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七章冰释前嫌

  凤鸣校场,战鼓声动。
  对于苏烈的言语,伍天锡怎么可能拒绝。
  此时的他手持混元金镗,双眼之中更是杀意不断。
  “请!”
  他的对面,苏烈脸色极其平静,伸手示意伍天锡可以动手了。
  “呼。”
  苏烈的话音刚刚落下,便见混元金镗带起阵阵恶风,直扑苏烈心腹而去。
  镗这种东西本就属重型武器,在加上伍天锡的恐怖巨力。
  这一镗扑出之时,竟然引起阵阵风雷之声。
  “砰!”
  一阵轰然巨响之后,只见气浪骤然排空。
  巨大的烟尘,彻底淹没了场上的二人。
  “伍将军,承认了!”
  烟尘之中传出苏烈平静的声音,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镗,被他单手死死的捏在半空中。
  不得下落分毫,而伍天锡面色涨红一片,昔日无往不利的恐怖巨力,在苏烈身上彻底失去了效用。
  ”从此之后,我伍天锡若是,再有牢骚之言,甘受极刑!”
  伍天锡收回混元金镗,沉声开口。
  对于他这种大山炮,只要把他打服了,那就什么都好说。
  他之所以对苏烈,有那么大的怨气,就是因为他觉得,苏烈暗箭伤人的手段过于下作。
  “好!”
  秦羽刚刚还皱着的眉头,随着伍天锡的这番话,彻底舒展了开来。
  只要这个愣头青,以后能老老实实的,他也就能省不少心了。
  …………
  次日,清晨。
  在靠近凉州边境的官道之上。
  一支庞大的军队,正缓缓向凉州首府,卧虎城开去。
  这自然是以苏烈为统帅的北上部队,他和伍天锡解除恩怨之后,便立刻领军开向凉州。
  身为大唐名帅,他自然懂得兵贵神速的道理。
  希律律!
  在一道响亮的马嘶声过后,便见手持混元金镗的伍天锡,身影利落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大帅,前方五十里处,有大量异国军士。”
  伍天锡双手抱拳,沉声向苏烈报告前方军情。
  自从他被苏烈打服之后,军中任何事他都任劳任怨,就连最苦逼的侦查任务,他也是抢着上。
  “天锡,本帅予你五千军士。”
  “替大军扫除障碍!”
  面色冷峻的苏烈,沉声开口下令。
  “大帅,放心!”
  伍天锡拱手应命,粗豪的脸上尽是自信之色。
  他是打不过苏烈,但是对付那股异国军队,他还是十拿九稳的。
  隋唐第六好汉,金镗无敌的称号,可不是白给的。
  他在次拱手之后,便领着五千凤鸣军士,先行往前方赶去。
  “云召,你这个堂弟,可真是一员虎将。”
  看着伍天锡离开的身影,苏烈含笑开口。
  “大帅,天锡性情鲁莽。”
  “以后还得,仰仗您多多提携。”
  面如紫玉的伍云召,亦是含笑开口。
  …………
  两个时辰过后。
  伍天锡领着五千凤鸣军士,来到了戒备森严的铁军营地。
  这是陈瑞针对卧虎城,布下的外围包围网。
  其作用有两个,一是阻挡卧虎城的突围部队,二是拦截任何企图救援的秦国军队。
  他在此地布署了万名铁军,和一员通神八重的将领。
  “给我上!”
  伍天锡冷声开口,直接命令凤鸣军士冲击铁军大营。
  “诺!”
  五千凤鸣军士沉声嘶吼,手中长戈好似密林,他们皆身覆铁甲全副武装。
  他们是重步兵,一身防御装备比之大离铁军还要出色。
  “什么人!”
  大离铁军也不是瞎子,伍天锡这么明目张胆的冲击大营,他们要是连这都发现不了,那就回去集体吞粪自杀吧。
  随着一名铁军将士的厉声嘶吼,整个铁军大营便动了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大营内便冲出数千全副武装的铁军军士。
  其精锐程度,可见一般。
  “挡我者死!”
  伍天锡出声暴喝,随之率先冲入铁军军阵。
  他手中金镗翻江倒海,大片大片的铁军将士,被扑成肉泥。
  腥臭的血液破碎的尸体,这些久违的东西。
  彻底让伍天锡兴奋了起来。
  紧跟在其后的五千凤鸣军士,也直接撞入铁军阵内。
  他们手中长戈不断挥起落下,铁军身上的铁甲,不能挡其分毫。
  都是重步兵,交战之地有如此狭小。
  导致双方什么计策都使不出来,只能面对面的互相厮杀。
  不是铁军被长戈穿刺而过,就是凤鸣军士被铁军围攻致死。
  双方都是精锐,虽然凤鸣军士的修为要高一点,但是人数处于劣势。
  所以他们之间的厮杀,并没有呈现出一面倒的状态。
  而是极其残忍的互相砍杀,双方军队将士都毫不畏惧。
  “死开,死开!”
  一杆金镗所直之处,无数铁军被砸成肉泥。
  伍天锡前世便有万斤巨力,在经过武道和祭台的双重增幅之后,一镗挥出的力量,连他自己都心惊。
  “賊将,猖狂!”
  负责领兵的铁军将领陈童,直接拨马持枪向伍天锡而去。
  他一身修为高达通神八重,是铁军中的一员虎将。
  也是陈瑞家族之人,整个铁军说白了,就是陈瑞的私军,
  其中大量将领都是,来自陈瑞家族的人。
  “来啊!”
  伍天锡面色兴奋至极,挥舞手中混元金镗,直接正面迎了上去。
  对于他这种山炮来说,没有什么比面对面厮杀,来的更痛快了。
  “嘭!”
  混元金镗带起恐怖巨力,直接砸中了陈童枪身。
  仅仅只是砸中枪身,便见陈童吐血落马。
  大量的内脏碎片,从鲜血中流出。
  金镗施加的恐怖巨力,通过枪身直接传入他的体内。
  导致他的五脏六腑,直接被巨力绞成碎片。
  “弱,太弱了!”
  伍天锡仰天怒吼,目光好似出笼野兽一般猩红吓人。
  他纵马在次杀穿铁军军阵,他一人持镗铁军无人敢挡。
  将领身亡,在加上伍天锡这么个怪物。
  铁军饶是精锐,也开始逐渐承受不住凤鸣军的冲击了。
  “死吧!”
  全身已然猩红一片的伍天锡,再次挥舞混元金镗,向铁军军阵横扫而去。
  啊!
  数十名铁军军士直接被,伍天锡的恐怖巨力掀飞了出去。
  “撤!”
  一名幸存的铁军校尉,厉声开口命令部队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