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十四章绞杀黑冰台

  “统领,这里。”
  一名绣衣使者,恭敬的将张汤引到了一间酒馆之外。
  张汤身着黑色大麾,腰间挂着一把汉剑造型古朴内敛。
  “里面有多少人?”
  他声音平静,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起伏。
  “回禀统领,黑冰台精锐和其首领秦战,皆在此处!”
  那名绣衣使者,听到张汤的问话之后脸色一正,随即就将自己探听到的情报,如实禀报了过去。
  “正好,一锅端了!”
  张汤微微颔首之后,便有些无所谓的开口说了一句。
  对于他来说抓捕这些,极其低级的情报工作者,简直没有任何挑战性。
  “诺!”
  数十名绣衣使者皆沉声应是,然后恭恭敬敬的簇拥着,脚步沉稳的张汤,缓步向那家酒馆内走去。
  …………
  “抱歉了客官,今日我们春阳楼不营业!”
  张汤他们前脚刚踏进酒馆之内,便有一名长相憨厚的伙计,迎了上来。
  “统领……!”
  一名绣衣使者沉声在张汤耳边开口,他的话语虽然没说完,但意思依旧表现的很明显了。
  他在问张汤要不要直接干掉,这个看似憨厚的伙计。
  张汤挥了挥手,然后轻声对那憨厚伙计开口:“今日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那诸位客官……。”
  这名伙计边说话,边缓步向身后挪去。
  “我们是来杀人的!”
  张汤声音依旧平静,好似杀人这种事,是一件和吃饭一样平常的事。
  “客官真是说笑了。”
  憨厚伙计话没说完,身形便开始向后面暴退而去,沿途撞坏了不少桌椅板凳。
  与此同时一名绣衣使者,也瞬间拔剑出鞘,一抹寒光随着那名小二的身形紧跟而去。
  “啊!”
  猩红的血光瞬间乍现,那名憨厚伙计两条腿膝盖之下,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绣衣使者的剑光,齐涮涮的削掉了他的两条小腿。
  “啧啧!”
  “小虫子,真是不乖!”
  张汤感叹似的开口说着,脚步也不停的缓缓向,还没断气的伙计走去。
  “你……你不要过来。”
  憨厚伙计脸色苍白,身形艰难的向后爬着,双腿带来的剧烈疼痛,让他恨不得当场去死。
  “不要怕,我这就送你去天堂!”
  张汤轻笑着开口,然后一只脚猛然向那名憨厚伙计的脑袋踢去。
  “砰!”
  一道好似西瓜爆裂的声音响起后,张汤缓缓收回了他那沾染上白色物体的龙纹靴子。
  “开始捕杀,不用留活口!”
  张汤擦拭了一下,溅到自身衣物上的污浊之物后,便轻声开口。
  ………
  “好大的口气!”
  “好歹毒的心肠!”
  刚才闹出的巨大动静,惊动了在酒馆密室里的数百名黑冰台成员,和副指挥使秦战。
  只见秦战领着数百人,浩浩荡荡从酒馆内走出。
  此时秦战面色铁青无比,一道道暴虐的杀意,更是若有若无的在其身上蔓延。
  他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嚣张跋扈,说杀人就杀人,而且刚才还口出狂言,说要灭他黑冰台。
  “动手!”
  张汤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依旧轻声向绣衣使者宣布命令。
  “诺!”
  数十名绣衣使者也是毫无惧色,他们拔出自身携带的怪异双剑之后,便如疾风一样,向黑冰台众人扑去。
  “给我宰了这些,狂妄之徒!”
  秦战怒声开口,随着他的话语黑冰台成员,也嗷嗷叫的迎了上去。
  “铛!”
  一瞬间剑影密集,血肉翻飞!
  一名名黑冰台成员,不断的惨叫着倒在了绣衣使者的双剑之下。
  绣衣使者的修为全部都在,先天大圆满,而且这些人更是天生的杀戮机器,单对单任何系统紫色兵种,都不是其对手。
  更别说这些修为普遍,还没有先天的黑冰台成员了,绣衣使者杀他们和割草没什么区别。
  随着自己下属的不断死去,秦战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看向张汤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凝重。
  “阁下,是什么人?”
  “为何要与我黑冰台作对?”
  他勉强压抑住心头怒气,沉声开口询问张汤。
  这些绣衣使者强大战斗力,已经让这位黑冰台副指挥使,有些惊惧了。
  “大秦罗网统领张汤!”
  张汤抬头看了一眼秦战,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口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由于罗网的工作过于特殊,所以秦羽并没有让张汤,在朝廷的公共场合露过面,官职也只象征性的给了一个罗网统领。
  “罗网?!”
  闻言,秦战一愣。
  显然张汤说的这个罗网,触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
  “阁下莫不是说笑?”
  “我大秦何时有过罗网这个机构,在说了假如你真的是大秦的势力,为何对我等痛下杀手!”
  秦战脸色难色,显然他不相信张汤的这一套说词。
  “我效忠的是当今陛下的大秦!”
  “而不是你们口中的大秦!”
  张汤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多了几分正色。
  “该死,又是那个昏君的走狗。”
  秦战冷声开口,全身更是爆出数道血气。
  搞清楚张汤的身份之后,他就明白此事绝无善了的可能了。
  他们黑冰台跟的是汾阳王,就这一点秦羽就不可能放过他们。
  “找死!”
  “敢对吾皇不敬!”
  张汤脸色瞬间阴沉,腰间古朴汉剑,也顿时冲出剑鞘。
  划过空气之后,便咆哮着向秦战刺去。
  “让我秦战称称你的斤两?”
  秦战身形闪烁,在次出现之时,一柄明晃晃的大刀,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铛铛!”
  大刀汉剑不断碰撞,无数火花在其中闪烁跳跃。
  “你也不过如此嘛!”
  秦战边挥舞大刀,边出声嘲讽张汤,他秦战能当这么多年,副指挥使可不是白给的。
  一身武道修为直达通神,手中破霜刀,更是在二十年前威震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