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九十五章斩元朝

  “死!”
  再次积蓄起全身气力之后,李嗣业猛地挥刀而下。
  那一刻,他手中的陌刀仿佛化成了坠落的不周神山一般,以泰山压顶之势,向身材干瘪的元朝砍了过去。
  “铛!”
  只听一道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后,便见手持长剑的元朝,脸色已然苍白一片。
  “噔,噔,噔!”
  他连退数步之后,才勉强稳住了身形,他此时看向李嗣业的目光之中,已经有了几分畏惧之色。
  在刚才的那一刀下,他嗅到了冰冷的死亡气息。
  如果李嗣业还能斩出那一刀,他今日必死!
  “再来!”
  看到元朝挡住这一刀之后,李嗣业剑眉一挑,手中巨型陌刀再次重重砍下。
  对于李嗣业来说,只要身后陌刀军阵还存在,陌刀军士没有全军覆没,那么他的真气和气力,是堪称无穷无尽的。
  “嘭,嘭,嘭!”
  这一刀还未斩落,便见四周的空气,已然出现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当啷!”
  李嗣业手中陌刀好似江河倒灌一般,直接将元朝的长剑,轰击成了一地残渣。
  “怎么可能!”(老子不服,你就是个挂壁!)
  元朝惊骇出声,但转眼便被陌刀之上的庞大冲击之力,给砸的倒飞了出去。
  “嘭!”
  在空中翻滚了数圈之后,西楚青狼王元朝,才以一个优美的自由落体,砸到了布满水草的草场之上。
  “西楚青狼王不过如此!”
  李嗣业冷哼出声,同时提起手中雪亮陌刀,缓步向元朝身体砸落之处走去。
  “别杀我,孤什么都能给你!”
  “别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李嗣业,元朝的语气也越来越惊恐。
  他虽然杀人无算,但当死亡真正要降临到他头上的时候,这个阴狠毒辣的青狼王竟然害怕了。
  面无表情的李嗣业,缓步走至元朝身边之后,便直接挥动了手中陌刀。
  “嗤!”
  随着一道沉闷的利器入体声响起后,猩红而又温热的鲜血,便从青狼王元朝的脖颈处喷射了出来。
  就这样北境草原的枭雄元朝,永远的沉睡在了,他生前呼风唤雨的草原之上。
  “元朝已死,投降不杀!”
  李嗣业提起元朝的头颅,向四周还在厮杀的西楚骑兵暴喝。
  “殿下死了!”
  一道道惊恐不安的声音,顿时从西楚军阵内部传了出来。
  随着这一道道不安的声音,西楚骑兵顿时崩溃了,他们在无战心,皆神色惶恐的向远方逃奔而去。
  逃的慢的,便被如狼似虎的陌刀军士,永远的留在了这片草场。
  由于陌刀军是步卒,在加上个个身着重甲,又手持陌刀这种重兵器,所以他们不可能去追那些西楚轻骑兵。
  半个时辰之后,正面战场彻底肃清。
  已经有陌刀军校尉,开始统计双方的战损人数了。
  至于逃掉的西楚骑兵,则交给了一直在其右翼待命的华雄。
  “大帅,此战陌刀军士阵亡七千六百二十名,重伤丧失战斗力者八百多名。”
  “歼敌约有八万四千多名!”
  脸色沉重的陌刀军校尉,将统计出的战损,汇报给了李嗣业。
  虽然此战陌刀军的优势很大,但是西楚骑兵人数太多了,还是给陌刀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闻声,李嗣业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口下令:“将阵亡将士就地埋葬!”(作者,目前想不到比就地埋葬更好的处理方法)
  “重伤失去战斗力的将士,明日由专人护送回龙城!”
  今晚的战果固然辉煌至极,但代价却也不小,七千多名陌刀士卒,永远埋骨于此。
  “诺!”
  那名陌刀军校尉脸色一正,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一脸沉默之色的李嗣业,触目望去。
  到处都是倒毙的战马,缺损的尸首,和肆意流淌的温热鲜血。
  “呼,呼!”
  湿润的凉风吹拂而过之时,李嗣业都从其中,嗅到了血液的腥臭之味。
  …………
  “踏,踏,踏!”
  腥白的月光之下。
  四万多南下骑兵,如同一群嗜血的鬣狗一般,紧紧的撕咬着溃退下来的西楚骑兵。
  “嘶!”
  一名名西楚骑兵,被撵上来的南下骑兵,扫落马下。
  无论是南下骑兵中的大离狮骑还是西凉铁骑,他们都拥有碾压西楚骑兵的实力。
  在加上以逸待劳,且人数是其数倍不止,所以今晚的这场厮杀,注定只是一道饭后甜点而已。
  套用华雄这个山炮的话来说就是:“李嗣业把大餐吃完了,随意甩了一道甜点给他华雄。”
  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后,这场毫无技术含量的追杀战,便彻底结束了。
  九千多名从陌刀军士手中逃得性命的西凉铁骑,全部死在了华雄率领的南下骑兵追杀之中。
  “撤军!”
  脸色蜡黄的华雄,有些郁闷的扫视了一下周围之后,便沉声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诺!”
  …………
  次日,正午。
  北境大草原,南下帅帐。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端坐与统帅之位上。
  他的下首位置,则坐着华雄和李光若二人。
  “咳咳!”
  面色肃穆的李嗣业先是咳嗽了两声后,便开始沉声开口道:“说说吧!”
  “我们是继续向前打进西楚王庭,还是就地固守已有战果!”
  他的南下大军虽然剿灭了青狼王元朝,但主力精锐也受到了一定损失。
  “叔父,北境草原是西楚最大的草场,而且面积也足有西楚国土的三分之一,只要我们将此地守住,西楚灭亡指日可待!”
  年纪轻轻的李光若,率先开口给出了他的建议。
  他是倾向于固守现有战果的。
  “不错,有几分道理!”
  闻言,李嗣业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李光若的看法,他也是比较赞同的。
  毕竟,这一战虽然称得上战果斐然,但是他麾下陌刀军士的伤亡也很大。
  “大帅,我不这么看!”
  脸色蜡黄的华雄,急声开口。
  他在昨夜的大战中,打了一晚上酱油,现在又让他老老实实在这趴窝,这比杀了他华雄还难受。
  “说说你的理由?”
  李嗣业眉头微皱,沉声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