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七十章东灵剑王身死

  “若儿,你不是一直想独掌一军吗?”
  “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
  陌刀军阵之中,全身沾满猩红血液的李嗣业沉声开口。
  “叔父?!”
  在一旁持刀厮杀的李光若。
  闻言,不由惊喜出声。
  “领一万陌刀军士,协助华将军,吃掉那股西楚骑兵!”
  李嗣业开口说话的同时,也紧紧的盯着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
  他从那道身影之中,感受到了一抹极致的锋锐之意。
  “诺!”
  李光若激动应声,然后便奉李嗣业之命,领一万陌刀军士,驰援西凉铁骑而去。
  “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目送李光若离去之后,李嗣业的目光便阴冷了起来。
  手中陌刀亦是寒光爆闪,一道道恐怖的煞气,在他周围盘旋凝聚。
  “涮!”
  一道凄厉的剑鸣声后,森白剑光咆哮如龙,直冲李嗣业而去。
  “铛!”
  火花爆闪,金属激鸣不断!
  李嗣业倒退两步,手中陌刀的刀身此时,早已遍布裂纹。
  “李嗣业,还我女儿命来!”
  白衣仗剑的柳天河,自虚空之中踏步而至。
  周身恐怖的剑意,冲霄而起!
  东灵四大宗师,敢以王为自己称号的,只有田横和柳天河。
  “各为其主,少说废话!”
  听到这句话之后,李嗣业也就基本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小辈,去死!”
  柳天河目中闪过杀意,手中天河剑爆出阵阵银光。
  仿若寒星闪烁,远远望去令人迷醉。
  唯美剑光,铮鸣一声过后,便化作九天银河,向李嗣业倾泻而去。
  这一剑叫“银河倒挂”,正是柳天河赖以成名的绝技。
  “兵伐天下!”
  看到那恐怖剑光,向自己席卷而至后。
  李嗣业便直接丢掉手中陌刀,厉声唤出自己的本命神通。
  他在汾阳也曾见有人,使出这一记银河倒挂。
  可威力相比于柳天河的,那就相差太远了。
  “嘶!”
  数道雄壮的马嘶声后,十余辆满载青铜甲士的战车,自李嗣业身后奔涌而出。
  “驾!”
  面色冷漠的青铜甲士,抖动手中马缰,然后便直直的迎向了,那唯美而又恐怖的银河。
  “嘭,嘭!”
  双方激烈于虚空中激烈碰撞。
  青铜战车厚重如山,唯美剑光侵略如火。
  庞大的气浪,弥漫至整个厮杀的战场。
  “砰,砰!”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铜战车便开始一辆辆湮灭于剑光之中。
  而恐怖剑光也被青铜战车,层层消磨气劲。
  “杀!”
  看到神通破灭之后,李嗣业随意拾取一柄陌刀,然后便冲柳天河扑去。
  通过刚才的神通比拼,他就知道自己在神通一道上,绝胜不过柳天河。
  毕竟他才踏入宗师,而柳天河却在宗师之境浸淫已久。
  他获胜的唯一希望,就是杀至柳天河周身,与之进行肉身搏杀。
  “破灭剑光!”
  柳天河面目清冷,挥动手中天河剑。
  带起阵阵银芒,直冲李嗣业而去。
  剑光足有两丈,好似银月悬天。
  冰冷孤寂!
  “陌刀将士,助我!”
  李嗣业目光锐利,暴喝出声。
  随着他的暴喝之声,陌刀军阵之中涌出无尽煞气。
  随着煞气不断升腾壮大,李嗣业的实力也飞涨了起来。
  宗师一重、二重、……直至达到宗师五重之后,才堪堪止步。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李嗣业此时双眼殷红,恐怖的兵家煞气,在他背后凝聚破灭。
  “嗡!”
  手中陌刀嗡鸣出声,直迎向虚空中的破灭剑光。
  “砰砰砰!”
  剑光轰然破碎,黑如浓墨的兵家煞气,占据整个虚空。
  “这是兵家之术!”
  柳天河的语气有些惶恐,他不明白已经绝迹多年的兵家秘术,为什么会在李嗣业手中重见天日。
  一柄漆黑陌刀于煞气之中,直击柳天河心腹而去。
  “砰!”
  天河剑悲鸣出声,柳天河亦是踉跄后退。
  于煞气中显现身影的李嗣业,在次挥刀砍击而下。
  “噗!”
  血光迸发。
  柳天河的心脏之处,一柄陌刀赫然贯穿。
  “李嗣业,我在地狱等你!”
  此时的柳天河披头散发,声音沙哑如夜枭,活脱脱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噗嗤!”
  李嗣业面无表情,手中气力勃发,直接震碎柳天河的心脉。
  然后将其一脚踢飞!
  “与陛下为敌者,皆可杀!”
  看着柳天河残缺的尸体,李嗣业冰冷开口。
  “陌刀将士,格杀所有敌人!”
  柳天河虽然身死,但是陌刀军阵内的厮杀还没结束。
  西楚魇甲重骑到底是精锐,他们在其统领杨木的指挥下,勉强支撑。
  …………
  “今日,该我等为陛下尽忠了!”
  魇甲重骑杨木仰天怒喝,然后领着千余名还幸存魇甲重骑,向陌刀军士们发起了决死冲锋。
  柳天河身死,前方败势明显!
  这一切都表明,他们已经毫无希望。
  既如此,与其被陌刀军士活活碾压而死,还不如发起最后的冲锋。
  让那些大秦人知道,我西楚儿郎的勇武!
  “砰砰砰!”
  杨木手持重斧一马当先,杀入陌刀阵中,身后千余重骑紧紧跟随。
  百余名陌刀军士,被他们奋力砍杀。
  “死来!”
  杨木脸色狰狞,再次奋力劈开一名陌刀军士,此刻他的铠甲之上,尽是温热的鲜血。
  有他自己的,也有陌刀军士的。
  “涮!”
  他刚向收回巨斧,两名陌刀军士便一左一右,砍下了他骑乘骏马的马腿。
  “嘶!”
  骏马惨烈嚎叫,随即倒地!
  而在他之上的杨木,也一个不察,被骏马带到了地上。
  紧接着无数把陌刀,在他眼里闪现。
  “陛下,末将尽力了!”
  随即无数把陌刀便淹没了他。
  一抹猩红绽出,这位勇烈的西楚统领,就这样陨落在了,残酷的战场之上。
  随着他的身死,这场惨烈的厮杀,也终于画上了句号。
  三万vs三万!
  陌刀军士竟然阵亡了六千人,由此可以想象这些,魇甲重骑的抵抗有多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