅,我就让你独领一军!”
  大秦的军队建制一般是,千人为营,设校尉指挥,三千人为一旅,设军中偏将,万人为军,设军中正将。
  也就是到了正将这个级别,才真正有资格被称为将军。
  “叔父,你就瞧好吧!”
  纵马疾行的李光若,语气极为自信。
  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他的武道境界,却已臻至通神五重,乃是南下大军中的第四位高手。
  “本帅,拭目以待!”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朗声大笑。
  …………
  “殿下,前方出现秦国军队!”
  庞大的西楚军阵之前,一名西楚斥候,单膝跪地,沉声向元朝汇报军情。
  “有多少人?”
  “领头的是李嗣业吗?”
  意气风发的青狼王元朝,连连开口发问。
  “回禀殿下,人数大约有三万之众,至于是不是李嗣业领军,卑职就不清楚了!”
  身材魁梧的西楚斥候,如实回禀。
  大秦军队出征之时,秦羽严令各军不得打出将军旗号,一屡采用大秦黑龙旗。
  “殿下,管他是不是李嗣业,我们这么多兵马,压也压死他!”
  还没待元朝发声,脸色狰狞的兀速哥便率先开口了。
  他的性格跟克落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是火爆无比,说话从不过大脑。
  “蠢货,你给我闭嘴!”
  身材干瘪的元朝,阴沉开口。
  “殿下……!”
  兀速哥有心在说几句,但看到元朝那阴沉的目光后,便识趣的闭上了嘴。
  自家殿下的狠辣手段,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吩咐下去,全军务必谨慎行事,不可轻举妄动!”
  元朝沉声下令,面容之上尽是凝重之色。
  他现在虽然已经突破至了宗师,但面对李嗣业,他还是有些忌惮的。
  毕竟,自李嗣业出道以来,历经数十战,皆以寡击众,却每战皆胜,被东灵诸国称之为神将!
  “诺!”
  西楚斥候躬身应诺,然后迅速上马离去。
  ………………
  烈日西坠,月兔初升!
  两支庞大的军队,才在乌爪之地相遇。
  “嘶!”
  凄厉的战马嘶鸣声,不断从对峙的双方阵内传出。
  三万名神色冰冷的陌刀军士,皆手持雪亮陌刀,于李嗣业身后列阵。
  一杆杆大秦黑龙旗,在其军阵之中鼓荡飘扬。
  “踏,踏,踏!”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响起,然后便见身着戎装的李光若,纵马从陌刀军阵之中驶了出来。
  “西楚贼虏,下马投降,尔等才有一线生机,负隅顽抗,你们只能是自取灭亡!”
  李光若声音嘹亮雄壮,手中陌刀直指西楚军阵。
  “小娃儿,你在找死!”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性格火爆的兀速哥,持着一柄狰狞的狼牙棒,纵马从西楚军阵中冲了出来。
  狼牙棒撕裂空气,直冲李光若周身砸去。
  “哼!”
  李光若冷哼一声,纵马舞刀直接迎了过去。
  “嘭!”
  只听一声爆响过后,火花跳跃闪烁,陌刀狼牙棒于虚空中互相角力。
  “小娃娃,有几分力气!”
  兀速哥狰狞开口,同时周身爆出全部真气,死命向那巨型陌刀压去。
  作为青狼王元朝麾下的二号马仔,他的武道修为也很是不俗,仅仅就逊色克落半筹。
  “嘭!”
  金属交鸣,滚滚气浪排空!
  手持巨型陌刀的李光若,此刻脸色有点涨红。
  以他现在的修为,迎战一名通神巅峰的武者,还是有一点勉强的。
  他手中陌刀挥舞翻飞,死命阻止那狰狞可怖的狼牙棒。
  二人你来我往十余合之后,李光若此刻就有些力竭了。
  “受死!”
  见此情形,兀速哥双眼爆出寒光,手中狼牙棒,更是直冲李光若腰腹之间砸去。
  “嘶!”
  只听凄厉鸣叫之声传出后,点点殷红血雾炸开。
  但周遭却没有李光若的身影,刚才的慘嚎和血雾,是他麾下坐骑的。
  “不对!?”
  手持狼牙棒的兀速哥,头顶有些冒汗,他四下扫视周遭,却没有李光若的身影。
  同时一股股致命的危机感,不断的从他的内心中传出。
  “出来啊,卑贱的小娃娃,有本事和爷爷我大战三百回合!”
  兀速哥脸色狰狞,四下喝骂出声。
  “死!”
  就在这是,一道清冷的喝声传出,只见一柄在月光照耀下,闪烁着惨白锋芒的陌刀,直接从他的身后挥砍了过来。
  脸色平静的李光若,双手极为沉稳。
  他刚才一直潜身在兀速哥身后,之所以没被发现,是因为他所修功法的缘故。
  他虽是李嗣业的侄子,但并没有修炼《兵伐决》,他修炼的是《月影修罗杀》。
  一门可以于月夜之下,潜身隐形的功法。
  “嗤!”
  随着一道利器透体声传出后,便见兀速哥直接被巨型陌刀腰斩而过。
  殷红的血液,瞬间从兀速哥周身喷溅而出。
  残缺的可怖肢体,更是无力的坠下马去。
  可怜一代西楚骁将,临死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噗嗤!”
  他手持巨型陌刀,走到兀速哥被腰斩的上半身旁边,然后猛然挥下巨型陌刀。
  又是一阵血光爆出后,兀速哥那因痛苦而扭曲的头颅,被脸庞染血的李光若,提到了手里。
  “还有谁!”
  他一手持巨型陌刀,一手持血腥头颅,厉声向西楚军阵吼去。
  惨白的月光之下,一人一刀,独对十万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