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七十六章第二炉丹药

  长安,上书房。
  “陛下,一共六十三枚黄龙宝丹。”
  仙风道骨的魏伯阳,躬身将手中金盘,呈递给了秦羽。
  为了炼制出这六十三枚黄龙宝丹,魏伯阳数日不眠不休,并且将所有材料,全部消耗殆尽才得以功成。
  “伯阳,朕只取五十枚,剩下的你自己拿去吧!”
  秦羽令左右,取出五十枚黄龙宝丹之后,便将金盘递还了魏伯阳。
  他是一个有功必赏之人,魏伯阳为了炼制黄龙宝丹,每日苦熬心血,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陛下,这太贵重了!”
  “前方的将军们,比老朽更需要此宝丹!”
  魏伯阳闻声,连忙伸手拒绝。
  “伯阳,这是圣旨!”
  秦羽佯装发怒,沉声开口。
  强令魏伯阳收下,金盘中还剩余的十三枚黄龙宝丹。
  根据黄龙宝丹的药效,十三枚刚刚好够通神四重的魏伯阳,踏入武道宗师之境。
  “拜谢,陛下圣恩!”
  眼看推辞不过,魏伯阳只好领命收下黄龙宝丹。
  “这才对嘛!”
  见此情形,秦羽不由喜笑颜开。
  二人再次闲聊了数句之后,魏伯阳便躬身行礼,离开了上书房。
  “张汤,事情可有眉目了?”
  目睹魏伯阳离去之后,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脸色便恢复了冷峻。
  “禀报,陛下!”
  “微臣,基本确定神剑山庄残党,已经尽数逃入南方大炎。”
  只见上书房四周空气一阵波动,脸色肃然的张汤,便现出了身影。
  秦羽是个有仇必报的人,神剑山庄数次与他为敌,他怎么可能视若无睹。
  在幽州之战结束后,他便吩咐张汤,着手调查神剑山庄残党。
  有机会的话,他会直接让张汤动手,送这些残党去地狱陪柳天河。
  “哼!”
  “算这些虫子跑得快!”
  秦羽闻言,冷哼了一声。
  这些人跑到了大炎,就相当于暂时逃出了,秦羽势力范围的极限。
  他不可能让罗网,万里迢迢跑到大炎,去刺杀这么一群臭虫。
  “是微臣失职!”
  一脸肃然之色的张汤,听到秦羽的声音之后。
  连忙躬身请罪。
  “这和你没关系。”
  “对了!”
  “你的武道修为,进境如何?”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微微摆手,然后沉声询问起了,张汤的武道进境。
  “微臣天资愚钝!”
  “现如今,才堪堪踏入通神四重。”
  回答秦羽问题之时,张汤脸上出现了羞愧之色。
  他身为罗网统领,每日经手的事情极多,几乎没有时间修炼。
  可即使如此,他也凭借自身的强大天资,在一年之内连破三境。
  这个速度已经是极快的了,只稍稍逊色于,经常在战场厮杀的秦羽麾下将领。
  “罗网事务繁忙,朕亦有所耳闻。”
  “这样吧!”
  “朕赐你十二枚黄龙宝丹,望你尽快踏入宗师之境!”
  秦羽微微思索之后,便将刚刚收到手的五十枚宝丹,赐给了张汤十二枚。
  张汤负责的罗网,每天都会源源不断的接受过滤,来自大秦各个地方的情报。
  确实是工作繁忙,而且责任还极重。
  “谢,陛下!”
  张汤不是扭捏之人,他大大方方的接过了,秦羽赐给他的十二枚黄龙宝丹。
  他现在是真的需要,因为随着大秦地盘的不断扩大。
  他手下那一千名绣衣使者,已经是越来越捉襟见肘了。
  平常两百多名绣衣使者,充当秦羽的皇家侍卫,负责他的日常出行。
  还有大秦三州,每个州都设立有罗网分部,有分出去三百多号人。
  在刨除看守天牢的,负责日常监视的,他堂堂罗网统领,手头能调动的绣衣使者不过百余人。
  “另外,你要去凉州一趟!”
  “将二十四枚黄龙宝丹,亲自送与伍氏兄弟手中。”
  秦羽看到张汤收下之后,便又让他担任起了快递员的职业。
  因为黄龙宝丹太贵重了,让普通绣衣使者送,他有点不放心。
  “诺!”
  张汤脸色一肃,沉声应是。
  …………
  大离,狼口关。
  这是一座真正的雄关,地势犬牙交错,好似一只野狼的狰狞巨口。
  所以得名狼口关。
  这里驻扎着,十万大离最为精锐的狮骑。
  一头金发的田横,漠然矗立在狼口最高之处。
  这个地方他守了六十年,整整一个甲子。
  他从青年时期,便听从自己父亲的嘱咐,为大离镇守狼口。
  可如今,他守不下去,而且还要把这座雄关,拱手送给自己大半辈子的敌人。
  域外乌骨蛮人!
  “大帅,十万狮骑已经准备完毕!”
  “只等您一声令下,便可开入大秦。”
  “为枭帅报仇!”
  一名身着青色铠甲的将领,大声在他身后禀报。
  这是他麾下头号骁将,人称青焰狮子的田梦青。
  狮骑体系里有,一王一帅四狮共掌的说法。
  一王指的是怒火狮王田横,一帅是狮骑少帅田枭。
  四狮则是田横麾下四名猛将,这些人都有宗师一重的修为。
  乃是他抗击域外蛮人的重要助手。
  四狮分别是青焰狮子田梦青,此人擅长神通青焰,曾经仗此神通,活活烧死一名蛮人宗师。
  铁甲狮子田大眼,此人一身横练功夫极为出色,不动用真气亦能举起万斤巨鼎。
  金刚狮子田元可,此人天生智力有缺,但是一身气力,却极为霸道,论硬实力是四狮之首。
  最后一名狮子有点特殊,名为鸩毒雌狮子,乃是四狮中唯一的一名女性。
  来历神秘,只知其擅长毒术。
  “梦青,最近我老是听到,枭儿在我耳旁呓语。”
  “你说我是不是疯了呀!”
  田横语气伤感,苍老的脸上挂起阵阵悲凉。
  这次的丧子之痛,让这个东灵雄狮彻底垮了。
  “大帅,枭帅死的冤枉!”
  “定是不甘心,才连连警示于您啊!”
  田梦青大声开口,脸庞之上也尽是伤感之色。
  他们四狮是看着田枭长大的,说是田枭长辈也并不为过。
  现在田枭就这么死了?
  别说田横会不放过苏烈,就是这四狮都不可能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