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章朝会

  “请君上下令,让末将斩了此贼!”
  华雄双眼冰寒,杀气四溢。
  在他的眼里,任何敢于忤逆秦羽的人,都应该统统送去地狱。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深深地看了一眼华雄之后,便张嘴吐出了一句杀气腾腾的话语。
  “明日朝会之时,端木家族所有成员,都会上朝到那个时候,在行动手!”
  杀端木随安容易,可是端木家族的其他成员,也不是省油的灯,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在朝会的时候,将其全部杀绝,从此一劳永逸。
  “诺!”
  ………………
  “君上,该上朝了。”
  次日清晨,一名宫中的小太监,轻声开口提醒秦羽。
  一夜未眠的秦羽,听到小太监的话语之后,便开始整理衣冠,还特意佩戴上了,象征着秦皇至高无上的玄龙剑。
  “随朕上朝!”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秦羽中气十足的大喝了一声。
  与此同时,大秦万岁殿之内,数百朝中大臣,已经分两列站立完毕。
  左别一列是大秦的文官实力,领头的自然是大秦丞相齐成,右边一列则是大秦军方势力,领头的是神情跋扈的端木随安。
  “陛下,临朝!”
  当秦羽踏进万岁殿之时,尖锐的嗓音,便先他一步响了起来。
  “吾皇,万寿无疆!”
  文官一系皆拱手行礼,至于军方一系,则个个视若罔闻,好像没看见秦羽一样。
  “切~”
  端木随安懒洋洋的对,秦羽拱了一下手之后。
  军方一系的官员,才纷纷对面色铁青的秦羽拱手行礼。
  “众卿家平身。”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深深的呼了几口气之后,才勉强维持了一幅笑容。
  他知道这是端木随安,在向他示威,意思也很明确,就是军方势力老子说了才算,你秦羽在老子面前就是个屁。
  “朕准备任命,华雄为北军统领!”
  秦羽的话语一出,整个朝堂瞬间就炸开了锅。
  文官一系的人脸色诧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向来以懦弱著称的秦羽,竟敢将手伸向端木家族的禁脔。
  北军是拱卫龙城最精锐的部队,也是端木家族如此嚣张的重要资本之一,现在秦羽竟然要插手北军的事,那无异于在虎口里夺食。
  “简直荒谬!?”
  “陛下你莫不是失心疯了!”
  端木随安闻言,瞬间就跳了起来,两眼直勾勾的看向了秦羽,他身后的那些端木家族之人,也一个个脸色不善了起来。
  “尔等好大的狗胆,竟然忤逆陛下!”
  就在这时一身戎装的华雄,杀气四溢的从秦羽身后走了出来。
  “大胆,你是什么人!”
  端木随安脸色一变,冲着华雄厉声大吼道。
  “子健,动手!”
  秦羽双眼爆出杀机,厉声催促华雄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末将,遵命!”
  华雄咧嘴一笑,然后持血色长刀,大步向端木随安等人靠近。
  一身狂暴至极的气势,死死的压制住了向跑出去,搬救兵的端木家族子弟。
  “秦羽,你不要自误!”
  “你可知道老夫要是死在这里,你会有什么下场吗?”
  端木随安脸色涨红,他没想到这个大汉实力这么强,以他蜕变七重的修为,都挡不住这股气势的压制。
  “我什么下场,你这个老匹夫是看不到了!”
  “但今天你们端木家族,肯定会满门死绝!”
  秦羽抽出玄龙剑,脸色更是病态似的散发出阵阵潮红。
  “涮!”
  就在这时身影,已然靠近端木随安的华雄,狞笑一声后,便手起刀落砍下了,端木随安这个老匹夫的头颅。
  华雄手中长刀大开大合,似地狱里爬出来的魔神一般。收割着端木家族一系之人的生命。
  一身通神强者的气势,更是无可阻拦的爆发在,整个万岁殿之内。
  不过盏茶时间,军方那一系的官员,在无一个活口,殷红的鲜血,和破碎的肢体,遍布往日里富丽堂皇的万岁殿。
  至于文官一系的官员,则全部都好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鸡一样,战战兢兢,不敢发一言。
  “幸不辱命,末将已经将忤逆君上之人!”
  “屠尽!”
  全身布满鲜血的华雄,单膝下跪向秦羽行礼,说出最后两个杀气腾腾的字之时,还特意的向那群文官看了一眼。
  看到华雄的眼神之后,文官们则一个个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纷纷底下了头,不敢看华雄所在的那个方向。
  “朕现在任命华雄为北军统领,还有人有意见吗?”
  示意华雄起身之后,秦羽便用冷冷的目光,看向了那群若鹌鹑一样的文官。
  “吾皇圣明。”
  “吾等正有此意。”
  那群文官包括齐成,都唯唯诺诺的出声奉承秦羽。
  秦羽微微点头之后,便将目光重新放回了,已然身死的端木随安等人身上。
  “将端木家族满门抄斩,任何与端木家族有关系的官员,全部彻查,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秦羽双目泛红,冰冷的话语更是不带一丝的温度。
  “谨遵陛下旨意!”
  文官们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惊惧之色。
  “退朝吧!”
  秦羽丢下了这几个字之后,便率先离开了万岁殿,满脸狞笑的华雄,则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陛下行事如此偏激,对我大秦来说,恐怕是祸非福啊!”
  看到秦羽走远之后,一名文官半是半是惊惧的开口说道。
  今天秦羽的这一狠辣手段,是真的将他吓坏了,他没想到往日里那么和善的一个君上,会有这么暴虐的一面。
  “张兄此言差矣,现在这种情况,不正是需要有着,一位狠辣手腕的陛下,力挽狂澜吗?”
  说话的是一名年纪不大的文官,一身报国的热血,还没有被这肮脏的官场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