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六十六章拖刀计

  “去死!”
  尼师眼里泛起恐怖杀意,手中狼牙棒更是高高举起。
  “嘭!”
  一阵血花飞舞之后,战马的慘嚎声和肉体破碎声,从血雾里传了出来。
  数名距离他较近的西凉骑士,直接被其砸成肉泥。
  “儿郎们,给我杀!”
  一击建功之后,尼师连忙出声大吼,企图重振西楚骑兵的士气。
  “吼吼!”
  西楚骑兵受此鼓舞,尽皆奋力死战。
  他们以决死之势,发起一阵阵反冲锋。
  “看我拿你!”
  杀至阵中的华雄,自然一眼看到了,西楚大旗底下的尼师。
  他暴喝出口,声音好似猛虎长啸。
  恐怖而富有穿透力!
  他挥舞手中长刀,双腿一夹马腹。
  然后在一道激昂的马嘶声后,他持刀直接向,位于西楚骑兵重重保护下的尼师杀去。
  他华雄要上演一出,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保护,将军!”
  尼师身旁副将连忙嘶吼出声,瞬间数百名西楚骑兵,层层阻拦在了华雄身前。
  “匹夫之勇!”
  一脸轻蔑之色的尼师,冷笑开口。
  他虽出身草原蛮族,但对于用兵一道,却不像是蛮人,反而更像一个谨慎狡猾的大秦人。
  “挡我者死!”
  华雄声音暴烈,手中血色长刀呼啸而至。
  瞬间一片猩红升腾而起,数十匹西楚马直接倒毙于地。
  刀光所过之处,西楚骑兵哀鸿遍野。
  “猖狂!”
  那名西楚副将脸色一变,催马挺枪而去。
  枪影似毒蛇,喷涂不断。
  身为西楚副将,他还是有通神八重的修为。
  '“铛!”
  枪刀相交,摩擦而出的火花,竞相涌动。
  “给我死!”
  华雄嘶吼一声,手中血色长刀,猛然爆发出凛凛寒芒。
  一道好似虎啸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那西楚副将为虎啸所摄,全身冰冷一片。
  待身体恢复直觉之时,他看到的只有华雄狰狞而又残酷的笑容。
  “涮!”
  一道血柱冲天而起,副将的无头尸体,摇摇晃晃了几下之后,落下马去。
  “什么!”
  看到自己副将被斩,尼师的脸色终于变了。
  “给我上,围杀此人!”
  他厉声下令,同时操起手中狼牙棒,直取华雄身躯而来。
  数百名西楚骑兵,亦是面带疯狂的向华雄冲去。
  “猛虎啸山!”
  华雄的脸色一片猩红,一道道霸绝山林的虎啸声,不断从他背后传出。
  恐怖的虎啸之声,瞬间让修为较低的西楚骑兵,直接身体冰凉一片。
  “涮!”
  华雄残忍一笑,拍马舞刀杀奔了过去。
  猩红的血液,不断从长刀之上流淌。
  百余名西楚骑兵,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长刀划过。
  “铛!”
  杀至华雄身边的尼师,挥起手中带着狰狞尖刺的狼牙棒,直接砸向了华雄。
  “嘶!”
  华雄勒马而退险险避开,同时手中长刀直击狼牙棒。
  一道气浪瞬间爆出,周围双方军士直接被掀飞。
  一刀一棒在空中互相角力!
  涌动的火花不断跳跃而出。
  狼牙棒本就是重器,在加上尼师的蓄力之后,爆出的那一击可杀通神巅峰武者。
  “涮!”
  森白刀光划过,华雄抽刀而退。
  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了尼师。
  这个人的气力不在他之下,并且武道境界还要高他五重。
  “卑贱的大秦人,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尼师此刻暴怒出声,手中的狼牙棒更是连连朝华雄砸去。
  一个大秦人竟然如此嚣张,视他身旁万马千军如无物。
  “嘭!”
  华雄身影好似矫健的猛虎,总能险之又险的,避开那恐怖的狼牙棒。
  可他所处之地,此时已然一片狼藉。
  被狼牙棒轰出的大坑,好似大地母亲丑陋的伤口一般。
  华雄托刀纵马,全身的精气神尽付血色长刀之上。
  长刀与大地不断接触,一股恐怖的威势,也在长刀上酝酿而出。
  “嘭!”
  又是一记狼牙棒重击而下,华雄身旁的土地,立刻龟裂开来。
  “别躲啊!”
  “小虫子,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
  看着好似跳骚一般的华雄,尼师不由大声开口嘲讽。
  嘶嘶!
  长刀不断由大地之上摩擦而过,恐怖的气势瞬间凝结。
  华雄脸色已然出现阵阵苍白,但他的气势却是极为强悍。
  在抓到尼师一个空档之后!
  手中长刀瞬时挥出,一股恐怖至极的气势,直接死死的锁定了尼师。
  “这是什么!?”
  尼师此刻脸色有些惊恐,他现在感觉自己,被一只顶级掠食者,给盯上了。
  那种感觉就好似,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他不明白刚刚还如,过街老鼠一般的华雄,是如何爆出这恐怖一击的。
  森寒刀芒划过,一簇血线于尼师脖颈上绽出。
  快,太快了!
  尼师甚至都没看清,就被一抹幽蓝刀芒夺去了性命。
  华雄看着尼师倒下的躯体,神色一时竟有些复杂。
  虽然脑海中的记忆有些模糊,但他至死都不会忘记那一刀。
  那犹如惊鸿辟地一般的一刀!
  那犹如春雷绽出一般的一刀!
  那个红脸神将拖刀而行,身影巍峨如神山。
  片刻过后!
  华雄才从久远的回忆中,挣脱了出来。
  “西凉铁骑,格杀所有残敌!”
  耳边的金戈铁马之声,让他的血液在次焕发活力。
  “诺!”
  西凉铁骑脸色狂热,沉声嘶吼。
  手中西凉弯刀挥舞,一名名西楚骑士直接被抹喉而死。
  刚刚西楚骑兵能支撑,全靠尼师一人掌控全局。
  现在尼师被一刀枭首,在加上西凉铁骑那堪称恐怖的战斗力。
  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住,纷纷拍马而逃。
  可是一马平川的荒原上,他们又能跑到那去。
  “嘶!”
  一匹匹骏马长嘶而倒地,一簇簇血红遇风而起舞。
  一个时辰之后,夕阳照射而下。
  这场不对等厮杀才画上句号。
  这片边境荒原,又一次的饱饮西楚人之血。
  “统帅,斩敌一万九千余人!”
  开口的是一名。面色激动的西凉校尉。
  他在这一战之中,讨取了八十三颗西楚人头颅。
  “我们自家儿郎伤了多少?”
  华雄微微点头之后,便询问起了西凉铁骑的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