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六章汾阳王反

  “王爷!”
  永州校场,一身戎装的大秦宿将王秀,正以军礼向秦析致敬。
  永州是汾阳的首府,也是汾阳军的核心,这里盘踞着至少十五万汾阳职业军人。
  这也是秦析为什么,敢掀桌子造反的原因。
  王秀则是汾阳出身的大秦将领,因为和关内将领不和,所以一气之下辞官回家。
  近几年才被秦析请出来,担任汾阳军的大都督,他治军从严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所以他是很受汾阳普通士卒爱戴的。
  “王卿,此战孤就拜托你了!”
  秦析身着蟒袍,英武的脸上挂着希冀之色。
  这一次他可是把家底掏的干干净净,十五万汾阳精锐,全交给了王秀。
  “王爷,尽请放心!”
  “此战定为王爷您,取的那九五之位,以报您对末将的知遇之恩!”
  王秀声音铿锵有力。
  他身后十五万汾阳精锐,皆全身穿戴整齐,冰冷的刃锋随着太阳的照射,爆出阵阵寒芒。
  他们知道这一战是造反,但是又有什么关系那,秦国历次战争,那一次少的了他们汾阳人。
  他们现在只是去追寻父辈的脚步,征战野蛮厮杀这些东西,已经流淌在了汾阳人的血液里。
  “孤,等王卿凯旋归来!”
  “等众将士凯旋归来!”
  秦析身高七尺,脸色白如玉石,如若不是两道剑眉斜插入鬓,很难想象他是一位,权势熏天的实权王爷。
  “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声,随着秦析的话语,轰隆隆的响了起来。
  王秀翻身上马,在次行了一礼之后,领军出征。
  十五万汾阳悍卒,北上关内,试问大秦谁人可挡!
  谁人敢挡!
  看着犹如一道黑色洪流一般,滚滚离去的汾阳精锐,秦析不禁心怀壮烈,意气勃发。
  …………
  两日之后,天下震动!
  汾阳王秦析反!
  河东双王亦反!
  三王互相呼应,一时整个秦国竟落入了风雨飘摇之际。
  此刻,大秦上书房之内!
  秦羽面色冷峻,他早料到老五会反,只是没想到河东的老二老三,也忍不住跳了出来。
  “陛下,请让末将领兵平叛!”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沉声请命!
  昨日他出世之后,直接被秦羽任命为,大秦平南都督。
  专属兵种陌刀军,亦全员随着他来到了龙城。
  “嗣业,朕命你领一万陌刀军,南下讨平汾阳反贼!”
  秦羽面色肃然,话语里也是充满杀气。
  他也早就想对这个,桀骜不驯又野心勃勃的老五动手了,只是为了避免手足相残的恶名加到他的身上,所以他才一在忍让。
  “诺!”
  李嗣业行礼应命,然后大步向门外走去。
  “陛下,河东虽然没有汾阳强悍,但是亦不可小觑啊!”
  这时一身白衣的李儒,才面有忧色的开口询问。
  河东虽然不比汾阳,但是那里土地肥沃,堪称大秦最为富庶之地。
  河东二王费点劲,还是能拉出来十余万兵马的。
  “让北军出征,镇守关内府!”
  “只要拖住他们,等到嗣业将军腾出手,这两个小丑,翻手可灭!”
  秦羽面色平静,对于河东的那两货,他是真的没放在眼里。
  并且这俩兄弟,还是出了名的凶残恶毒,坐拥河东这等肥沃之地,还搞得百姓怨声载道。
  “陛下,我们是不是可以将华雄将军,调回龙城以防不测!”
  “以微臣来看,北军过于孱弱,如若抵挡不住河东反贼,那后果就不可想象了!”
  李儒面色之上闪过忧虑,北军虽然人多,但战斗力比起系统兵种,可要差太远了。
  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万一真要是没挡住二王的叛军,让他们冲入关内府,那大秦可就真的危险了。
  二王虽然是小丑,但手下军队确实是正规军,可不是几个月前那些叛军可以比拟的。
  “华雄决不能调回龙城!”
  “一旦我们露出半点怯色,那么大离人,就会像恶狼一样,扑上来将我等啃食殆尽!”
  秦羽面色果断无比,李儒说的这一条提议,他是决定不可能答应的。
  他很清楚大离人现在,就是隔岸观火,那着小板凳和瓜子,看秦国诸子互相掐架。
  一但说看到那个势弱,他们就会抡起板凳,往死里暴揍那个弱势的。
  国与国之间,可从来没有什么人道公理,只有摆在眼前赤裸裸的利益。
  “那请让儒,到北军中任职!”
  李儒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以秦羽那种刚强的性格,时不可能对外人示弱半分的。
  他请命去北军,一是亲自督战好尽自己所能,二是表示他李儒,刚才所说的那番话绝不是因为胆怯。
  “文优,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忧!”
  “北军虽然没落,但是拖河东那些杂鱼几天,朕还是相信他们能够办到的!”
  秦羽脸色稍缓,轻声开口。
  长年的和平让军人,反应迟缓刀剑生锈,北军如此河东的那些军人亦是如此。
  整个大秦除了汾阳,武备大都破落不堪,河东能看的也就,上任秦皇留下的三万河东精骑。
  并且河东精骑虽说名义上归二王管辖,但是内部却自成体系,二王能不能命令他们都还是个问题。
  在说了关内府,还有秦苍这个老将军,以及扩建的威武军。
  这些加起来也有三四万人,在加上北军,这人数其实也不少。
  就算他们在孱弱,据坚城死守几天,总是可以办到的吧。
  现在秦羽手上的武装力量,真的是两极分化严重,强的强死弱的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