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二章贪心不足

  “若真是如此!”
  “这等天下精锐,落在大秦着实可惜了?”
  陈瑞缓缓出声,似狐狸一般的眸子里透出贪婪之色。
  此时的他早已将杀侄之仇,毁城之恨抛之脑后。
  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中年将领口中的精锐骑兵,据为己有。
  “大帅,此等精锐也只有您配驱使!”
  那名中年将领含笑开口,不经意间还拍了陈瑞一记马屁。
  “行了!”
  “明日午时,全军包围华雄驻地!”
  “本帅要让他,乖乖出来投降!”
  陈瑞虽然挥手,打断了中年将领的话,但他眼里的得意之色,却表明了他对这记马屁很受用。
  “诺!”
  中年将领沉声领命,然后大步转身离开帅帐。
  他作为大离铁军中的二号人物,要亲自下去布置陈瑞的命令。
  “田横,你个老东西!”
  “等本帅得了这支骑兵,我看你还那什么跟我斗!”
  望着中年将领离去的背影,陈瑞阴狠出声。
  他口中的田横乃是大离皇族的底蕴。
  也是东灵四大宗师之首,绰号怒火狮王。
  把控着大离最为神秘的骑兵军队。
  狮骑兵!
  陈瑞虽然贵为大离军方第一人,但是在朝堂之上,处处受到的田横的掣肘。
  这让生性阴狠的陈瑞,很是恼怒。
  但他又忌惮于那支神秘的狮骑兵,只能任由田横压制他。
  …………
  次日,正午!
  十万名大离铁军离开驻地,向大秦幽州首府玉壁城而去。
  一杆杆由烫金大字书写的陈字旗帜,在铁军队伍中飘扬鼓荡。
  大离铁军是重步兵,皆身覆精铁重甲,手持炎铁巨斧。
  这支队伍得名铁军的原因,并不是由于其身着的精铁重甲。
  而是这支队伍曾在,六十年前上任大离皇帝在世之时,以一万之众硬憾十万大炎精锐,并且将之击退。
  此战过后东灵震恐,并将这支队伍称为铁军。
  寓意想钢铁一样,牢不可破坚不可摧。
  “大帅,我怕您还没到大秦。”
  “那些卑贱的大秦人,就会望风而逃。”
  那名中年将领身骑黑色骏马,大笑着开口。
  虽然那支骑兵精锐强悍,但自己这一边,可是有十万铁军,和威震东灵的烈火神将。
  “华雄,匹夫耳!”
  “本帅一至,料那匹夫也不敢抵抗!”
  一脸得意之色的陈瑞,语气之中充满了对华雄的不屑。
  他陈瑞征战几十载几无败绩,凭借手中烈火七杀戟,不知横扫了多少东灵域的天骄。
  “禀报,大帅!”
  “前方有一座大秦城池,应是华雄驻地卧虎城!”
  就在这时一名铁军斥候,脚步迅疾的跑到了陈瑞身旁。
  然后躬身下跪,将探知的情报悉数告知陈瑞。
  “嗯!”
  陈瑞微微点头,然后沉声下令:“陈希,你领前军尽快赶至卧虎城!”
  “同时将本帅旗号打出!”
  “诺!”
  中年将领在马上简单行礼之后,便纵马朝铁军队伍前方奔去。
  …………
  半个时辰之后。
  大秦边关卧虎城之上,脸色蜡黄的华雄,正死死的盯着城下的大离铁军。
  他的一双虎目中,此时尽是怒火和杀意。
  “统帅,求援吧!”
  “我观城下部队旗号,应该是大离烈火神将的铁军!”
  担任凉州别驾的范羽,沉声在华雄身旁开口。
  他与两日前便来到凉州,同时也将秦羽的旨意带给了华雄。
  由于二人曾经在龙城中合作过,所以他们二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求援!?”
  “本帅,正要会会这所谓的烈火神将。”
  一身戎装的华雄不屑开口,一双老虎眸子里,也尽是骄傲之色。
  他不允许自己打都不打,就灰溜溜的向长安求援。
  “统帅,万万不可啊!”
  “陈瑞此人早已踏入宗师,一身兵家杀伐之术,就是东灵剑王柳天河也要让他三分!”
  范羽一听华雄的口气不对,就连忙开口解释。
  他说的倒不是什么机密,只要在东灵域有点身份的人,都听过东灵四大宗师之名。
  他的这番劝解之言,可能对别人有作用,但对华雄这种脑袋里少根筋的家伙来说,就是火上浇油。
  他会把你的意思理解成,你看不起我华雄。
  前文也曾说过,纵观秦羽麾下诸将,唯有华雄被秦羽斥之为“山炮!”
  山炮两个意思,一褒一贬!
  往好了说这人视死如归,生死无惧。
  往不好了说就是,这人就是个脑袋里只有肌肉的莽夫。
  遇到事就是两个字。
  干他!
  “什么狗屁烈火神将。”
  “看我拿他!”
  华雄闻言顿时火冒三丈,说着就要出城与敌军交战。
  范羽的话非但没有起作用,反而让华雄这个大山炮,起了逆反心理。
  “统帅,不可啊!”
  范羽看到华雄要出城之后,顿时脸色骤变。
  他上前两步,死死的抱着华雄的大腿,不让其出城。
  他可不想自己刚被重用,就落得个大败亏输的下场。
  华雄骁勇不假,可人家陈瑞纵横几十年,那也不是吃白饭的呀!
  “嘿!”
  华雄恨声长叹,但最终还是没有将范羽踢开。
  “这样吧!”
  “本帅,领三千骑出城!”
  “其余的西凉铁骑,尽数交与你指挥!”
  华雄不甘心的闷声开口,这是他最后的底线了,若是范羽还不同意,他就强行出城接战。
  一个实力刚刚步入先天的范羽,是不可能拦得住他的。
  “行!”
  范羽无奈开口,他知道他要在阻挠下去,怕是会被一脚踢开。
  “你就瞧好吧!”
  华雄闻言顿时大喜,连忙大步走下卧虎城城墙。
  他怕范羽这个书生,在一上头把他拦住。
  看着华雄离开之后,范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然后对着一名西凉校尉沉声开口:“你听着,你马上离开卧虎城,前往长安求援!”
  他是秦羽亲自委派的别驾,在这凉州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是,统帅!?”
  那名西凉校尉脸色犯难的开口。
  “没有可是!”
  “出了事,我范羽担着!”
  此时的范羽,那出了那股书生的愣劲厉声开口。
  “行吧!”
  那名西凉校尉见此情形,也不好多说什么。
  躬身行礼之后,便大步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