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三章各方态度

  “撤军!”
  随着这道军令,沉默的鹰骑兵就犹如,地平线上鼓起的一道狂风一般,离开了此时血腥之气冲天的灵寿。
  此时的灵寿城内,只有两座血腥可怖的京观,和无数横七竖八的无头尸体。
  往日里飘扬在灵寿城头的,西楚猛虎旗帜,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大秦仰天咆哮的黑色龙旗。
  三日之后,这一战的消息不胫而走!
  而作为指挥这场战争的主将史万岁,也迅速被各方势力重视了起来。
  毕竟他的战绩太耀眼太彪悍,以四千之众,将据坚城而守的西楚骠骑营屠杀殆尽,甚至连骠骑营主将王成,也当场被斩杀。
  …………
  大秦汾阳王府之内。
  脸色有些难看的秦析,正坐于主位之上,他的身旁便是,一份关于灵寿之战的情报。
  他下首位置的齐成,脸色阴沉不定。
  过了许久,这位历大秦二帝的老人,才用一幅后生可畏的语气开口。
  “雷统死的不冤!”
  箫关官道之战,齐成没有让秦析声张,毕竟打了败仗这事,无论怎么说他也不光彩。
  “齐老,这秦羽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竟然能得到,史万岁这样的猛将效忠!”
  秦析狠狠的拍了一下椅子上的扶手后,便怒声开口。
  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个昏聩无能的秦羽,是怎么取得史万岁,这样的猛人效忠的。
  “殿下起兵之事,您还是在考虑一下吧!”
  齐成叹了一口气,然后脸色灰败的开口说道。
  他齐成一生自诩足智多谋,历经二朝二主,宰相之位始终不动如山,却没想到临老,竟然押错了宝战错了队。
  “不能在拖了!”
  “大不了我去,求我外公出手!”
  秦析面色不无阴狠的开口说道。
  他的外公正是,东灵域成名已久的宗师高手柳天河,绰号东灵剑王。
  “唉,也只能如此了……。”
  齐成挥挥手说完这一句后,便身影有些苍老的离开了,汾阳王府。
  ……………
  距离灵寿城不足三百里的地方,矗立着一座饱经风霜的城池。
  名叫元顺城,乃是河西没有陷落之前,大秦西北部的中心城市,也是河西的首府。
  只是现在已经是,入侵大秦的西楚军主力驻扎的城市了。
  西楚军此次入侵大秦,总共征调了六个万骑,一个王庭直属骠骑营。
  这些零零散散加起来,能有八万余人,西楚王庭对外号称十万。
  这支庞大军队的统帅,乃是西楚的宿将名叫兀乐脱。
  此人作战极其谨慎老道,三十年前上任秦皇御驾亲征,被他于西楚边界重创,然后纵兵开入河西,一番烧杀抢掠之后,扬长而去。
  上任秦皇也是自那一战之后,雄心不在,转而变得流连于温柔乡之内,自此大秦国势日颓,江河日下。
  “大帅,这王成真是废物!”
  “竟然被懦弱的大秦人,杀于营地之中!”
  “真是丢尽了我,西楚勇士的脸面!”
  原大秦河西总督府之内,一个脸上纹着怪异图案的西楚将军,正面色不屑的开口,嘲讽已经死去的王成。
  这位西楚将军名叫刻佗,乃是一名万骑的统帅,平日里他最看不惯的就是王成。
  在他看来王成,不过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
  “行了,刻佗!”
  “王成怎么样,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兀乐脱缓缓开口的同时,也警告似的看了一眼刻佗。
  作为一名老道的统帅,他自然很清楚,自己手下那支军队最为精锐。
  单论硬实力王成的骠骑营,乃是此次他手握军队中,绝对的王牌。
  远不是刻佗那支杂牌万骑,可以相提并论的。
  万骑顾名思义就是,万名骑兵的缩写,乃是西楚军中最大规模的军事单位。
  “统帅……。”
  刻佗听到兀乐脱的话后,讪讪地笑了一声。
  兀乐脱在西楚军中的地位,那是如战神一般的存在。
  三十年前那一战,打的上任秦皇丢盔弃甲,在不敢生一丝北顾之心。
  “让羽先的万骑,向箫关方向运动,同时让陈蔡两国的军队,也向箫关方向包围!”
  “你还有也真的万骑,明日跟本帅一道兵发箫关,我要围杀这个,叫史万岁的秦人将领!”
  兀乐脱已经年过花甲,但是他的面容和语气依旧雄壮,丝毫看不出苍老的迹象。
  “大帅,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三个万骑我等都可以,平推河东了,有必要如此吗?”
  刻佗脸色之上尽是疑惑,三个万骑的规模,用来打一个小小的箫关,怎么看也有点大炮打蚊子的赶脚。
  箫关位置虽然重要,但并没有重要到让西楚人,为之疯狂的地步。
  河西看起来双打打的如火如荼,其实不然,西楚打河西之地,自始自终只出动了王成的骠骑营而已。
  真正的西楚主力压根就没动,一直在河西境内趴窝,兀乐脱很清楚神剑山庄,能请他们过来,就能赶他们出去。
  所以至始至终大量的西楚主力,都在防备汾阳方向和神剑山庄。
  而在河西搞风搞雨的只有,相当于西楚狗腿子的陈蔡两国军队,和西楚骠骑营。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兀乐脱瞟了一眼刻佗之后,声音沉静的开口说道。
  其实兀乐脱只说了其中最浅显的一层,因为他明白像刻佗这样的蠢货,战场搏杀才是他的工作。
  庙堂推演之事,完全没有跟他说的必要,此次西楚骠骑营全军覆没,不仅仅是损失一支骠骑营那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西楚人野战无敌的神话遭到了挑战,所以兀乐脱要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消灭史万岁。
  从而昭告天下,野战依旧是我西楚人的天下,你大秦人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