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八十五章流民

  次日,正午。
  “殿下,清曲部落已然沦为焦土!”
  侍卫林立的青狼王帐之内。
  一名脸色难看的西楚斥候,正将清曲部落被屠之事,禀报给青狼王元朝。
  “秦军大营,如今在何处?”
  面容阴鸷的元朝,闷声开口询问。
  他心里很清楚,这是李嗣业在逼他出战,可他却不能不顺李嗣业的意。
  因为这是个阳谋,李嗣业吃准了他不可能放弃,北境草原上的百余西楚部落。
  “禀报殿下,秦军大营就位于乌爪!”
  西楚斥候连忙出声回应。
  八万多秦军涌入西楚大草原,就不可能瞒得住这些草原上的鬣狗。
  在说,李嗣业本就急于求战,也没打算隐匿大军行踪。
  “传我王令,让克落的三万骑兵,向乌爪方向运动。”
  元辰身形干瘪,语气沙哑似豺狼。
  虽然年纪只有不到四十岁,但他身形干瘪的活像个小老头。
  “遵命!”
  西楚斥候朗声回应,说罢,就要离开青狼王帐。
  “等一下!”
  就在这时,元朝那沙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殿下……?”
  斥候的面容上闪过疑惑,但还是闻声停了下来。
  “给我警告克洛,在我没传令之前,他绝不可轻举妄动,否则,我会让他受天鹰之刑!”
  元朝面色冷历,语气之间更是带着一丝寒意。
  克洛外号独眼暴狼,是元朝麾下头号走狗,以脾气火爆,性情残忍嗜杀,闻名于整个北境大草原。
  “遵命!”
  西楚斥候在听到天鹰之刑后,不禁身体一颤。
  天鹰之刑是西楚大草原上,最为残忍酷烈的刑罚,没有之一。
  具体的行刑方式,就是将受刑者全身皮肤划破,然后绑在草原图腾之上,让草原上游猎的雄鹰,活活啄食而死!
  看到西楚斥候脸上那恐惧的表情后,青狼王元朝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
  “大帅,不对劲啊!”
  在肃穆无比的凉州刺史府内,身着百花战袍的小温侯吕方,正面色忧虑的开口。
  “怎么了?”
  苏烈闻言,不由诧异的看向了吕方。
  凉州现在极度平静安稳,境内连盗匪都少的可怜。
  整整十万的凤鸣军士,在加上十余名系统将领,整个凉州现在可以说是铁桶一片。
  “末将在边境巡逻之时,发现大股大离流民,在边境结营设寨!”
  小温侯吕方,如实将自己在边境上看到的一幕,禀报给了苏烈。
  “流民!?”
  听到这个字眼之后,苏烈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毕竟,在历朝历代流民都是头号不稳定因素。
  “大概有多少大离流民?”
  苏烈沉声开口询问,同时不停在心里猜测,这些流民出现的原因。
  “据末将目测,至少有千余万流民!”
  吕方回忆片刻之后,便面容果断的开口回答了苏烈。
  “什么!?”
  听到这个答案,苏烈顿时就站了起来。
  要知道整个大秦的人口,全部加到一起,也就三千万多一点。
  “传我军令,所有部队立刻前往边境!”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苏烈立马出声下达军令。
  他要实地看一下,到底有多少流民,不是他不相信吕方,实在是这个数字忒吓人。
  “诺!”
  吕方沉声应诺,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才安静了几天,怎么边境又出幺蛾子了!”
  目送吕方离去的背影,苏烈不由出声感叹。
  确实凉州一直就战火不断,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
  两个时辰之后,凉州各部军队全部集结完毕。
  由于凉州全面接壤大离,所以各个险关坚城都要遣人防守。
  “全军向边境移动!”
  一身戎装的苏烈,环视了麾下诸将之后,便沉声开口下令。
  大离流民的事情必须解决,要不然一旦让其涌入凉州,那对大秦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千万这个体量的流民,绝对不是现在的大秦,可以轻易吃下的。
  “诺!”
  麾下诸将皆肃然应令,然后各自领本部军马,向边境疾驰而去。
  凉州的军事体系,划分的极为清楚明了。
  自苏烈以下,设立两名正将,由伍云召兄弟二人担任,他们二人各领三万军马,随时策应凉州各城。
  正将之下,则是分部与凉州各城的偏将军,他们由众梁山好汉担任,麾下各领五千本部军马。
  ………………
  四个时辰之后!
  十余万人的凉州军团,才抵达大离边境。
  “大帅,你看!”
  在苏烈身旁的小温侯吕方,伸手指向了北方。
  随着他的手指,苏烈看到了,绵延至整个大离边境的简陋营寨。
  “嘶!”
  苏烈倒吸一口凉气,面容之上尽是惊骇之色。
  简陋营寨实在太多了,基本上将大离边境全部占满了。
  “伍云召,你领本部军马,前往大离边境营寨探查一番!”
  思虑良久之后,苏烈沉声下令。
  他之所以让伍云召前去,是因为他麾下诸将中,称得上沉稳的只有这位面容俊美的南云侯。
  “诺!”
  手持白色莽龙枪的伍云召,缓缓纵马至苏烈身前,沉声应诺之后,便点齐本部军马向大离边境开去。
  “大离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看着伍云召离去的背影,一脸凝重之色的苏烈不由喃喃开口。
  他实在是想不到,能有什么理由,解释现在发生的一切。
  难不成,这些大离人都是野营爱好者,喜欢来边境野营聚餐?
  “大帅,要我说啊,直接打过去,抓几个俘虏一问,不就清楚了吗?”
  手持混元金镗的伍天锡,高声在苏烈身后开口。
  在这种脑子里只有肌肉的憨憨眼里,武力可以解决世间上的一切事情。
  苏烈闻声,不由暼了一眼伍天锡。
  心到都是姓伍的,还是堂兄弟,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