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八章陌刀之威

  “怎么可能!?”
  冲出隘口的张同,看着眼前出现的场景,不禁一阵阵头晕目眩。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以骁勇闻名的汾阳重甲兵,竟然已经阵亡了数千人。
  地上到处都是,被撕裂的汾阳兵尸体,和肆意流淌的污血。
  至于那支二流骑兵,早就被陌刀兵砍杀的干干净净了。
  “汾阳张同在此!”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仰天咆哮。
  一股股惨烈的杀意,自他的周身迅速向四周蔓延。
  还幸存着的汾阳兵,也闻声向他聚集。
  “儿郎们,随我杀出去!”
  看着身边仅剩的士卒,张同强忍住心中的悲愤,然后持着手中长枪,向陌刀军士卒冲去。
  汾阳重甲兵也受到他的感召,开始嘶吼着冲锋,从这一刻开始战争进入了最原始的阶段。
  以命搏命!
  在这种阵势面前,任何计谋都会黯然失色!
  要想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手中武器砍翻对面的敌人。
  ……
  “陌刀军列阵!”
  李嗣业冷笑一声,然后沉声对周围的陌刀兵士下令。
  在他看来张同的反扑,只不过是他们在加速自己的死亡而已。
  随着他的命令,一队队陌刀军,迅速完成集结。
  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形,冷眼看着向他们冲锋而来的汾阳军士。
  “斩!”
  当双方已然接近到,可以白刃厮杀的地步之后,李嗣业冷声开口。
  只见第一排的陌刀兵,高高挥起雪亮的陌刀,然后重重斩下。
  “涮!”
  鲜血迸发,冲在最前排的汾阳兵,直接被陌刀撕裂。
  惨烈的场景,让以悍勇为名的汾阳人,都看之胆寒。
  “给我死!”
  见此场景,张同目眦欲裂,手中长枪好似流星一般,向陌刀军士直刺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数名陌刀军士,被他串成了肉串。
  “啊啊啊啊!”
  张同奋力嘶吼,然后单手将串了数名尸体的长枪,高高举起,然后猛然一挥,枪上的尸体直接砸落在地。
  “找死!”
  在大阵之后观战的李嗣业,双眼闪出寒芒,从卫士手中接过一柄陌刀之后。
  便直接杀向了张同!
  “给我死来!”
  李嗣业直接挥动陌刀,砍向了在战阵中心的张同。
  “铛!”
  张同也是反应极快,利用枪身抵挡,那好似瀑布倾泻而下的陌刀。
  一阵火花闪烁之后,张同直接连人带马被压到了地上。
  李嗣业双臂天生神力,在加上陌刀这种利器加持,含怒一击所爆发出的力量,自然不是张同可以抵挡的。
  “死吧!”
  李嗣业虎目中闪过暴虐,陌刀高举过头顶,全身气力勃发。
  然后重重砍向,已经倒地的张同。
  “当啷!”
  张同奋力举枪抵挡,双腿跪地支撑。
  一阵金属断裂之声响过之后,在汾阳有着骁将之名的张同,自眉心处被李嗣业活活劈成了两半。
  张同身死,那些聚集在他身边的汾阳重甲兵,瞬间心理就崩溃了。
  面对陌刀军的军阵,更加无力。
  不过半个时辰,场上的厮杀就已经停止。
  此战汾阳先锋张同所部,全部陨灭于秋州隘口。
  “将军,此战我方战死六百三十七人,重伤一百余人,轻伤三百五十二人!”
  “歼敌约一万五千余人!”
  战场打扫完毕之后,陌刀军校尉轻声向李嗣业汇报此战战损,和歼敌人数。
  “将阵亡陌刀士卒就地安葬!”
  “重伤失去战斗力的由人护送回龙城!”
  李嗣业脸色如常,沉声向陌刀军校尉吩咐。
  战场厮杀死亡不不过是家常便饭,任何一名合格的将军,都不会因为手下士卒的伤亡,而情绪失控。
  李嗣业如此,史万岁也是如此!
  “诺!”
  陌刀军校尉,应声接令然后召集士卒开始执行李嗣业的命令。
  军中的葬礼很是简单,由军士挖出简易的墓穴之后,便将阵亡的同袍放进去,他们生前的铠甲武器,亦会随着他的主人在此长眠。
  “撤兵!”
  这一切完成之后,李嗣业便下令全军撤退。
  …………
  河西边界,荒原之上!
  一万名鹰扬骑兵,好似一堵深沉的铁幕一样,横亘在其中。
  为了保护平叛军队的顺利行进,秦羽给史万岁下了死命令。
  在汾阳叛乱未平息之前,不得让任何一名西楚人,踏出河西半步。
  就是那命困,也得给我把西楚人,困死在河西。
  对于秦羽的命令,史万岁自然是无条件执行。
  他接令当日,便把鹰骑驻地从箫关,改到了河西边境,他也自此常驻鹰骑大营。
  “将军,西楚羽先所部,正向我等靠近!”
  史万岁身着玄色铠甲,猩红披风挂在身后。
  一名鹰扬骑士,正在他的身旁恭敬禀报。
  “好,终于来了!”
  史万岁语气兴奋,眼里更是接连爆出精光。
  数日以来的郁气,也在此刻一扫而空。
  自从得到龙城的增援之后,他史万岁早就想跟西楚人干架了,只是碍于秦羽的死命令,他只能在这边境苦苦死守。
  “儿郎们,出击!”
  他大声开口,身后披风更是被吹拂的凛凛作响。
  一万余名鹰骑士,随着他的命令也犹如平地里,升起的巨大旋风一般咆哮奔腾了起来。
  那一刻,马蹄轰隆,大秦黑色龙旗迎风飘扬。
  这边境荒原更是,仿佛地震了一般,轻微颤动。
  荒原这等地形一马平川,正是骑兵们的天堂,西楚人是这么想的,史万岁也是这么想的。
  冰冷的马槊被骑士们高高举起,在并不刺眼的阳光之下,绽出一道道令人头晕目眩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