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六十章新任刺史

  “天锡,给我将这些残敌,逼到战场西部!”
  苏烈脸色肃杀,语气更是格外森冷。
  他就没打算让这,八万大离铁军,活着离开凉州。
  战场西部是铁军侧翼,而那里也正是伍云召的战场。
  将残敌逼入西部,就可以和伍云召完成合围。
  “大帅,放心!”
  伍天锡朗声开口,狰狞的脸上尽是自信之色。
  说罢,他便领着万余名凤鸣军士,开始执行苏烈的命令。
  …………
  “死来!”
  重新杀入战场上的伍天锡,沉声嘶吼。
  手中混元金镗更是舞动如风,大片大片的铁军军士,被金镗砸成肉泥。
  他身后的万余名凤鸣军士,也皆都是悍勇之徒。
  他们手中长戈好似密林,每一次挥舞,都将带走大量铁军。
  “我来会会你!”
  终于在铁军士气,临近崩溃之时。
  一名面色凝重的铁军将领,纵马持枪杀了过来。
  观其一身气势,也有通神八重左右。
  手中长枪更是穿刺如龙,让人眼花缭乱。
  “希望你能,接住老子一镗!”
  伍天锡狰狞一笑,恐怖的巨力瞬间,凝聚在混元金镗之上。
  “嘭!”
  一点都不花里胡哨,直接就是砸向了铁军将领手中的长枪。
  金镗猛击而下,好似万尺瀑布冲击一般,无可阻挡。
  长枪轰然爆碎,恐怖的劲力直接将,那名铁军将领的手臂,绞成一摊肉泥。
  “啊,啊,啊!”
  惨烈的嚎叫瞬间传出。
  那名铁军将领脸色苍白一片,由于剧痛的缘故,他的嚎叫声已经不似人类了。
  其身后的铁军将士,目睹了这恐怖的一幕之后。
  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同时他们看向,伍天锡的眼神也变了。
  变成了人类面对,恐怖巨兽时的目光。
  “给我宰了,这些废物!”
  伍天锡不屑的摇了摇头后,目光陡然变得猩红一片。
  他说完之后,便不等后边凤鸣军士,就孤身杀入了敌阵之中。
  手中混元金镗横扫无敌,大片大片的铁军军士,被他扫飞了出去。
  猩红而又温热的鲜血,已经彻底将他的铠甲,浸润成了猩红色。
  “嘭!”
  而此时凤鸣军士也已经赶到,被伍天锡杀破胆的铁军,早已毫无战心。
  他们边抵抗,边被凤鸣军士往战场西部压去。
  伍天锡一把金镗所至,整个铁军都为之震恐。
  这个人在铁军心目中,已然成了洪水猛兽一般的角色。
  …………
  战场西部!
  面如紫玉的伍云召,目光平静的望着,好似被赶羊一般,撵到他面前的数万铁军军士。
  “随我杀!”
  陡然,伍云召面目转冷,手中莽龙银枪,遥遥一指铁军军阵。
  身后一万名本部凤鸣军士,立刻高举长戈,向溃退下来的铁军军士,冲杀而去。
  “涮,涮,涮!”
  伍云召手中银枪连刺,数名铁军军士皆捂喉而死。
  他的枪法太快了,快到铁军军士,只能看见一道银线。
  铁军军士被前后夹击,顿时便开始乱了起来。
  “让开路,否则死!”
  被逼急了的陈希,挺枪纵马直接杀向伍云召。
  身后那个煞星惹不起,这个小白脸他总打的过吧。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面前这位在武力之上,还要压伍天锡一头。
  “你尽可来试试!”
  伍云召面色依旧平静,单手持枪指向陈希。
  “找死!”
  陈希脸色阴沉无比,手中长枪咆哮如龙,直刺向伍云召心脏处。
  马快枪急,他手中长枪仿若黑色闪电,令人无可阻挡。
  “涮!”
  一抹银光划过!
  陈希顿时落马,他的喉咙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狰狞的大洞。
  “咕嘟嘟!”
  四周铁军将士皆咽了一口唾沫,他们只来及看到一阵银光闪烁。
  然后自家将军,就被挑于马下。
  他们此刻真的是欲哭无泪,后面是个野蛮巨兽,前面这个貌似更棘手。
  “将士们,将他们赶到东方!”
  伍云召嘴角微微翘起,给人一股雄姿英发之意。
  “诺!”
  凤鸣军军士得令之后,便猛攻铁军军阵,迫使其往东部退。
  也就是伍天锡所在的那个位置。
  “砰!”
  自知必死的铁军军士,也是发起了狠。
  他们开始发起决死冲锋,一遍又一遍的企图,冲破伍云召麾下的凤鸣军士。
  “噗嗤!”
  大量的铁军军士,被凤鸣军以长戈穿刺而死。
  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冲破,前路被阻后路被断。
  数万铁军将士就这么,被活活拖死在了,这个包围圈之中。
  两个时辰之后,夕阳西下。
  这里惨烈的厮杀,也终于告一段落。
  八万铁军将士,一战尽没于此。
  这一战相当于直接折了,大离王朝一条臂膀。
  至此可以说凉州在无边患。
  …………
  “大帅,此战凤鸣军士,阵亡九千二百人,重伤三千余人。”
  一名凤鸣军的校尉,脸色沉重的向苏烈汇报,凤鸣军伤亡的人数。
  初离长安之时,凤鸣军满编三万余人,打到现在还有战斗力的,只有不到九千余人。
  “就地埋葬,重伤人员全部,就近迁入卧虎城!”
  苏烈微微颔首,然后沉声宣布善后命令。
  这一战之中他的嫡系部下,玄武骑士无有一人折损。
  “大帅!”
  赶到此处的伍氏兄弟,依次向苏烈行礼。
  “以后你们兄弟二人,就驻守凉州吧!”
  一身戎装的苏烈,语气郑重的开口说道。
  “大帅,那华将军……?”
  伍云召话说到此处,就没有在说下去。
  有些话点到为止刚刚好,全说出来反而不美。
  “他性情鲁莽,不适合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了!”
  苏烈面色不变,朗声开口向伍云召解释。
  其实倒不是他有心撤华雄的职,而是皇帝秦羽亲口下令,让华雄回返长安,凉州交由伍云召兄弟俩驻守。
  “多谢大帅提携!”
  伍云召兄弟俩,对视一眼之后,皆面露喜色的向苏烈,在次躬身行礼。
  要知道凉州刺史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大秦北部头号人物。
  在大秦除了秦羽之外,谁都可以不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