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六十九章以一换一

  柳天河暼了一眼元辰,然后散去了周身气势。
  “呼,呼!”
  而大难余生的元辰,则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要是在晚一点,他就要窒息而死了。
  “柳宗师,殿下!”
  就在这时,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
  只见魇甲重骑统领杨木,自前方军阵纵马而来。
  “怎么了?”
  元辰有些勉强的开口询问。
  至于柳天河则只是微微点头,然后闭目不在言语。
  “前方发现,秦军军阵!”
  杨木将前方的军情,呈报给元辰。
  “以魇甲重骑为箭头,凿穿秦军军阵!”
  元辰语气凝重,沉声吩咐杨木。
  “诺!”
  杨木躬身领命,然后便纵马往前军而去。
  …………
  “呜,呜,呜!”
  雄壮的号角声,响彻在边境荒原之上。
  三万名全副武装的魇甲重骑,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陌刀军阵撞了过去。
  这些魇甲重骑,大都有先天的修为,乃是西楚王朝真正的底蕴。
  他们以往一般都坐镇西楚南疆,防备野心勃勃的大炎入侵。
  “举刀!”
  陌刀军阵前。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沉声开口。
  那滚滚而至的钢铁洪流,在他眼里仿若无物。
  “刷!”
  随着他的命令,三万把明晃晃的陌刀,被陌刀军士蓄力举起。
  闪耀的雪亮刀锋,就是烈阳都要为之避让。
  站在最前方的陌刀军士,皆脸露勇烈之色。
  第一排的陌刀军士,生还的几率很小很小,基本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因为他们要承受,来自重骑兵那可怕的冲击之力。
  虽说如此,这些热血男儿,皆脸无惧色,慷慨赴死。
  而作为他们的统帅,李嗣业也是站在队列最前方。
  片刻之后。
  “嘭!”
  魇甲重骑撞入陌刀军阵,瞬时叫数百名陌刀军士,被直接撞飞。
  “杀!”
  第二排的陌刀军士,猛然挥下手中陌刀。
  雪亮的刀锋闪过,凄厉的马嘶声便响了起来。
  一刀之下,魇甲重骑连人带马,俱化碎肉。
  而他们的冲击之力,也在此刻被牢牢的限制住了。
  战争也从此刻正式进入,陌刀军的节奏。
  “涮!”
  魇甲重骑大片大片的倒在,雪亮的陌刀之下。
  这些精锐的骑士们,惊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重铠,在那锋利的陌刀之下毫无作用。
  “涮!”
  一排排陌刀,好似白色巨浪一般,吞噬着魇甲重骑的生命。
  陌刀军士们,排着整齐的队列,一步步将魇甲重骑,逼向了死亡的深渊。
  …………
  “柳宗师,还望您出手!”
  西楚大军之中,身为西楚亲王的元辰,公然跪在柳天河面前,请求其出手解救魇甲重骑。
  这些魇甲重骑,都是西楚王族的底蕴,每死一个他都要心疼的滴血。
  “知道了!”
  柳天河微微睁眼,然后看都没看元辰一眼,便身形潇洒的向,战场中心走去。
  目送柳天河离开之后,元辰厉声开口:“全军出击,一定要将魇甲重骑,解救出来!”
  “诺!”
  西楚数十名将领,互相对视之后,皆各领麾下骑兵,向陌刀军阵冲去。
  …………
  “儿郎们,该我们上了!”
  一脸嗜血之色的华雄,冷冷的盯着西楚人的普通骑兵。
  对付那些重骑兵他没办法,但对付这些轻骑兵,他手下的西凉铁骑就是爹。
  “诺!”
  九千多名西凉铁骑,纷纷抽出腰间锋利弯刀。
  然后便在华雄的带领下,迎向了那些西楚普通骑兵。
  “噗嗤,噗嗤!”
  两方直接撞在一起,惨烈的厮杀直接拉开序幕。
  一方死命阻拦,一方死命突击。
  其惨烈程度,可以想象。
  “给我滚回去!”
  华雄怒声嘶吼,手中血色长刀,大开大合。
  无时无刻不在屠戮着,这些西楚的普通骑兵。
  而他手下的西凉铁骑,亦是悍勇如猛虎。
  以九千之众,愣是抗住了,西楚九万多普通骑兵的进攻。
  他们用生命死死的将其,拦截在陌刀军阵之外。
  “滚开!”
  此刻向来儒雅的元辰也急了,他手持一柄长矛,直刺华雄腹心而去。
  他很清楚要是在突破不了,这些恶心骑兵的防守,那三万魇甲重骑可就凶多吉少了。
  “砰!”
  血色长刀猛地横扫而去,将来势汹汹的长矛,给逼了回去。
  “滚回去,否则死!”
  华雄手中血色长刀,直指元辰。
  一股山中猛虎的气势,从他的周身散发而出。
  “秦将,我看你是找死!”
  元辰喝骂一声,手中长矛爆起阵阵寒光,一身通神巅峰的修为,更是在此刻展露无疑。
  长矛化作一条漆黑毒蟒,直冲华雄扑杀而去。
  “铛!”
  血色长刀好若猛虎扑食,直接将化作毒蟒的长矛,牢牢的遏制在半空之中。
  华雄蜡黄的脸上,已然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看的出来以他的实力,对付元辰这种高手,还是有些勉强的。
  “我在说一遍!”
  “滚开,或者死!”
  收回长矛之后,元辰冷冷的盯着华雄。
  他此刻真的没心情,陪华雄在这里厮杀。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心急如焚。
  “老子,也在说一遍!”
  “有我华雄在,你就别想过去!”
  华雄声音沙哑,血色长刀拖于地面。
  他连宗师都敢喝骂,更别提一个连宗师都不是的元辰了。
  “好,好!”
  “蟒龙翻天!”
  元辰眼中爆出杀意,手中长矛在次化为毒蟒。
  以一往无前之势,向华雄冲击而去。
  毒蟒伸舌吐信,煞是吓人。
  华雄脸上露出狞笑,以肉身迎向了那化作毒蟒的长矛。
  “噗嗤!”
  血花闪现,长矛从他腹部贯穿而过。
  元辰的眼神顿时惊愕无比,他搞不懂华雄为什么,不闪也不躲。
  “你死定了!”
  华雄脸色苍白,用口型说出了这句话。
  他单手抓住那,贯穿他腹部的长矛,然后在元辰惊愕的目光中。
  另一只手上的血色长刀,犹如一道惊鸿,直接劈向了元辰。
  “扑通!”
  元辰落马,一道殷红的痕迹,自他脖颈上绽出。
  “我赢了!”
  此刻的华雄脸色苍白如纸,用口型说出了几个字后。
  一头栽下马去!
  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