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十七章兴兵来犯

  大离境内,域外蛮人帅帐。
  身材彪悍的蛮王巴克,阴沉开口:“岳托,到底怎么回事?”
  他此时的语气极为愤怒,他没想到岳托只是出去了一趟,就折损了数百名蛮人。
  “大王,末将在巡守边境之时,遭到了秦国人的袭击!”
  脸色尚有些苍白的岳托,一五一十的将当天发生之事,说给了蛮王巴克。
  将岳托的话语听完之后,巴克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
  一股股暴怒的杀意,开始在他周身盘旋凝聚。
  他没想到区区一个东灵域小国,竟然敢主动朝他们蛮族出手。
  “明日,本王亲自出征大秦,我要用他们秦人的鲜血,来祭奠我蛮族的勇士!”
  身着青色兽皮铠甲的巴克,语气极为冰寒。
  …………
  “不识,鹰击军队还需要编练多久?”
  长安,上书房。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沉声开口询问。
  他现在是真的很缺兵员,北线有域外蛮人对大秦虎视眈眈,南线李嗣业他们虽然取得大胜,但是苦于兵力不足,不能将战果进一步扩大。
  “陛下,至少还需两个月的时日!”
  面容古板的程不识,沉声回禀。
  他的编练士卒之法,极为严格苛刻,甚至都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虽然保证了士卒的精锐程度,但也直接导致他的编练进度十分缓慢。
  “能加快吗?”
  秦羽闻声之后,不由皱眉开口。
  南北二线都需要兵员,他现在是真的没时间,在让程不识慢慢编练士卒了。
  “若只是充当炮灰的话,鹰击军士现在就可出战!”
  程不识面色不变,沉声回答。
  闻声,秦羽咬了咬牙,然后开口说道:“炮灰就炮灰吧!”
  “不识,明日你领所有鹰击军士,向西楚方向开进!”
  他之所以如此着急覆灭西楚,是因为他现在急需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因为只有西楚这个后方平定了,他才可以抽出全部的力量来陪域外蛮人掰掰手腕。
  “诺!”
  程不识躬身应诺之后,便转身离开了上书房。
  …………
  一日过后。
  十余万身形彪悍的域外蛮人,如一股青色的洪流一般,冲向了大秦玉门关所在的方位。
  这些蛮人的装备十分简陋,大都身着兽皮缝制的简陋铠甲,至于手上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怎么看都有一股乌合之众的感觉。
  但就是这群乌合之众,在一个多月前,以伤亡不足千余人的战损,吃掉了大离十五万精锐的一线部队。
  他们的装备虽然差劲无比,但他们的平均实力却高的吓人。
  这十余万域外蛮人中,蜕凡境界的一抓一大把,就是通神境武者,也不稀奇。
  “大王,覆灭一个小国,有必要出动如此阵势吗?”
  在蛮人队伍的最前方,一名面色极度丑陋的蛮人壮汉,闷声闷气的开口询问道。
  这个壮汉名叫金夺,乃是巴克麾下八大蛮帅之一,同样也是一名宗师五重的强者。
  “本王要那大秦这只猴子,警告其余的东灵诸国!”
  手持一柄金刀的蛮王巴克,阴沉出声。
  蛮人虽然入侵东灵,但还没有吞掉整个东灵的意思,因为东灵域在怎么贫瘠,那也是一个域,远不是一个乌古蛮国的小部落,可以轻易吞得下的。
  “大王,前方三十里处,出现一座秦人关口!”
  巴克的话音刚刚落下,便见一名风尘仆仆的蛮人斥候,大步向他走了过来。
  将斥候的话语听完后,巴克便将目光扫到了他身后的八名蛮帅身上。
  “你们谁去替本王破了此关?”
  他身后的这八名蛮帅,修为最低的都有宗师五重的修为。
  “大王,末将愿往!”
  一名身材较为干瘪的蛮人,出声应下了巴克的命令。
  他名叫青勒,乃是这八大蛮帅中,排名第三的好手,人称病痨鬼青勒,最擅长使一双三千斤重的巨锤,曾在三锤之下,活活震死一头草原猛犸巨象。
  “好,待你破了此关,本王赏你一千个精壮奴隶!”
  看到青勒应命之后,巴克不由朗声开口,许下了极为丰厚的赏赐。
  “大王,你就瞧好吧!”
  身材干瘪的青勒于马上行了一礼之后,便领了本部万余名域外蛮人,向大秦玉门关冲去。
  “啧啧,这大秦人可惨喽!”
  看着青勒离去的背影,其余不由戏谑开口。
  他们这八大蛮帅里,单论实力的话,青勒可能不是最强的,但要是论心理变态的话,青勒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这货最喜欢的就是,虐杀比他弱的武者。
  …………
  一个时辰过后。
  万余名身形彪悍的域外蛮人,便来到了地势险峻的玉门关之下。
  “来者不善啊!”
  玉门关高耸的城墙之上,背负双手的苏烈,轻声开口。
  虽然他嘴里说着来者不善,但他那犹如深潭的目光里,却没有任何担忧之色。
  “大帅,让末将出战吧!”
  他的身后,脸色鲁莽的伍天锡,正急声向他请战。
  “天锡,你有把握斩杀那名蛮将吗?”
  苏烈沉声开口,同时伸手指向了关下青勒所在的位置。
  “百合之内,末将定能取他项上人头!”
  伍天锡看清苏烈伸手指的青勒之后,不由轻蔑开口。
  对于他这种山炮来说,实力强不强先不说,气势这块就得先把别人压住。
  “好,那本帅拭目以待!”
  苏烈微微一笑,然后缓声开口。
  “诺!”
  听到苏烈同意之后,伍天锡不由狂喜出声,然后他便一溜烟的跑下了城墙。
  “大帅,那名蛮将恐怕没有那么好对付?”
  伍天锡离开不久,一道凝重的声音便在苏烈身后响了起来。
  “云召,我心里有底!”
  一身戎装的苏烈,缓缓开口。
  凭借他的眼力,他自然能看出伍天锡和关下蛮将的实力深浅。
  “唉!”
  面如紫玉的伍云召,叹息了一声,没有在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