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二章轮回之力

  “人杰召唤系统,果然玄妙。”
  看到自己在次,回到万岁殿之内后,秦羽顿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不是脑海中还响彻着,冰冷的系统提示音,他都以为他做了一场春秋大梦似的。
  通过与华雄的交谈,秦羽获知自己刚才所处的,人杰召唤祭台,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华夏人杰通过祭台感召之后,便会从历史长河之中苏醒过来,然后奔赴祭台所处的位置。
  然后系统会以宿主为媒介,将华夏人杰,传送到宿主所在的区域。
  “叮,华雄已经传送到秦国国都之内,宿主下次召唤人杰,将需要消耗轮回之力。”
  正当秦羽还在感叹之时,冰冷的系统提示音,便再次在他脑海中想起。
  “系统,怎么获取轮回之力?”
  秦羽很自然的将注意力,放到了系统口中的轮回之力上。
  “叮,战争!”
  “战争的规模越大,宿主能攫取的轮回之力就越多!”
  系统那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在次响彻在秦羽的耳旁。
  “对了,橙色级别人杰又是什么意思?”
  秦羽微微点头之后,便又询问起了系统,关于武将属性栏上的品质。
  “叮,在华夏人杰召唤系统中,人杰一共划分为六个档次。”
  “分别为,紫色人杰、橙色人杰、红色人杰、金色人杰、暗金色人杰、和彩金人杰。”
  “每一档次的华夏人杰,召唤所需的轮回之力也有所不同。”
  “紫色人杰召唤一次,需要一千道轮回之力,而橙色人杰则要递增十倍,红色人杰则要在橙色人杰,的基础上在递增十倍。”
  “至于红色之上的人杰,系统现在并不开放召唤途径,需要宿主自己去探索。”
  “emmmm……”
  听到系统的话语之后,秦羽感觉系统这个套路,很像是地球上那些,游戏公司一向的坑钱手段。
  …………
  “君上,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华雄的人求见。”
  次日清晨,秦羽刚刚苏醒,便听到了宫内值守的小太监,那细声细气的声音。
  “华雄!?”
  “快请他进来。”
  听到华雄两个字之后,秦羽瞬间就精神了起来。
  秦羽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现在他虽然名为大秦皇帝,但是实际地位也就是一个傀儡而已。
  上任秦皇弥留之际,指定了两位托孤重臣,分别是文官代表的大秦丞相齐成,和军方势力代表的,大司马端木随安。
  上任秦皇以为有这,一文一武辅佐秦羽,就可以实现,权力交接的平稳过渡。
  可他没想到的是,恰恰是他这设立的这两个托孤重臣,几乎已经完全架空了大秦的皇室。
  其中齐成还好一点,无论怎么说对秦羽还是保持了,最基本的尊敬,而大司马端木随安,就要嚣张跋扈的多,每次上朝都是眼高于顶,连正眼都不带看秦羽的。
  他这么嚣张,自然是有资本的,因为端木随安出身的端木家族,几乎把控了整个大秦的军方势力。
  毫不客气的说国都之内,除了皇室的卫队之外,所有的军队将领,都是端木家族的人。
  大秦皇帝的废立,不过是人家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秦羽是过够了。
  “末将华雄,拜见君上!”
  正当秦羽遐想万千之际,一道沉重的男声,将他拉回到了现实。
  只见一身黑衣,脸色蜡黄的华雄,此时已经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子健,快快请起!”
  秦羽连忙将华雄扶起,双手紧紧的握住华雄的臂膀。
  “卿家,如今国势危急,可有什么要教朕的吗?”
  秦羽此时也是过于激动,已经完全忘了华雄只是一介武夫,不同谋略的事实。
  不过这倒也不能,全怪秦羽病急乱投医,因为在这偌大的秦王都,之内除了华雄,他谁也不敢相信。
  “君上,末将只是一介武夫,朝政之事末将不懂。”
  “但是末将愿做君上手中利刃,为您披荆斩棘,涤荡宵小!”
  华雄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蜡黄的脸颊上,都爬上了些许潮红。
  看到自己刚来,秦羽就如此倚重自己,不禁生起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心绪。
  “好!好!”
  “我今日得遇子健,若困龙升天,猛虎插翼!”
  秦羽此时也是脸色潮红,语气激动。
  他当傀儡太久太憋屈了,看到有人这么死忠于他,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子健,你昨日便来到了龙城,可有什么感想。”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激动心情之后,秦羽便开始了询问华雄,来到国都龙城的感想。
  “末将,只觉得城中兵丁过于懈怠,城防工事也是十分简陋!”
  华雄前世身为西凉将军,他的关注点自然是,龙城中的军事措施。
  “子健,所言分毫不差,但你可知是什么原因吗?”
  秦羽微微点头之后,便在次向华雄沉声发问。
  如果是一个观察力十分出众的人,此时站在秦羽身边,就会发现秦羽此时的表情,要比刚才略微狰狞了一点。
  “回禀君上,原因自然是军士疏于训练,城防久未修缮。”
  华雄闻言一愣,他没想到秦羽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不过他还是从纯军事的角度,回答了秦羽。
  “子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那是?”
  听到秦羽的话之后,华雄显得有些疑惑。
  “我大秦虽然不敢说,是东灵域第一国。”
  “但论综合国力,排一个前三是绰绰有余的,现在之所以是卿家看到的模样,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他们以此来要挟朕,让朕不得不遵从他们的意思行事。”
  秦羽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眼已经变得一片冰寒,彻骨的寒意不自觉的笼罩在了他的全身。
  “君上,是谁这么大胆子?”
  “端木随安这个老匹夫!”
  秦羽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