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二章重明展翅

  “那,那是什么!?”
  正当秦武同秦军交谈之时,一名河东军士,骇然出声。
  只见他的头顶的天空之上,一只庞然大物的身影,遮蔽了天空和云彩。
  “大哥,你看!?”
  宁南王秦文此时也是满脸骇然,他虽见过不少奇珍异兽,可光翼展就有百丈的庞然大物,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翼展百丈相当于三百多米,重明鸟的神通法天象地,可以自由变换身形大小。
  不过现在这个体型,已经是这个幼宠阶段重明的极限了。
  “戾!”
  一声尖锐的鸟鸣声过后,就见重明鸟伸出充满金属质感的巨爪,狠狠的向恩州高大的城墙抓去
  “砰!”
  巨石崩碎,泥土飞扬!
  恩州雄伟的城墙直接就被重明鸟,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位于此处的河东军士,自然也是化成了一摊血水。
  虽然重明鸟的修为并不高,但是这么庞大的体型,就是宗师高手硬接重明一击,估计也讨不了好。
  “还愣着干什么!”
  “放箭,反击啊!”
  一身蟒袍的秦武大声吼道,他此时的腿肚子也有些颤抖。
  这颤抖来来源于,面对高位格生物时,体内不自觉出现的恐惧。
  “咕噜!”
  “殿下,我们这样会不会激怒它!”
  河东的一名军士,咽了口唾沫之后涩声开口。
  “蠢货,在不赶走这个怪物!”
  “老子的恩州城,就要被他拆完了!”
  秦武指着鼻子怒骂那名军士。
  “诺!”
  军士见秦武发火后,自然再不敢有异议,立马按照秦武的命令。
  开始缓缓绞动弩箭,他身旁的弓箭手也有样学样,个个张弓瞄准在恩州城上空肆虐的重明鸟。
  其实也不用瞄准,重明鸟这么大的身形,在半空中基本上就是个活靶子。
  这些河东弓箭手就是闭着眼,也能射中重明鸟。
  “放!”
  随着这一声命令之后,无数好似飞蝗的羽箭,鸣叫着射向了重明鸟。
  这其中还有堪比长矛的弩箭,这种弩箭一丈多长,由弩炮绞动转盘激发。
  百丈之内可以洞穿身着铁甲的通神武者,当然前提是通神武者不动,站着让你射。
  “咻咻咻!”
  好似暴雨一般的羽箭,眨眼间便当头浇向了重明鸟。
  铛铛!
  在一阵金属碰撞声过后,只见无数羽箭,纷纷的从重明鸟身上无力掉落。
  重明鸟那闪烁着金属质感的羽毛,给它提供了惊人的防御力。
  “戾!”
  虽然羽箭没有伤害到重明鸟,但它那堪比灯笼似的眼睛内,还是闪烁出了愤怒的神色。
  “这些卑微的虫子,竟然敢伤害我!”
  “不可饶恕!”
  ps:这是由九级鸟语专家,破风剑客翻译而来。
  “呼!”
  重明鸟那尖锐的鸟喙,猛然张开,一股无匹的吸力,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无数山石草木,和距离重明鸟较近的人类,统统在这股吸力之下,被撕成粉碎。
  这惨烈的一幕,让在场的众人无不胆寒。
  重明鸟刚刚施展的,是它的另一天赋神通,“吞吐天下!”
  巨大的吸力不断在城墙上肆虐,无时无刻都有人被吸力撕裂。
  “救命!”
  “殿下,救我!”
  一命扛旗的军中侍卫,被这恐怖吸力裹挟,他在空中惊恐开口。
  希望秦武能救他一命!
  只是他的希望注定落空,因为秦武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会救一个军中小卒。
  恐怖的吸引之力下,没有先天的武道修为,会被直接撕裂。
  先天之上的武者,才能勉强抵抗这股吸引之力。
  河东二王虽然废材,但是在这么肥沃的河东府供应之下,他们二人还是勉强踏入了蜕凡境界。
  “秦军,现在怎么办!”
  一身蟒袍的秦武阴沉开口,他紧紧抱着一根柱子,勉力抵挡那股吸引之力。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啊!”
  一身戎装的秦军倒没受多大影响,他没好气的开口回答秦武。
  面对这种庞然大物,他也是毫无办法。
  “秦将军,难道你赶不走这个怪物吗?”
  秦武还没回话,在其一旁的宁南王秦文,便先声开口了。
  就这样放弃固若金汤的恩州城,他还是有点不甘心。
  “你是白痴吗?!”
  秦军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当然考虑到秦文的身份之后,他又把这句话咽回去了。
  “殿下,这种怪物决非人力可以抵挡的!”
  在心里问候了秦文祖宗十八代的秦军,耐着性子开口解释。
  他是通神武者不假,但是面对这种怪物,估计一时不察就会被拍成肉泥。
  刚才重明鸟的恐怖防御力,和骇人的擎天巨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一丈多长的弩箭,打到这种怪物身上,连外皮都没有破。
  “戾!”
  就在这时,天上的重明鸟!
  猛然抬头长啸,身下巨爪更是狠狠向城墙上抓去。
  “崩!”
  山崩地裂用在此处毫不为过!
  九丈高,三丈厚的城墙,直接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
  在狂怒的重明鸟面前,坚固的城墙和集市上的豆腐没有任何区别。
  这重明鸟系统给出的修为,只有通神九重,但是真实战力的话,就是高阶宗师也不敢说能稳胜重明。
  因为重明鸟的体型太庞大了,这简直就是耍赖皮。
  这就相当于我那个刀砍你半天,你屁事没有,你轻轻吹了一口气,我就当场去世。
  面对重明鸟这种挂逼,河东双王哭了。
  “二位殿下,快走!”
  “在不走,就真来不及了!”
  秦军此时也有些急躁了,面对越来越接近他的重明鸟,他也从内心里升起了一股恐惧。
  “我们走可以!”
  “可是城里的珠宝怎么办!”
  秦武满脸阴沉的开口询问,他身旁的秦文也是满脸赞同。
  这俩兄弟出了名的贪婪成性,为人又刻薄狠毒,肥沃的河东让他们二人,搞的是天怒人怒。
  “都特么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白痴还在乎珠宝!”
  当然这句话秦军并没有说出口,除非他想和这俩臭虫撕破脸。
  “殿下,珠宝没了我们可以在抢!”
  “但是命没了,可就真的没了!”
  秦军深呼吸几口气后,强压心头怒气开口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