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六十八章宗师之怒

  “退兵!”
  田枭目眦欲裂,厉声大吼。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侄儿,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种煎熬和打击,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他也很想不顾一切,全军押上替自己侄儿报仇,可他终究是不能这么做。
  他不但是田皓的叔父,更是这庞大队伍的统帅。
  攻城不利,在加上临阵折将,继续强攻只会自取其辱。
  “铛,铛,铛!”
  一道道响亮的金属敲击声,响彻在大离军士的耳旁。
  他们闻听此声后,皆有序后撤至各自将军身后。
  “大帅,节哀顺变!”
  几名大离军中副将,皆面色沉重的开口劝慰田枭。
  田枭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可怕。
  良久过后,他才用生冷的口气说道:“从明日开始,日日轮番攻城,我就不信他们是铁打的!”
  田枭准备采用疲劳战术,活生生拖垮城内秦军。
  “诺!”
  几名军中副将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皆出声应诺。
  …………
  大秦,幽州边境。
  一座可以容纳四万人的大营,在这里赫然矗立。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面目凝重。
  数日前他领军开赴边境之时,碰巧和撤军的华雄碰上了。
  二人进行一番交谈之后,李嗣业决定不回定襄了,就在此处扎营。
  因为这个嗅觉惊人的战场猎手,从华雄的话语里,嗅到了一丝决战的气息。
  “嗣业,我建议向前推进!”
  “最好打出国境线,将战火烧到西楚!”
  华雄那沙哑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孤军深入,兵家大忌!”
  李嗣业微微摇头,拒绝了华雄的提议。
  虽然他的兵种限额解禁,可是满打满算加起来也就三万人。(昨日,两万陌刀军士才从长安赶至幽州边境)
  撑死了把华雄的军队算上,也就不足四万人。
  凭借这点兵力,打到西楚境内,他还是觉得太过冒险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被动挨打?”
  华雄的声音有些急躁,一向崇尚进攻的他觉得,老是被动防御,太过窝囊。
  “我等兵力太少,着实不能冒进!”
  李嗣业沉声向华雄解释,他也想纵兵直接打到西楚境内,可是这实力不允许啊。
  而且最近有消息称,西楚人和神剑山庄结盟了,这更让李嗣业感觉束手束脚。
  “报!”
  还没等华雄开口,便见一名风尘仆仆的西凉铁骑,从战马之上跳了下来。
  “怎么了?”
  李嗣业沉声开口,脸色肃然。
  虽然他和华雄理论上同级,但幽州是他的地盘,所有在幽州境内的军事力量,都要服从他的调动。
  包括华雄的西凉铁骑!
  “前方六十里处,发现西楚大股骑兵,目测不会少于十万之众!”
  西凉铁骑依次向,二人行礼之后,便将他侦测到的消息,如实告知了二人。
  “来了!?”
  李嗣业和华雄二人异口同声。
  虽然二人的声音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极为不同。
  李嗣业面色凝重,思考破敌之策。
  而华雄则是脸色亢奋,就像喝了十全大补汤一样。
  还好这是李嗣业的幽州,如若换成是凉州,这个山炮怕是直接会,纵兵打过去。
  良久之后,李嗣业才凝重开口:“我等就于此地,结阵阻挡西楚入侵。”
  “务必不能使其,突入幽州腹地!”
  “诺!”
  华雄微微拱手,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他要去通知他的麾下儿郎,做好战斗准备。
  目送华雄离开之后,李嗣业亦是径直朝陌刀军大营走去。
  半个时辰之后!
  三万陌刀军皆全身覆甲,手持精悍的陌刀,巍然矗立于大营前方十里之处。
  他们此刻已然化成了一堵,由钢铁浇筑的城墙,任何企图穿过它的人,必将在此撞的头破血流。
  “嘶!”
  九千余西凉铁骑在陌刀军身旁列阵,他们由脸色亢奋的华雄指挥。
  数十杆黑龙旗帜,在此处迎风鼓荡。
  “叔父,我什么时候,才能独掌一军啊?”
  陌刀军阵的最前方,一脸羡慕之色李光若,看着单独掌军的华雄。
  “你小子,别好高骛远!”
  “现在让你指挥三千人,你都玩不转,还像向华将军那样,独掌一军?”
  李嗣业笑骂开口,对于这个侄子,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秉性谋略皆是上等,而且武道天赋也是不俗,今年不过二十四的李光若,已然踏入通神三重。
  …………
  “柳宗师,近来可安好?”
  西楚大军中心处。
  一脸谦虚之色的元辰,躬身向东灵剑王柳天河问安。
  他虽是西楚亲王,但这个身份在宗师面前毫无用处。
  “劳烦,殿下挂念了!”
  “老朽这把身子骨,最近还算硬朗!”
  柳天河面色红润,声音也是中气十足。
  他虽自称老朽,但是观其面貌,也就大概是五十左右的程度。
  这是因为突破宗师之后,人体会大幅度进化。
  寿命更是夸张的延长了一倍,也就是说宗师之境的人,如无意外可以活个二百岁左右。
  “如此,小王也可安心了!”
  元辰面色谦卑,浑似一个熟读经史的儒生,而不像一个野蛮的草原藩王。
  “老朽,会亲手诛杀李嗣业!”
  “同时,我门下弟子,亦会协助你讨伐大秦!”
  柳天河嗤笑一声,直接开口。
  显然他对元辰那肉麻的恭维,很不感冒。
  他之所以出山协助西楚,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小女儿报仇。
  想到此处!
  他的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嘴里更是咬的咯咯响。
  老夫疼了一辈子的女儿,先是被秦法(上任秦皇)冷落,后直接被秦羽这个小畜生,直接迫害致死。
  一股庞大的杀意,骤然在柳天河身上凝聚。
  “嗡嗡!”
  他腰间的天河剑,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主人出离的愤怒,而在剑鞘内铮鸣不断。
  位于柳天河身边的元辰,此刻脸色苍白如纸,冷汗更是不断的从额头滴落。
  虽然柳天河并不是针对他,可他还是感觉呼吸困难,好似一头猛兽,在冷冷的注视着他。
  “柳……柳宗师!”
  元辰此刻声音已然沙哑,竭力嘶喊出声。
  他怕在这么下去,怕是会被柳天河的气势,给直接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