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三章穷途末路

  “殿下,末将以骑兵来道。”
  “定能将您,平安送出恩州城。”
  看到秦武还在犹豫,秦军只能在次开口劝其撤退。
  “撤军吧!”
  身着紫色蟒袍的秦武,脸色变换数遍之后,才终于开口下令。
  “诺!”
  秦军闻言脸色一喜,抽出腰间宝剑,护送河东二王离开城墙。
  ……
  “统领。”
  一身戎装的秦军刚刚离开城墙,便见一名河东骑士,正大步向他走来。
  “不用多说,给两位殿下准备马匹。”
  “我等迅速撤离恩州!”
  秦军大手一挥直接打断骑士的话语,转而冷声下达了他的命令。
  在河东精骑中他的命令,比秦羽的圣旨还要好使,数百年的传承,已经彻底让河东精骑,沦为了秦军家族的私兵。
  “诺!”
  那名河东骑士一愣,但出于对秦军的信任,他并没有多问,而是转身按照秦军命令行事。
  盏茶之后。
  三万名河东精骑,浩浩荡荡的开至秦军身边,这支大秦唯一的重骑兵,全部身着铁甲,手持一杆一丈来长的骑枪。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群重骑兵,竟都有武道修为在身。
  “扶殿下,上马!”
  身材魁梧的秦军,扫视了一眼河东精骑之后,冷声下令。
  “诺!”
  随着秦军的命令,两名骑士迅速翻身下马,整个动作迅捷如风,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两位殿下,请。”
  两个骑士迅速跑至河东二王身旁,然后皆脸色恭敬的将其扶上战马。
  “全军听令!”
  “护送二位殿下撤离恩州,沿途敢有阻碍者。”
  “杀无赦!”
  秦军在次环视周遭之后,沉声下令。
  “诺!”
  河东精骑皆,齐声大吼回应秦军。
  “出城!”
  …………
  与此同时,恩州城外。
  手持巨型陌刀的李嗣业,目光冰冷的盯着,还在紧闭的恩州城门。
  他身后数面旗帜飘扬,上万把锋利无匹的陌刀,交相辉映。
  “踏,踏,踏!”
  半柱香之后。
  一阵阵好似暴雨的马蹄轰鸣声声,从恩州城门处传来。
  紧接着三万余名,身着重甲的河东骑士,好似一道黑潮一般,从城内涌出。
  “陌刀军,听令!”
  “不许放走一个骑兵!”
  李嗣业眯了眯眼,之后冷声下令。
  重明鸟把事完成的这么漂亮,他们陌刀军怎么也不能,在最后一步上把这事搞砸。
  “诺!”
  随着李嗣业的命令,上万把陌刀瞬间举起,陌刀军士们此刻脸上,皆露出了兴奋嗜血的表情。
  众所周知陌刀这玩意,可是重骑兵的克星,蓄力猛砍下去,保管河东骑兵人甲俱碎。
  …………
  此刻,领军冲锋在前的秦军。
  自然也注意到了,拦截在他前面的陌刀兵,和手持巨型陌刀的李嗣业。
  “儿郎们,给我碾碎他们!”
  手持血色长枪的秦军暴喝出声。
  同时内心窃喜不已,在他看来这李嗣业一定是昏了头了,那一万步兵正面抵挡他的三万重骑兵。
  这不是找死,那什么是找死!
  “吼!”
  河东骑士们狂吼出声,冷峻的脸上也尽是杀意,他们要让这群狂妄的人知道。
  平原之上,自古以来都是重骑兵的天下!
  ………………
  “斩!”
  当河东重骑兵冲击到,陌刀军阵前的时候。
  李嗣业冷声下令,他身后的陌刀军士也是猛然挥下手中陌刀。
  对于重骑兵所带来的庞大压力,整个陌刀军好似集体无视掉了一般。
  陌刀挥下,血光乍起!
  数百道惨烈的马嘶声,交织在战场上所有人的耳边。
  前仆后继的马匹,不断的倒毙在李嗣业的面前。
  “斩!”
  他声音依旧嘹亮,面色平静无比,对于周身的惨烈景象,他好像视若无睹一般。
  陌刀依旧雪亮,鲜血仍然耀眼!
  无数河东骑士至死也冲不过,那道看似一触即破的防线。
  上万把陌刀好似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将他们牢牢的挡住。
  “李嗣业,老子来会会你!”
  看到兵锋受阻之后,秦军纵马挺枪直奔李嗣业而去。
  他还就不信邪了,老子三万骑兵破不了你李嗣业的防线。
  秦军手中血色长枪,好似毒蛇一般直刺李嗣业心脏而去。
  他身骑骏马居高临下,在加上他全身磅礴的真气。
  这一枪刺出,四周竟传来阵阵空气爆鸣声。
  “铛!”
  只见李嗣业手中陌刀,将将卡在了秦军的枪头之上,使之不能寸进半分。
  “找死!”
  李嗣业双眼闪过历芒,通神七重的真气,如同溃坝的洪水一般,汹涌澎湃。
  他手中陌刀直接将,秦军的长枪震开,然后在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秦军横压而下。
  那一刻刀光弥漫于天际,杀气咆哮与周遭。
  “嗡!”
  秦军脸色浮现惊恐,手中长枪更是胡乱挥舞。
  他有一种预感,在这一刀之下,他秦军很可能会死!
  “涮!”
  在那一刻他暼到了一抹寒芒,紧接着手中血色长枪应声而断。
  犀利无匹的陌刀,直接砍向了他的胸腹。
  “砰!”
  在一次激烈的碰撞声过后,他直接被陌刀上,的巨大气力砸落马下。
  他之所以没被陌刀砍成两截,完全是因为他身着的那幅寒铁重甲。
  不过在硬接了李嗣业的一刀之后,这幅重甲也变得破破烂烂,绝无可能在救秦军一命了。
  “别过来!”
  秦军此刻脸色苍白,嘴角处也是溢出了殷红的鲜血。
  在巨大的反震之力下,他的五脏六腑受到了冲击,虽然不致命,但是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在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了。
  看着李嗣业缓步向自己靠近,秦军的呼吸也不由急促了起来。
  到了此刻秦军才明白,什么名扬天下,什么荣华富贵,都抵不过自己的这一条命。
  “公然造反,其罪当诛!”
  李嗣业面无表情的开口冷喝,然后手中陌刀重重挥下。
  “涮!”
  猩红而又温热的鲜血,溅起了足有数尺高。
  一颗至死都带着惊恐的头颅,犹如皮球一般,从秦军脖颈上滚落。
  这位河东头号悍将,就以这样窝囊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如果他勇武一点,至死都不服软的话,那可能他死的会体面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