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八章长宁战起

  大离边境,永春关。
  一席深黑色铠甲的,永春关统领陈言,正面色轻蔑的望向南方。
  那是大秦长宁府的方向,大离位于大秦正北方,是一个幅员辽阔的王朝,论实力三个以前的大秦绑一块,都干不过这个雄踞北方的巨无霸。
  “用不了多久,南方丰饶的土地,就会落到我们大离人的手中!”
  “懦弱的大秦人,不配拥有这么肥沃的土地!”
  陈言年龄不大,约莫能有二十七八岁左右,之所以能当上一关统领,主要是他的背景极其深厚。
  东灵域四大宗师中,有两人出自大离,一是公认的宗师之首,怒火狮王田横,这是大离皇室一脉的底蕴,另一个便是他的叔父,大离军方第一人,人称烈火神将的陈瑞。
  他之所以来永春关,就是因为想要镀层金,现在大离上层,有意对大秦动手,他跑到边关也主要是,为了捞点功劳。
  “统领,长宁府方向!”
  “最近好像有异动!”
  一名军中副将,声音谨慎的开口提醒陈言。
  “你多心了!”
  “给那些大秦人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向我等伸爪子的!”
  陈言脸色轻蔑,语气更是不屑一顾。
  前几日他纵兵穿过边境线,大秦人不也连个屁也没敢放吗?
  “统领,还是小心为上啊!”
  那名军中副将脸色有些担忧,他是最讨厌这种,眼高手低的世家子弟了。
  “行了,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
  “你就守在这城墙之上!”
  “本统领还有要事,就不与你闲谈了!”
  陈言一脸不耐烦的说完之后,便在数十亲卫的簇拥下,离开了永春关的城墙之上。
  与其陪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丘八,还不如回家和自己的美妾风花雪月那。
  “统领……!”
  那名军中副将,有心还要说什么,可是陈言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城墙之上。
  “你们最近都要留点心,本将军有股不详的预感!”
  那名军中副将无奈,只能将目光转到了,值守在城墙上的普通士兵。
  “诺!”
  几十名大离普通士兵,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皆沉声应诺。
  “希望,我的预感是错的!”
  将自己能做的,全部做完之后,那名军中副将无奈开口叹息。
  …………
  时至子时,腥白的月光!
  照耀在永春关斑驳的城墙之上,几十名负责看守的大离士兵,皆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
  今日白天那名副将,对他们的叮嘱,早就抛到了耳朵后边。
  开玩笑一把手都没吭声,你个二把手说的话有个屁用。
  “涮涮!”
  就在此时,数十道黑影,身材矫健的爬上城墙!
  然后在大离士兵,惊恐的目光中,拔出腰间西凉弯刀。
  “噗呲,噗呲!”
  数道利器入体之声过后,便见在城墙上值守的数十名大离士兵,已然倒在血泊之中。
  然后这些黑影迅速溜下城墙,麻利的打开了永春关,那有些破旧的大门之后,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
  “将军,城门皆已洞开!”
  离永春关不远的密林之中,一身戎装的华雄,单手持刀立于高处。
  他的身旁正是一名,身穿黑衣的西凉骑士。
  “好!”
  华雄脸上闪过喜色,他转身面向一万名,藏身与密林之中的西凉铁骑。
  “全军出击!”
  “入城之后,自由杀戮!”
  “记得不要活口!”
  他的声音兴奋至极,好似捕获到猎物的野兽一般。
  他口中的自由杀戮,其实可以换一个说法,就是屠城!
  “诺!”
  闻言,一万名西凉铁骑,眼里皆冒出了凶光,好似夜里聚集在一起的狼群一般可怖。
  华雄微微颔首,蜡黄色的脸庞上,透出血腥而又残忍的笑意。
  他率先翻身上马,骏马扬起马蹄的那一刻,恰好被月光照到。
  在月光的沐浴之下,华雄整个人都好像,化身成了地狱的使者,苍白可怖,手中的长刀更是熠熠生辉。
  “踏,踏,踏!”
  一万名如同野狼一样的西凉铁骑,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些人的脸上皆是一脸杀意,手中的西凉弯刀更是高高扬起。
  “杀!”
  半柱香之后!
  他们已然来到了永春关大门前,他们行军时的巨大动静,也惊动了不少大离军士。
  只是大门早已被破坏,大离军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野狼一般的钢铁洪流,冲入永春关。
  “涮!”
  一抹抹耀眼刀光划过,沿途所有大离军士,皆被一刀抹喉而死。
  刀的切口完美的好像艺术品一般,恰到好处。
  由于是深夜,所以大离军士根本就,形成不了有效的抵抗。
  “分散行动!”
  “一个时辰之内!”
  “与此处集合!”
  华雄暴喝出声,永春关太小一万名西凉铁骑,根本施展不开。
  而且极大的阻碍了杀戮效率。
  “诺!”
  西凉铁骑闻声之后,便迅速分成三部分,由各自统领杀向关内。
  华雄说完之后,便也纵马领着一部分,继续向前方杀奔而去。
  沿途数百名大离军士,连抵抗都没有抵抗,便被如同钢铁洪流一般的骑兵,给踩成了肉泥。
  此时的永春关,四处都是摄人的马蹄声,和冲天而起的火光。
  一名名大离军士与睡梦中,便被马蹄踩成了肉泥。
  机灵的混在尸体里装死,也被经验老道的西凉铁骑,一眼识破然后被其补刀而死。
  “涮!”
  华雄长刀挥舞,蜡黄的脸庞之上尽是嗜血之色。
  此时的他杀心大起,只是短短片刻,便有数十名大离军士,被其一刀斩首。
  身后的西凉铁骑,也是四散而开,各自寻找大离军士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