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八十章万法不加于身

  三天之后。
  脸色坚毅的赵过,领着百余名农家学子离开了长安。
  他奉秦羽之命,前往幽州河西之地,担任大秦垦荒令。
  以幽州河西之地,为推广代田法的实验区,只要涉及到农业的问题,幽州统帅李嗣业也得全程配合赵过。
  而且大秦羁押的十九万俘虏,也全部交由赵过使用。
  总之,秦羽给赵过开了一大堆绿灯,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把大秦子民的肚子喂饱。
  …………
  凉州官道之上。
  一脸阴沉之色的田横,默默的看着遍地的狮骑尸体。
  一万名先天境界的狮骑,外加金刚狮子田元可,连个涟漪都没有惊起,就全员报销了。
  “全军听令,向卧虎城进发!”
  良久之后,田横厉声下令。
  “诺!”
  身后九万名狮骑兵齐声应诺,然后便向卧虎城狂奔而去。
  …………
  一个时辰之后。
  九万名杀气凛凛的狮骑,便出现在了卧虎城下。
  手持一柄金色巨刀的田横,纵马在狮骑军阵之前。
  “苏烈,可敢出城与老夫厮杀一场?
  他双眼中杀意弥漫,语气里更是带着无尽寒意。
  此时,卧虎城头之上。
  脸色淡然的苏烈,背负双手静静站立。
  他的身后则是,一脸憨憨之色的秦用。
  “殿下,你领一万凤鸣军士出城,挫挫这个老匹夫的锐气!”
  苏烈面色沉静,缓声开口下令。
  “诺!”
  秦用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拱手应诺之后,便奉命领军士出城。
  “擂鼓,为殿下助威!”
  目睹秦用离开之后,苏烈沉声下令。
  “咚,咚,咚!”
  苍凉而又沉默的战鼓声,使人不知不觉间生起一股悲壮之感。
  …………
  三通战鼓响彻完毕!
  身骑赤焰炎龙驹的秦用,便手持两柄黄铜倭瓜锤,出现在了卧虎城之下。
  他的身后则是一万名,脸色坚毅的凤鸣军士。
  “小爷秦用在此,我看你们那个敢过来。”
  秦用脸色倨傲,语气更是狂妄的没边。
  他是真的一点都没将对面这些,臭番薯烂白菜放在眼里。
  闻声,对面狮骑军阵顿时骚动了起来。
  “大眼,出阵宰了这个臭小鬼!”
  一身戎装的田横,眼里闪过了恐怖的杀意。
  “诺!”
  田大眼沉声应诺,然后策马向秦用杀奔而去。
  片刻过后!
  “嘶!”
  一阵嘹亮的马嘶声响起,便见手持镔铁棍的田大眼,已然来到了秦用面前。
  “小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田大眼声音粗壮,面容之上也是闪过不屑。
  毕竟,秦用的面孔实在是太稚嫩了,就像是一个还在蒙学的稚童。
  “三天前,有个大傻子说过同样的话。”
  “结果,他被小爷我一锤砸成了肉泥!”
  秦用轻蔑出声,脸孔之上尽是不屑之色。
  “你找死!”
  闻声,田大眼顿时怒了。
  他抡起手中百余斤重的滨铁棍,向秦用周身横扫而去。
  棍风咆哮,杀气弥漫!
  镔铁棍所掠之处,空气都被挤压的爆鸣出声。
  “哼!”
  秦用轻哼出声,轻轻挥动手中黄铜倭瓜锤,向镔铁棍砸去。
  他真的只是轻轻用力,他怕一不小心就将对面这个敌将震死。
  他虽然只用了一分力,但是黄铜倭瓜锤砸出之后,依旧威势十足。
  “嘭!”
  两把都属重器的兵器相接那一刻,巨大的金属碰撞声,顿时传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田大眼现在只觉全身发麻,好似被巨物冲撞了一般,两只手的虎口更是止不住的留着鲜血。
  “你也太弱了!”
  “还不如昨天那个傻子。”
  收回倭瓜锤之后,秦用满脸失望的开口说道。
  砸中镔铁棍的时候,他都已经尽可能的收力了,没想到这个田大眼,这都承受不住。
  “猖狂!”
  田大眼喝骂一声,在次策马抡动镔铁棍砸了上去。
  势头刚猛,好似一只草原巨蟒,凌空向秦用绞杀而去。
  “我都说了你太弱了!”
  秦用暴喝出声,单手挥起一柄黄铜倭瓜锤就迎了上去。
  劲风鼓荡,气浪翻飞。
  那一刻田大眼,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威压,就好似无穷重物,猛然在他背部使力一般。
  “嘭!”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镔铁棍直接被砸的弯曲了下来。
  而田大眼更是不堪,直接就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倒飞了出去。
  '“砰!”
  田大眼身躯重重砸于地面,他的面容此时苍白一片,殷红的鲜血从他嘴角股股流出。
  周身的筋骨更是被无穷巨力,震成了一摊碎末。
  他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然后直接头一歪,告别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似这等土鸡瓦狗之辈,就不要过来送死了!”
  秦用声音暴烈至极,在他扫向狮骑军阵之时,竟无人敢与他对视。
  “嘶,嘶!”
  他的声音刚落,便见又有两骑从狮骑军阵之中,联袂杀奔了过来。
  正是满脸仇恨之色的田梦青,和其四妹鸩毒雌狮子。
  “臭小鬼,你今日必死与两军阵前!”
  田梦青恶毒开口之后,便催动起阵阵苍青色的火焰,向秦用扑杀而去。
  而他的四妹则是双手掐诀,口中起咒。
  一阵阵碧绿色的毒风,便紧紧的跟着,苍青色的火焰向秦用吹拂而去。
  这四狮中老二老三专修肉身,乃是传统的军中战将,老四和老大则专修神通,走的乃是宗门武者的路子。
  “区区火焰毒风,能奈我何!”
  秦用轻蔑出声,周身更是爆起璀璨银芒,远远望去,就好似佛界战神韦陀亲临。
  座下通体赤红的炎龙驹,更是高高跃起,向田梦青二人扑了过去。
  “嗤嗤!”
  毒风青火在碰到秦用身上之时,纷纷被秦用周身银芒消融殆尽。
  秦用不通术法神通一道,但他自身的体质,却是号称万法不加身的韦陀之体。
  也就是说我虽修不得神通,但你们也休想用伤痛伤我。
  这招在地球上,有个很响亮的名字叫做“强行五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