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六十七章黑云压城

  “回禀,统帅!”
  “此战,我们阵亡八百四十名儿郎,重伤一百七十名!”
  西凉校尉的脸上激动之色隐起,连语气都变得有些低沉。
  “将阵亡儿郎就地埋葬!”
  华雄语气有些沉重,蜡黄的脸上闪过一抹悲伤。
  他虽然性情鲁莽暴戾,但他视自己麾下儿郎如同手足。
  “诺!”
  校尉应声之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
  大秦,凉州。
  一万名大离狮骑兵,正面色冷峻的向卧虎城开去。
  狮骑兵是重骑兵,他们皆身着血色重凯,手持血色重斧,坐下是一匹呈火红色的战马。
  他们大离精锐中的精锐,每一名成员都有先天境界的修为。
  这支精锐重骑兵后面,是如同潮水一般的二十万普通大离军士。
  这支庞大的队伍,基本上是大离南部所有的军力了。
  “枭帅,我们直接攻城吗?”
  狮骑队伍前方,一名身着血色铠甲的青年将领,沉声询问在其身旁,默默无语的统帅田枭。
  田枭是大离皇族之人,也是怒火狮王田横,指定的下一任狮骑统领。
  这个不满三十五岁的年轻人,身上背负着的是大离皇族的荣誉。
  他统兵有方,守卫狼口期间,数次击退域外蛮人的进攻。
  他的武道修为也是不俗,他二年前便已踏入宗师之境。
  不过大离为了隐藏实力,并没有将他踏入宗师的消息,公之于众。
  “当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扑灭所有大秦抵抗军队!”
  田枭脸色坚毅,语气更是让人有一种不可违逆的感觉。
  在他看来陈瑞之所以战败,完全是因为在卧虎城下,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让大秦这个反应缓慢的巨人,有了从容着手对付他的机会。
  “诺!”
  那名发问的年轻将领,脸色激动,这一战是他的初阵。
  每一名大离男儿,都极为重视自己的首战,他们认为这直接关系到以后的命运。
  …………
  凉州,卧虎城。
  在戒备森严的刺史府里,一脸凝重之色的伍云召,正襟危坐。
  他的下首位置坐着他的堂弟,时任凤鸣副帅的伍天锡,和担任凉州别驾的范羽。
  虽然华雄被调走,但是范羽的位置秦羽并没有动。
  “说说吧!”
  “我们是死守待援,还是出城逼退敌军!”
  面容俊美的伍云召,皱眉开口。
  大离那庞大的军队,就不可能掩盖踪迹,所以他们一进入凉州境内,便被伍云召探知。
  “大哥,给我一万兵马,我定能将其击退!”
  伍云召的话音刚落,身为大山炮的伍天锡便站了起来。
  在他这种脑袋里,只有肌肉的莽夫眼里。
  守城!?
  那是不可能守城的!
  无论敌军如何强大,这些山炮们依旧敢于亮剑。
  闻言,伍云召俊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
  他并没有搭理伍天锡,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范羽。
  比起伍天锡那个莽夫,伍云召还是很清醒的。
  “坚守卧虎城,同时遣人求援!”
  范羽脸色肃穆,语气也是凝重至极。
  这次来袭的大离军队,足有二十万之众。
  据说还有大离狮骑参与,这不得不让范羽,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听到范羽的回答之后,伍云召脸上闪过了一抹沉思之色。
  沉吟良久,他才缓声开口:“求援之事,交由范先生督办。”
  “守城之事,则由我一人负责。”
  他有信心依靠卧虎城,将大离军队牢牢挡在这里。
  “诺!”
  伍天锡和范羽二人同时起身,向伍云召行礼。
  …………
  三个时辰过后。
  大离这支庞大的南下军队,便已经开赴到了卧虎城下。
  一身戎装面色英武的田枭,冷冷的看着,如同一只巨兽般的卧虎城。
  “全军听令,攻城!”
  他抽出腰间宝剑,厉声下令军对攻城。
  陈瑞这个匹夫会犯的错误,我田枭可不会!
  “咚,咚,咚!”
  在沉闷的战鼓声中,数万大离军士在其将军的带领下,开始蚁覆攻城。
  “吼!”
  在军士震天的嘶吼声中,一队队大离军士,利用云梯开始往卧虎城墙上爬。
  与此同时,卧虎城墙之上。
  身躯高大魁梧的伍天锡,出声暴喝。
  “儿郎们,给我将他们赶下去!”
  卧虎城头之上,除他之外还有三万精锐凤鸣军士。
  “诺!”
  在齐声应诺之后,凤鸣军士便各自手持利器,蹲守在城墙隘口之上。
  “杀啊!”
  大股大离军士,顿时从城墙隘口上跳了进来。
  他们手持长矛,身上除了一件简单的皮甲之外,别无防护。
  “噗嗤!”
  刚刚爬上城头的大离军士,还没来及喘口气,便直接倒在了凤鸣军士的刀斧之下。
  身着重凯手持巨斧的凤鸣军士,就像一个监斩官一样,等着大离军士爬上城头送死。
  凤鸣军士对付这种普通军队,那简直就像是开了无双一般。
  不过片刻,就有几千具大离军士尸体,被抛下卧虎城。
  “统帅,让我上吧!”
  一脸激动之色的田皓,沉声请战。
  这一战是他的初阵,他要是第一个破城先登,那他以后的前途,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事不可为,便退!”
  一脸冷峻之色的田枭,微微点头然后出声叮嘱。
  这个田皓是他的侄子,也是他比较看好的后辈。
  年龄不过二十一岁,便迈入通神八重。
  “诺!”
  田皓激动应声,然后领着一万狮骑,直接冲向了卧虎城大门。
  他骑乘一匹白马,身披银甲白袍,手持丈八银枪。
  远远望去,在狮骑之中极为醒目。
  他虽然是一个武道天才,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嘛!
  总喜欢干点自己,以为很酷的蠢事!
  就比如在战场之上,打扮的格外醒目张扬。
  田皓纵马疾驰,手中银枪被他横于胸前。
  “咻!”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破风声骤然响起。
  一支带着紫色历芒的箭羽,直接从他的眉头上贯穿而过。
  田皓双眼涣散,然后骤然落下马去。
  这位前途无量的武道天才,就这样死在了残酷的战场之上。
  “蠢货!”
  卧虎城头之上,面容俊美的伍云召,缓缓放下手中落云强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