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五十四章书生意气

  “挡我者死!”
  脸色怨毒的陈希嘶吼出声。
  他面前两千余名西凉铁骑,用血肉之躯浇筑了一道屏障。
  将华雄牢牢的保护在里面,除非他们全部阵亡,否则陈希休想伤华雄一根毫毛。
  “丢人的东西,还不快滚回来!”
  就在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在陈希身后响起。
  只见手持烈火七杀戟的陈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卧虎城下。
  “诺!”
  脸色怨毒的陈希,极其不甘心的开口回了一声后。
  便纵马回到了陈瑞的身后。
  他虽然恨不得生吞了华雄,但是陈瑞的命令,他还是不敢违抗的。
  “华雄,来我大离吧!”
  “本帅保你,一个二品虎威将军之位。”
  陈瑞轻声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欣赏之色。
  能以通神四重的修为,力压通神九重,这个华雄放到那里,都是一员悍将。
  更别说华雄麾下,还有那一万让他眼馋至极的西凉铁骑。
  “咳咳!”
  “死了这条心吧!”
  “区区一个大离,配老子给他效忠吗?”
  华雄虽然身体虚弱至极,但语气依旧桀骜无比。
  “哦!”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陈瑞脸色转冷,双眼之中更是掠过恐怖杀意。
  “呸!”
  “狗东西,暗中偷袭!”
  “算什么英雄!”
  华雄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后,便大声开口讥讽陈瑞。
  “好,好,好……!”
  “好的很!”
  “大离铁军,给我将这狂徒剁碎!”
  陈瑞寒声开口,一身杀意更是几乎凝成实质。
  自从他问鼎宗师之后,已经很少有人敢与,这么跟他说话了。
  “诺!”
  数万大离铁军齐声嘶吼,然后缓缓的向西凉铁骑碾压而去。
  陈瑞则面色冰冷的站在原地,一个重伤的华雄,不值得让他在次出手。
  “保护,统帅!”
  两千西凉铁骑,沉声怒吼!
  雪亮的西凉弯刀,更是冷冷的指向了大离铁军。
  “杀!”
  大离铁军面色沉稳,手中巨斧高高挥起,占据绝对优势的他们。
  会化作一座神山,将这群不知死活的骑兵,碾成粉碎。
  “砰!”
  双方碰撞到一起之后,猩红的血光到处挥洒。
  惨烈的马嘶声不断响起,一匹匹西凉骏马,倒毙于巨斧之下。
  铁军的人数太多了,虽然西凉骑士悍不畏死,但依旧不能阻挡铁军推进。
  …………
  此时,卧虎城城墙之上。
  范羽抽出腰间宝剑,厉声开口:“给我冲出去,就是死也要把统帅救回来!”
  他虽是一介书生,但是一身报国的热血,却并未冷却。
  此时此刻,谁敢言书生怯懦!
  “诺!”
  数名西凉校尉,沉声应诺!
  片刻之后,七千名西凉铁骑。
  自卧虎城中汹涌而出。
  …………
  “杀!”
  一身书生打扮的范羽,第一个纵马出城。
  他手持一柄长剑,白皙的脸上布满杀意。
  身后如狼似虎的七千西凉铁骑,更是犹如一柄巨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大离铁军身上。
  一时竟将大离铁军逼退了数百步。
  趁此机会,范羽冷声对着一名校尉开口:“你给我将统帅,救回城内!”
  “他要是死了,我摘你的脑袋!”
  “诺!”
  西凉校尉脸色一正,这个命令即使范羽不说他也会做。
  “给我挡住他们,为统帅争取时间!”
  范羽听到之后,脸色一松!
  然后冷声下令,让西凉铁骑挡住大离铁军,给华雄争取时间。
  “吼!”
  七千西凉铁骑沉声嘶吼,奋力挥舞手中西凉弯刀。
  “砰,砰,砰!”
  惨烈的胶着战开始了,双方你来我往。
  谁都不肯后退半步,西凉铁骑骁勇似烈火,大离铁军厚重如神山。
  约莫撑了有半柱香之后,华雄在千余名铁骑的保护下,退回了城内。
  看此情景范羽脸色一喜,然后继续出声下令:“全军撤退!”
  他纵兵出城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华雄救回城内,现在目的达到了,他自然要领兵退回卧虎城。
  而不是继续与大离铁军厮杀!
  西凉铁骑闻声之后,便不在与大离铁军纠缠。
  转而边打边撤,作为轻骑兵的他们只要想撤。
  大离铁军这些铁皮人,是指定追不上的。
  片刻之后,卧虎城大门重重关闭。
  剩余西凉铁骑,全部退回城内。
  “大帅,要不要攻城!?”
  在陈瑞身后的陈希,沉声开口询问。
  “不必!”
  “将此城团团包围,我就不信他们能不吃不喝!”
  陈瑞面色冷峻,他跑到卧虎城可不是为了攻城拔寨的。
  而是为了华雄麾下的西凉铁骑。
  “诺!”
  陈希沉声应命,转而快步离开。
  …………
  “咳咳。”
  “没事,老子死不了!”
  卧虎城,统帅府内。
  一脸苍白的华雄语气依然桀骜。
  “统帅,此战折了三千弟兄!”
  一名西凉校尉涩声开口,这是他们自出世以来,遭遇的最大伤亡。
  听到这句话之后,刚刚还桀骜无比的华雄,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
  “统帅,胜败乃兵家常事。”
  “你不必过于介怀。”
  在一旁站立的范羽,连忙出声宽慰。
  此刻的他长发散乱,白皙的脸庞上也有几处伤痕。
  “向长安求援吧!”
  “此战之过,皆由我一人一力承担!”
  华雄声音沙哑无力,他此刻真的很想站起来,捶自己两拳。
  他和李嗣业史万岁不同,他是真的那自己麾下铁骑,当成了他的手足。
  现在因为自己的自大,白白折了三千儿郎。
  “统帅,您就安心养伤吧!”
  “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一袭白色儒袍的范羽,轻声开口。
  “多谢!”
  华雄深深地看了一眼范羽,然后便不在开口。
  这一战对他的刺激很大,尤其是陈瑞的那一戟,将他的骄傲击个粉碎。
  仅仅只是随手一击,自己就差点身死。
  范羽拱手然后缓步离开,他知道现在最好让华雄静一静。
  如果这三千铁骑的阵亡,能让华雄以后别那么冲动。
  那这三千西凉铁骑,也不算白死。
  “陈瑞,我必杀你!”
  在床上躺着的华雄,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一般低声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