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十八章初次召唤战宠

  “叮,收集到轮回之力一万四千点!”
  箫关战场结束的一刹那,身在龙城皇宫之内的秦羽,也收到系统提示,轮回之力入账的声音。
  “看来是,又有人坐不住了啊?”
  身着玄色龙袍的秦羽,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这股轮回之力的来源,他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
  “系统,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召唤华夏战宠的功能?”
  沉思了一会之后,秦羽便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如何摸索系统功能之上。
  “叮,召唤华夏战宠规则如下!”
  ①紫色战宠(一千轮回之力)
  ②橙色战宠(一万轮回之力)
  ③红色战宠(十万轮回之力)
  ④金色战宠(暂时不开放获取途径)
  秦羽听完之后,便沉声开口说道:“系统,我要召唤一只,橙色级别的华夏战宠。”
  其实秦羽早就想拥有一只,威武霸气的战宠了,只是之前形势比人强,他只能把轮回之力,优先用到华夏人杰之上。
  现在轮回之力略微有些富裕,那他也就可以奢侈一把,拥有一只橙色级别的华夏战宠。
  “叮,万兽山场景生成中!”
  秦羽的话音刚落,系统的提示音,便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然后情景就跟召唤,华夏人杰差不多了。
  他悠悠转醒之时,已然身在了一座雄壮巍峨的神山之上。
  有祥云弥漫,走兽翻腾。
  最为瑰丽神异的是一座,造型粗犷奔放的古老祭台。
  “叮,消耗一万轮回之力!”
  “开启召唤!”
  还没等秦羽,从这震撼的景色中,反应过来。
  系统那冰冷的电子合成音,便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秦羽微微一愣之后,便也不在遐想,转而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粗犷祭台看。
  根据召唤华夏人杰的经验,一会橙色品质的战宠,也应该会从这个祭台内出现。
  “戾!”
  一道巨大的鸟鸣声,忽然响彻云霄,紧接着那古朴祭台绽出万道霞光。
  一个巨大的鸟类轮廓,在其中若隐若现。
  虽然秦羽没看真切,但那股庞大压迫之感,他还是感受到了。
  “戾!”
  一道欢快的鸣叫声之后,秦羽便看见了一个,双翅展开足有近百米的巨大鸟类,已经出现在了山峰之上。
  “咕嘟,这这……这确定是橙色品质的吗?”
  秦羽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那身体,大如一座小山般的巨型鸟类。
  有一瞬间他都觉得,这是系统搞错了,把红色的战宠,错当成橙色的了。
  但是下一刻他就否决了这个念头,因为系统的提示音,紧跟着就响了起来。
  “叮,恭喜宿主成功召唤!”
  “橙色品质华夏战宠,负山之力―重明。”
  系统的声音落下之后,那只被系统称为重明的巨型鸟类,似乎也心有所感的看向了秦羽。
  那一刻秦羽瞬间就感觉自己,好像猫遇到了老鼠,可爱的兔子碰上了灰狼。
  那个感觉太恐怖了,秦羽全身都在战栗,要不然双腿根本用不上力气,他恐怕立马就会撒丫子跑。
  “呼!”
  “呼!”
  重明煽动双翅,卷起阵阵狂风。
  秦羽下意识的去伸手捂眼,避免风沙跑进去。
  “叽叽喳喳!”
  等耳边风声渐渐消失之后,一只全身通红,眼睛中有两只眼珠的怪异鸟类,已经蹲在了他的面前。
  战宠名称:重明
  战宠状态:幼年
  战宠神通:法天象地、吞吐天下。
  战宠实力:通神九重巅峰
  战宠拥有人:秦羽(可转让)(只限于系统将领)
  战宠介绍:重明鸟乃是,上古神兽朱雀的后裔,不过天地之间第一只重明鸟,天资愚笨无缘,继承先祖朱雀的火焰神通,所以第一只重明另开一道,专修肉身欲以肉身成圣,重返神魔。
  “重明!”
  秦羽看完属性栏之后,不由得胆气壮了几分。
  他轻声开口,以往经常阴沉着的脸,也扯出几丝笑容。
  “叽叽!”
  重明鸟听到秦羽的声音后,便也微微鸣叫出声,同时他也伸出自己的羽翼,示意秦羽可以到他的背部之上。
  “没想到这个大家伙,这么温顺!”(系统:“他到底温不温顺,你心里没点b数吗?”)
  秦羽当然不知道系统的吐槽,他此时已经很开心的在,重明鸟的平坦而又毛茸茸的背部打滚了。
  “系统,战宠能缩小吗?”
  在重明鸟背部玩闹了一会之后,秦羽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
  这重明鸟倒是温顺,实力比同等级华夏人杰还要强大,可是这体型未免也太大了。
  “叮,系统并不具备让战宠,身体扩大缩小的功能!”
  “不过重明鸟的天赋神通,法天象地,却是可以自由控制身体大小!”
  听到前半段的时候,秦羽整个脸都垮下来,要是不能缩小的话,那这个重明鸟,就真的只是一个鸡肋了。
  体型这么大,他秦羽敢放出去,第二天怕就会被,整个东灵域通缉。
  他倒不是说要扮猪吃虎,而是有时候太招摇,确实会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重明,你把身体缩小一下呗!”
  后半段刚听完,秦羽便兴冲冲的趴在重明鸟的脖子处,沉声开口。
  “叽叽!”(原谅作者真的不会鸟语)
  又是一顿叽叽咕咕的鸟语之后,重明鸟的身体,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小了起来。
  等小到只有,一匹马大小左右的时候,秦羽便让重明鸟停了下来。
  这个体型他还是很满意的,能载人,而且不会像刚才那么招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