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六章和事佬秦羽

  “云召(天锡)。”
  “明日正午,到长安军司等待任命!”
  秦羽收敛笑容,朗声开口。
  这二人他要用来,抵抗北方大离军团的入侵。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让这,两兄弟打到大离境内。
  “诺!”
  伍云召和其堂弟沉声应诺之后,便大步走到了秦羽身后。
  一左一右呈护卫之状。
  秦羽微微颔首,然后沉声对脑海中的系统开口。
  “召唤三万名,凤鸣重甲步兵!”
  “召唤一千名,玄武骑士!”
  三万凤鸣重甲步兵是他,用来对抗大离的主力。
  而玄武骑士则是他为苏烈准备的亲卫队。
  没错,这次他准备让苏烈出征。因为那名西凉校尉,有提及一个名字陈瑞。
  烈火神将―陈瑞!
  这是一个让东灵所有势力,都感到畏惧的名字。
  此人纵横沙场数十载,几无败绩。
  手中大离铁军,更是号称东灵第一军。
  面对如此棘手的敌人,秦羽为了谨慎起见,只好请动苏烈这尊大神。
  “凤鸣重甲步兵召唤完毕。”
  “明日会同双子将星一同出世!”
  “玄武骑士召唤完毕。”
  “明日会与长安军司校场出世!”
  “叮,轮回之力扣除完毕!”
  “当前还剩余,三万七千六百点轮回之力!”
  系统很贴心的提示了一下,秦羽那可怜兮兮的余额。
  秦羽苦笑一声,无奈开口。
  “幸幸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这次他为了给苏烈撑场面,可是足足花了十万轮回之力。
  召唤了比金鸡蛋还贵的,橙色兵种玄武骑士。
  ………………
  次日,正午。
  大秦,长安军司校场!
  一千名玄武骑士,静默的位于校场中央。
  这些骑士面色坚毅,皆手持青色铜锤,后背背负着一把强弩。
  他们的铠甲亦是威严无比,呈苍青之色,道道神秘花纹在其上铭刻。
  更令人惊恐的是,这些骑士最低都有蜕凡七重的修为。
  而他们的正前方,则是身材挺拔的苏烈。
  他巍然站立,背负双手。
  虽然他的面容没有多大变化,但是眉宇之间透漏出来的喜色,却将这位大秦军司之首此时的心情,出卖的一干二净。
  老子终于不是光杆司令了!
  “陛下到!”
  就在这时,一道尖细声音突然想起。
  然后便见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在数百名绣衣使者的护持下来到了军司校场。
  “吾等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还望陛下莫怪。”
  苏烈以手捶胸,表示对秦羽的尊敬。
  他身后的玄武骑士,亦是翻身下马,以手捶胸行礼。
  确实这些玄武骑士全身甲胄,让其单膝全礼,属实有点为难人的意思。
  “苏卿,那里话!”
  秦羽含笑出声,眉宇间掠过喜色。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玄武骑士的精锐程度,却让他十分满意。
  纵观整个东灵,除了我大秦!
  还有那个国家,能奢侈到用蜕凡高手,担任普通骑兵!
  当然秦羽为了保持帝王威严,并没有当众喊出。
  “苏卿,伍氏兄弟那?”
  秦羽眉头一皱,忽然开口。
  他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伍云召和伍天锡二人。
  “陛下,这次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听到秦羽问起之后,苏烈不禁苦笑开口。
  伍云召温文尔雅好似君子,苏烈与他相处并不觉得为难。
  可关键是伍天锡这个愣头青,此人前世就与自己有生死大仇。
  这次在军司相遇,若不是有伍云召拦着,怕是伍天锡直接就上手了。
  “哈哈哈!”
  “苏卿,那伍氏兄弟在何处?”
  “朕亲自为你二人,解除这段冤孽。”
  看到苏烈的为难表情之后,秦羽不禁朗声大笑。
  “伍氏兄弟,已经在长安城外驻扎了。”
  苏烈收敛笑容,肃声开口。
  由于凤鸣军士过多,所以苏烈便早早让伍氏兄弟二人,前往城外驻扎。
  “既如此,那朕就出城一趟!”
  秦羽微微点头,然后沉声开口。
  他说完之后,便率先登上了龙撵。
  数百名绣衣使者,皆手持利剑位于两侧保护。
  “玄武骑士听令!”
  “保护圣驾出城!”
  待龙撵升起之后,苏烈沉声下令。
  “踏,踏,踏!”
  在玄武骑士和,绣衣使者的重重护卫之下,秦羽的龙撵缓缓开进了长安城的街道之上。
  长安城内有户二十万,具备武道修为的不过百分之一,即使如此长安也是大秦综合实力最强的城市。
  “吾等,参见陛下!”
  长安街上所有军民,见到秦羽的龙撵之后,皆躬身跪拜行礼。
  在玄武骑士的开道之下,秦羽一行人花了半柱香的时间。
  离开了大秦的心脏长安!
  …………
  凤鸣军营地!
  “陛下到!”
  尖锐的声音刚刚响起。
  便见营地之内,冲出一行队伍。
  领头的自然是伍云召兄弟俩。
  “伍云召(伍天锡),拜见陛下!”
  二人携着数十军中校尉,齐涮涮的跪倒在秦羽龙撵之下。
  “众将士,平身!”
  秦羽声音威严厚重,虽然他的修为仅仅只有先天三重左右的程度。
  可作为大秦天命之人,他身上的威势并不比,一般通神境武者弱多少。
  “谢,陛下!”
  众将士起身之后,便在秦羽周围侍候。
  “天锡,前世之事不必过于纠缠!”
  “朕希望你能和苏卿冰释前嫌。”
  “朕,愿做你们二人的见证者。”
  秦羽双眼直视伍天锡,他是真的希望这个愣头青,能收收性子。
  “陛下,末将愿与苏大帅冰释前嫌。”
  见秦羽把话都挑明了,伍天锡也不好在说什么。
  对于系统将领来说,秦羽的话便是唯一。
  “好!”
  秦羽展颜一笑,轻声开口。
  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都给我好好的一致对外,不许在内部给我打架。
  “陛下,末将愿受伍天锡一击,以偿前世所做之事!”
  就在这时苏烈勒马走出,沉声开口。
  秦羽微微一愣,然后将目光转向了伍天锡。
  他刚才是以势压人,伍天锡虽然不好多说什么,但内心里肯定还是有芥蒂的。
  毕竟前世苏烈,暗箭夺了他的性命。
  生死大仇,任谁也不可能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