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四十七章正面对轰

  “嘭!”
  此刻,战场中心处。
  脸色兴奋的史万岁,双手持精钢马槊左右拼杀。
  虽然接战不久,但倒在他马蹄之下的西楚骑兵,已然有数百名之多。
  一缕缕猩红的气息,则不断的从死去的西楚人身上,渗入史万岁的躯体之内。
  吸收了猩红色气息的史万岁,脸色亢奋至极,全身的气力更好似无穷无尽一般,在体内奔涌。
  “卑贱的大秦人,受死!”
  开口的是一名手持大刀的西楚将领,他领着数百骑直扑史万岁而去。
  刀光闪烁,气劲勃发!
  身后数百骑也如,闻见血腥味的鬣狗一般,向史万岁撕咬而去。
  “呼!”
  史万岁脸庞闪过历色,手中马槊挥舞成圆,任何企图靠近他的人,都被打落马下。
  马槊一丈多长,刺出之后若出海蛟龙。
  极难抵挡那位西楚将领,勉强走了三合之后,便被史万岁一槊捅了个透心凉。
  “啊,啊,啊!”
  史万岁的双目中闪过血色,高举血光四溢的马槊,将之还挂在其上的,西楚将领尸体重重摔出。
  “嘶!”
  顷刻间,又是数名西楚骑士,被史万岁掷出的尸体砸落。
  “死吧,死吧!”
  战甲已然一片血红的史万岁,纵马持槊杀入西楚阵中,来往纵横只有他单人独骑,却没有任何西楚人在敢以阻挡于他。
  “砰!”
  就在这时,一股恶风突然在史万岁背后响起。
  两柄硕大的金花铜锤,直往他的脊柱大龙处砸去。
  史万岁浑身爆出冷汗,赶忙身形俯于骏马之上,才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击。
  “嘶!”
  他纵马一个转身,双目冰冷的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只见一身戎装的兀乐脱,双手紧握金花铜锤,面目之间更是杀意毕露。
  “史万岁!?”
  “兀乐脱!?”
  二人几乎是同时念出对方的名字,然后便各自拍马攻了上去。
  一个马槊挥舞如银龙,一个铜锤甩动似巨象。
  一道道庞大的气浪,在二人周身之外不断爆发。
  “金瓜击顶!”
  兀乐脱一个闪身之后,全身真气轰然爆发,手中金花铜锤更是爆出阵阵耀眼金光。
  在一片闪烁的金光之中,两柄巨锤携着风雷之声,只砸史万岁脑袋而去。
  这一锤乃是兀乐脱的全力一击,就是等闲宗师也不可小觑。
  “魔躯降世!”
  史万岁双眼血红,嘶吼出声!
  一道道猩红的魔气,将他牢牢的包裹在其中。
  锋利的背刺开始在他的后辈长出,他健壮的臂膀之上,更是长出密密麻麻的鳞片。
  更令人惊悚的是他的脸庞,也在一阵扭曲之后,变得浑似恶鬼一般可怖。
  “老匹夫,受死!”
  史万岁此时的声音极其尖锐,好似深夜的夜枭鸣叫一般,令人感觉极其不安。
  而他的一身气势也不断增强,通神五重、六重、七重、渐渐升至通神巅峰。
  待气息逐渐平稳之后,他手中马槊带着阵阵猩红魔气,直接硬撼那当头砸下的金花铜锤。
  “砰!”
  又是一阵轰然巨响之后,金光魔气不断咆哮碰撞。
  由此在周围产生的气浪,掀翻了不少双方军士。
  “这是!?”
  “妖魔吗?”
  兀乐脱眼中尽是震惊,变身之后的史万岁,无论是速度还是气力都要稳压他一头。
  更令人惊悚的是,那堪称变态的战斗意识,仿若这个人天生就是为了战场厮杀一般。
  这些种种在加上此刻史万岁的面貌,让这位西楚统帅,想起了草原之上的可怖传说。
  “砰!”
  就是这么稍稍分神之际,一道巨大的气劲,轰然在兀乐脱周身炸响。
  他身旁数十名西楚骑士,直接被这恐怖气劲,轰成肉泥。
  一个触目惊心的大坑,赫然出现在了刚刚的轰击之处。
  “老匹夫,跟我厮杀!”
  “还敢分神,你莫不是找死!”
  史万岁声音沙哑,他的瞳孔好似狸猫一般,幽暗而又无光。
  他虽开口说话,但手中攻势分毫不减,每一槊都往兀乐脱要害之处刺去。
  被逼的连连后退的兀乐脱,额头上逐渐冒出冷汗。
  他虽是通神九重不假,但是他毕竟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肆无忌惮的爆发浑身血气。
  刚才的那一记金花击顶,已然将他老迈身躯里的真气,消耗了大半。
  “老匹夫,我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史万岁冷声开口,马槊更是挥舞若蛟龙。
  一道道暗红的魔气,在马槊之上欢快跳跃,而且这些魔气极其难缠,只要兀乐脱挨上一点。
  他们便如附骨之蛆一般纠缠不放。
  此刻兀乐脱的脸上,就已冒出了阵阵黑气,冲入他体内的魔气,横冲直撞。
  将他这本就老迈的身躯,更是折腾的疲惫不堪。
  魔气对史万岁来说是难得的补药,但对兀乐脱来说那可是虎狼之药。
  “血气燃烧!”
  被逼的无路可退的兀乐脱,眼神之中闪过疯狂。
  只见一道耀眼金光爆发之后,他竟直接挡住了史万岁的马槊。
  一身气势更是不弱史万岁分毫,头顶上有些泛白的头发,也瞬间乌黑一片。
  仿佛这个腐朽不堪的躯体,一朝回到了年轻时的巅峰状态一般。
  “嘭,嘭!”
  兀乐脱眼神疯狂,手中金花铜锤更是凶猛如虎,竟将史万岁的攻势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给我死,你这妖魔!”
  又是一道金光闪烁之后,兀乐脱身形爆闪,只射史万岁头颅而去。
  今日,他必杀史万岁!
  他要为西楚除了这个祸害!
  他刚刚使出的血气燃烧,乃是一门强行激发体内生命力的密技。
  使用者在催动之后,会有一刻钟嗯时间,让身体逆返至最巅峰的状态。
  不过代价却是,使用者全部的生命力。
  也就是这是搏命之术,兀乐脱使用之后,就没打算活着回西楚。
  他就是要那自己的性命,强行和史万岁一换一。
  “砰!”
  史万岁的躯体被直接砸飞,闪着寒光的马槊更是倒插于战场之上。
  “死了吗!?”
  兀乐脱微微喘气,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史万岁躯体砸落的方向。
  “痛快,痛快!”
  “老匹夫,在来!”
  只听数声狂笑之后,史万岁便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从地上爬了起来。
  魔躯赋予他躯体的,不仅有恐怖的杀伤力,还有霸道至极的防御力。
  那浑身狰狞的鳞甲,便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