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十二章不对等的战争

  “投降免死!”
  如凶虎一般的华雄,冷冷的开口说道。
  身后一千五百名西凉铁骑,脸上也尽都是淡漠之色,一柄柄滴落着鲜血的西凉弯刀,在这些西凉铁骑的手中,爆出阵阵寒芒。
  “跑!”
  “跑啊!”
  一名叛军小头领,看到情况不对之后,便厉声在队伍中心大喝了一句,然后撒腿就跑。
  他一跑整个叛军队伍,瞬间就四分五裂了,有的继续抵抗,有的跪地投降,不过大都是像那位小头领一样,撒丫子狂奔。
  “儿郎们,准备狩猎!”
  手持血色长刀的华雄,此刻脸上闪过了残忍之色。
  对于他们这些武将来说,征战和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
  “吼!”
  西凉铁骑瞬间动了起来,他们挥舞起手中弯刀,马蹄奔行之处,都是叛军被一刀枭首的尸体。
  “威武军,反攻!”
  刚刚反应过来的秦凯,连忙出声命令仅剩的威武军,加入反攻叛军的队伍。
  “啊!”
  一名名叛军犹如杂草一般,被西凉铁骑轻易的收割,他们一个个面色惊恐,生在东灵域的他们,那里见过这么精锐的部队。
  一个个武道境界高强不说,还皆全身覆铁甲。
  要知道这些叛军手里,哪的基本上都是,比农具强不了多少的武器。
  那这个和西凉铁骑厮杀,那真的是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啊。
  不过片刻,如兔子一般的叛军,便被西凉铁骑和威武军将士,赶出了雄州城。
  城内大道之上,到处都是叛军丢下的尸体,粗略计算最起码得有万余人。
  还有城内跪地投降的叛军,大概也有一万余人,此时他们一个个跪于城中,随身的武器早已被丢弃到一旁了。
  “下官,见过华将军!”
  简单的调息了一下,体内暴动的真气之后,秦凯便大步来到了华雄马前。
  他拱手行礼,面容之上也尽是敬佩之色。
  他秦凯在大秦军界,厮混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勇武的将军,和精锐到此种程度的部队。
  “你就是秦凯吧?”
  华雄翻身下马之后,便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秦凯。
  同时那双似野兽的眸子里,也微微闪出了欣赏之色,他喜欢秦凯这种老派军人。
  “下官正是秦凯!”
  身披黑色盔甲的秦凯,微微一愣之后,便沉声回答了华雄。
  “你很不错,跟我去见陛下吧!”
  华雄的声音沙哑沉闷,类似是一种夜枭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很是不舒服。
  “华将军,敌军虽然退走,但是他们依然还有数万之众,所以依下官愚见,现在还是固守雄州,等待陛下大军。”
  秦凯微微一愣之后,便把自己的见解,沉声说了出来。
  “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何必在意!”
  华雄大笑着开口说道,他身后那些西凉铁骑,也都微微的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下官就跟随华将军,去拜见陛下吧。”
  秦凯也不是一个迂腐之人,在听到华雄那自信满满的声音之后,他也就不在坚持了。
  “给秦都督,一匹马!”
  “另外留下一百名铁骑,给我监督这群俘虏,如果他们胆敢有异动,就地格杀!”
  华雄微微颔首之后,便大声的下达了命令。
  ………………
  “北军,列阵迎敌!”
  从西凉铁骑马蹄下,逃出生天的叛军,好死不死的又撞上了,正朝雄州城方向,开来的秦羽和大秦北军将士。
  随着一名北军校尉的大喝,数万余名北军瞬间长剑出鞘,各营的旗帜,迎风舞动。
  “此战必胜!”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站立于皇撵之上,沉声向北军将士大喝。
  “必胜!”
  北军八营将士,齐声怒吼了一声之后,便当头撞进了叛军的队伍之内。
  瞬间一股血腥的气息,在两方厮杀的阵中蔓延了开来
  大秦北军这些年虽然没落,但到底还都是职业军人,他们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步入后天境界的武道修炼者。
  在加上远超于叛军的装备,所以现在战场之上,基本出现了一面倒的情况。
  无数北军似乎是,唤醒了体内潜藏已久的血勇之气一般,一个个奋勇当先。
  叛军这边则也惨淡的多,他们虽然人数要多一点,但大部分都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
  打打顺风仗还行,可是和职业军人硬碰硬,他们瞬间就会崩溃。
  这不刚接战不到一个时辰,地上已经铺满了叛军的尸体,而北军阵亡的人数则要少的多。
  “踏,踏,踏!”
  就在叛军且战且退之时,一股令他们从灵魂深处感到战栗的声音,在次从他们周围响了起来。
  “魔鬼,是那群魔鬼来了!”
  无数叛军士卒,面露惊恐的神色。
  就在雄州城中接触的那一小会,西凉铁骑便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精良的武器,神骏的战马,和其强大的实力,在加上那一幅漠视生命的脸庞。
  西凉铁骑已然在叛军中,和魔鬼画上了等号。
  “嘭!”
  在一道道马蹄,踏在碎肉身上的声音响起之后,便见千余名西凉铁骑,在华雄的率领下,直接从叛军中心位置,突破了出来。
  一地的碎肉和死尸,则是刚才那群魔鬼的杰作。
  而大秦北军也趁此良机,对已经军心崩溃的叛军,发动了致命的一击。
  数万北军手持利剑,在此杀入叛军阵中,在历经了两个时辰之后,他们让叛军留下了三万多具尸体。
  和四万多名的俘虏,只有少数几个幸运之辈,逃脱了此次跟屠杀差不多的战争。
  “末将华雄,参见陛下!”
  “下官秦凯,参见陛下!”
  将战场料理完毕之后,华雄便和秦凯一同,来皇撵周围参见秦羽。
  “子健,木生(秦凯字木生),你们二人快快请起!”
  坐于皇撵之上的秦羽,面色含笑的开口看着二人。
  “谢,陛下!”
  二人起身之后,便分一左一右站立在了秦羽的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