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七十四章铁憨憨的自我修养

  “嘶!”
  不过片刻。
  已经有两千多名狮骑兵,被玄武骑士打落马下。
  失去主人的马匹,在夜晚的星辰之下悲鸣嘶吼。
  “给我死!”
  见此情形,田枭瞬间暴怒。
  他手持一柄黑色大枪,纵马往玄武骑士军阵中杀去。
  “铛!”
  黑色大枪仿若黑龙,接连砸落数名手持铜锤的玄武骑士。
  凭借宗师境界的武道修为,田枭一人便牵制住了百余名玄武骑士。
  就在田枭忘我冲杀之际,一柄湛青色的巨斧当头向他劈下。
  “砰!”
  气浪翻滚,火花涌动!
  手持黑色大枪的田枭,直接被扫落马下。
  要不是他用大枪抵挡了一下,他今日就要血溅当场了。
  “何人?”
  勉强平稳真气之后,田枭起身厉声开口。
  “大秦,苏烈!”
  缓缓纵马而至的苏烈,目光冷漠的看着他。
  一柄湛青色的玄武巨斧,在他手上闪着青色的神芒。
  “枭杀枪!”
  田枭闻声之后,身影突然暴起。
  手中黑色大枪,仿若化作远古黑龙一般狰狞咆哮。
  直冲苏烈心腹刺去。
  “砰!”
  湛青色的玄武巨斧,带起阵阵青色神芒,直接迎向了黑色大枪。
  在巨大的碰撞声中,苏烈单手持斧不断将田枭压着后退。
  “啊啊啊!”
  田枭仰天嘶吼,磅礴的真气不断在他周身爆发。
  可这依旧不能使自己,不断倒退的躯体稳住。
  将他逼入一个死角之后,苏烈手中玄武巨斧蓦然抬起。
  在惨白的月光映衬下,田枭看见了苏烈那平静至极的脸庞。
  “砰!”
  巨响轰鸣,铁枪破碎!
  人称枭帅的田枭,自眉心处被一分两半。
  猩红的鲜血,给这单调的夜晚,加上了几分色彩。
  “枭帅死了!”
  随着一道惊恐的声音,整个狮骑兵军阵都骚乱了起来。
  临阵丧将,对士气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
  还残存的六千多名狮骑兵,顿时在无战意。
  他们勒动手中马缰,死命的往大离的方向跑去。
  “大帅,要追吗?”
  一名玄武骑士校尉,轻声在苏烈耳旁开口。
  “穷寇莫追!”
  苏烈脸色平静,今夜的目的他已经达到了。
  卧虎城之围已解,敌军统帅被杀,整个大离军营,更是被接连踏破。
  一个时辰之后,这场夜战结束。
  大离普通军士阵亡三万多人,被俘九万多人,其余不知所踪。
  而大秦方面的损失,几乎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玄武骑士阵亡一百八十三人,鹰扬骑士阵亡七百六十人。
  …………
  卧虎城,刺史府。
  脸色威严的苏烈,端坐与主位之上。
  此时距离那晚的夜战,已经过去两天了。
  “这些俘虏该怎么处理?”
  苏烈有些头疼的开口发问。
  九万多大离俘虏,让他头都大了一圈。
  “大帅,依我看不如尽数坑杀!”
  “一了百了!”
  苏烈的问题刚刚抛出,便见脸色森然的史万岁便站了起来。
  他主导的数次战争中,基本就没有留俘虏的习惯。
  是个名副其实的战争屠夫。
  “大帅,万万不可!”
  面如紫玉的伍云召,连忙起身否决史万岁的提议。
  与史万岁不同,伍云召是个宅心仁厚的老好人。
  “行了,你们两个都坐下!”
  苏烈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大帅,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就在苏烈头疼之际,身着儒袍的范羽站了起来。
  “请讲!”
  苏烈微微颔首,示意范羽继续说下去。
  “大帅,尽数坑杀是绝对不行的。”
  “依我看不如,尽数押解到幽州,为我大秦开荒垦土。”
  范羽条理清晰,将自己的提议,和盘说了出来。
  “范先生,你怎地胳膊肘往外拐!”
  还没等苏烈给出反应,一脸憨憨之色的伍天锡便站了起来。
  “嗯?”
  范羽有些诧异的看向了伍天锡,他有些不明所以。
  其余堂上众人,大多也是这种表情。
  “范先生,凉州地广人稀,这点你应该比我这个粗人清楚才对啊!”
  伍天锡这个铁憨憨,看到大家的眼神之后,不由得意开口。
  “是啊!”
  “所以那?”
  范羽此刻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那你为什么,不让这些俘虏,留在凉州开荒垦田,而是将其押解到幽州。”
  “你说你这是不是胳膊肘往外拐!”
  伍天锡说完之后,还得意的扫了众人一眼。
  估计这个铁憨憨心里还在想,只有我这么聪明,想到了这么便捷的处理方法。
  闻言,范羽笑了。
  堂上的众人都笑了。
  他们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伍天锡是个真正的憨憨。
  下次在议论这种事的时候,完全不需要带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伍天锡反应迟钝,可还是注意到了大家异样的眼神。
  “咳咳!”
  “天锡,你去外面巡视一圈。”
  “本帅,担心大离可能会反攻。”
  强憋住笑意的苏烈,缓声开口。
  “哦!”
  伍天锡摸了摸脑袋,然后毫不怀疑的大步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数位大秦实权将军,尽皆爆笑出声。
  “云召,你这个堂弟还真是……。”
  史万岁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没词了。
  毕竟,伍云召是伍天锡的堂哥。
  直接骂人家堂弟是白痴,好像也不太合适。
  良久,史万岁才憋出了几个字。
  “你堂弟真朴实!”
  伍云召闻言,不由尴尬一笑。
  心道有时间,必须让自己堂弟读书明理。
  伍天锡的方法看似便捷,其实隐患是最大的。
  因为凉州毗邻大离,一但说大离在次入侵,这些俘虏立马就会变成不稳定因素。
  在场的诸将中,每个人都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
  可惜伍天锡这个憨憨不懂。
  “好了,好了!”
  苏烈咳嗽两声,堂内的气氛再次归与了凝重。
  “我觉得范先生的提议很好。”
  “明日便由史将军,押解到幽州吧!”
  他沉声开口,赞同了范羽的提议。
  幽州河东那部分人口还行,大约有三百多万人口,而河西就差远了。
  因为连年的征战,那里的人口已经不足六十万了。
  其荒凉的程度,比之凉州也不遑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