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十六章鹰击军士

  “大帅,我军新胜,士气高昂,正应趁此时一举吞下西楚,岂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畏缩不前,凭白使西楚人获得喘息之机!”
  华雄脸色肃穆,语气激动。
  以他那暴虐好战的性格,让他老老实陪李嗣业他们在北境草原趴窝,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子健,伐国灭邦,最忌讳的就是孤军深入。”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沉声开口。
  他不是不想一口吞下西楚,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西楚毕竟是东灵大国,更是对外号称控弦之士百余万,李嗣业想要一举吞下这等大国,那是极其不现实的。
  “大帅,难不成我们就这样白白使西楚人获得喘息之机?”
  脸色蜡黄的华雄,语气极为不甘。
  “先消化北境草原,在图西楚!”
  李嗣业脸色威严,语气肃穆。
  他也是一个稳扎稳打型的统帅,不会轻易出兵犯险。
  再说了,北境草原牛羊马匹无数,他还需要时间将这些牲畜,转移到幽州境内。
  “大帅,我等不能错失良机啊!”
  一身戎装的华雄,急声开口争辩。
  '“这是军令!”
  李嗣业语气果决,脸色之上也是威严无比。
  “诺!”
  华雄不甘心的应了声诺后,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转身离开了南下帅帐。
  “叔父,华将军那里……!”
  看着华雄离去的背影,李光若有些担忧的开口询问。
  “子健虽然鲁莽,但还不至于公然违抗军令!”
  李嗣业脸色恢复平静,语气也是稍稍缓和了一些。
  “那就好!”
  闻声,李光若重重的松了口气。
  …………
  三日过后。
  十余万头牛羊马匹,被李光若从北境草原,赶到了幽州河西之地。
  “赵大人,这是叔父令我送过来的牲畜!”
  年少英武的李光若,沉声向身着麻衣的赵过开口。
  三日前,李嗣业下令将北境草原上的牲畜,转移到幽州河西之地,以供赵过的大秦垦荒军团使用。
  “好,好,好!”
  看着面前大片大片的牲畜群,赵过情不自禁的连道了好几声好。
  这半个月来,他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李嗣业答应送他的牲畜群,给盼来了。
  “赵大人,这只是第一批,往后还有很多那!”
  看到赵过脸上激动的表情后,李光若不由失笑开口。
  他们南下大军占据北境草原之后,最不缺的就是牛羊马匹。
  据他估算,整个北境草原上,至少有良马(可以充当战马的马匹)三十多万匹,驽马更是多到不可计数,可以耕地的耕牛更是有几十万头,至于羊这种牲畜,那就更没法计数了,太多了。
  可以这么说,北境草原是一个天然的大血泵,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大秦输血。
  “若真是如此,我可以在一个月内,再开垦出几十万亩荒地!”
  赵过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沉声开口说道。
  在冷兵器时代,论开垦荒田的能力,人类是拍马也赶不上耕牛挽马的。
  “赵大人,那以后我龙翼军团的军粮……?”
  李光若缓声开口,英武的面容上尽是狡猾之色。
  “哈哈哈!”
  “你个小家伙,真是人小鬼大!”
  赵过听完李光若的话后,先是一愣,转而大笑出声。
  这个小狐狸,竟然早早的把主意打到了他开垦的荒田之上。
  “你放心吧,以后我开荒军团产出的粮食,定优先供给你龙翼军团使用!”
  赵过收敛笑容,语气认真的开口说道。
  李嗣业既然帮了他,那他也不介意投桃报李。
  “嘿嘿!”
  听到赵过的笑骂之声后,李光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
  时至正午,烈日高悬中天!
  四万六千名身着皮甲的魁梧壮汉,皆以屈膝半蹲的姿势,目视远方木人桩。
  一滴滴如米粒般的汗珠,不断的从他们的身上滑落。
  他们是大秦鹰击军团的军士,也就是大秦新建二线部队的军士。
  一名名脸色冷漠的长乐校尉,皆手持长鞭,从他们的周围缓慢走过。
  “坚持不住的,可以退出!”
  高台之上,面无表情的程不识,沉声开口。
  他是一个训练极其严苛的将领,他已经让这些刚刚入伍的鹰击军士,于烈日之下屈膝半蹲了两个多时辰。
  “嘭,嘭,嘭!”
  他的话语好似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数百名鹰击军士,顿时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
  “拖走,然后责令返回原籍!”
  看着倒下的鹰击军士,程不识皱眉开口。
  “诺!”
  百名长乐校尉顿时应诺,然后一个手提一个将这些昏倒的鹰击军士,拖到了阴凉之处。
  刚开始训练之时,鹰击军团是有七万多人的,可是到了现在,就只有四万多人了。
  其余的皆被这残酷的训练,给无情的淘汰了。
  “全员休息一柱香,然后使用鹰击弩进行训练!”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程不识才沉声下令让这些鹰击军士休息。
  至于他口中的鹰击弩,其实就是仿制的汉代大黄弩。
  “诺!”
  闻听到程不识的命令之后,那四万多名鹰击军士,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他们此刻连话都不想说,只想就这样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程不识的练兵之法,消耗了他们的太多体力。
  “全员持弩,准备射击!”
  一柱香的时间很快划过,面无表情的程不识,沉声下令。
  随着他的命令,刚才还瘫倒在地上的鹰击军土,顿时就脚步麻利的爬了起来。
  盏茶之后,四万多名鹰击军士,皆手持鹰击弩,以屈膝半跪的姿势,瞄准了校场远方的木人桩。
  “放!”
  程不识扫了一眼鹰击军士之后,厉声开口下令。
  闻令之后,鹰击军士纷纷扣动手中鹰击弩强的悬刀。(扳机)
  “咻,咻,咻!”
  弩箭的尖啸声响起,如同飞蝗一般的箭雨,瞬间就淹没了位于三百步之外的木人桩。
  在这么一轮密集的箭雨打击之下,那几百个木人桩直接就变成了筛子。
  “继续!”
  程不识沉声开口,责令鹰击军土继续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