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 第三十五章神威李嗣业

  汾阳,永州!
  三千陌刀兵静静站立,在永州雄伟的城墙之下。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亦是手持一把陌刀,冷冷的看着像是一头,沉默巨兽一般的永州城池。
  “进攻!”
  李嗣业陌刀高高挥起,然后猛然落下。
  “涮!”
  大秦黑龙旗迎风鼓荡,三千精锐陌刀兵,紧紧的跟在旗帜的身后。
  ……
  “放箭!”
  永州城墙之上,一名身着铠甲的汾阳将军,厉声开口。
  随着他的命令,密密麻麻的箭雨,瞬时叫便笼罩在了陌刀兵的头顶之上。
  虽然汾阳主力在,秋州决战之中已然全军覆没,但是身为汾阳首府的永州,还是有一万余人的守城部队。
  “兵伐天下!”
  李嗣业冷冷一笑,手中陌刀猛然挥起,古老的战车再次显现。
  看到这青铜战车之后,陌刀兵顿时为之奋起,如飞蝗一般的箭雨,被他们用手中陌刀狠狠劈飞。
  “嘶!”
  一道暴烈的马嘶声之后,青铜战车便在甲士的驾驭之下,直接撞向了永州城墙。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雄壮的古老战车之后,守城的汾阳将领,眼珠子差点没爆出来。
  “轰隆隆!”
  一声巨响之后,青铜战车直接撞碎了永州的城墙,碎溅的泥土和掉落的巨石,激起了巨大的气浪。
  无数汾阳守城士兵,被这巨大气浪裹挟,然后重重摔落化成肉泥。
  “陌刀军,随本将军入城!”
  “斩杀叛贼!”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出声暴喝,随后他一马当先的,冲入了他轰开的城墙缺口之上。
  身后陌刀兵沉声嘶吼,一个个高举陌刀,争先恐后的跟在李嗣业身后。
  “杀!”
  一道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过后,便见陌刀兵直接,和赶来此处防守的汾阳精锐撞到了一起。
  铛铛铛!
  陌刀挥舞不停,每时每刻都有汾阳军毙命于此,这些留守的部队,大都是汾阳二线部队。
  怎么可能阻挡陌刀军那,大片大片的汾阳精锐,被陌刀军斩杀于城墙缺口之处。
  一身戎装的李嗣业,陌刀不断举起,每次落下之时都能带起一阵血光。
  “年轻人!?”
  “得饶处且绕人!”
  就在汾阳精锐快要被屠戮一空时,神剑山庄三长老顾雄,带着数百名神剑山庄弟子,缓步走向了城墙缺口处。
  他们是尊柳天河的命令,来保护秦析母子的。
  “你乃何人,胆敢阻我!”
  李嗣业剑眉微挑,手中陌刀更是冷冷的指向了顾雄。
  全身的气势也随之爆发了出来,刚出世时他就有通神三重的修为,经过几番血战之后,他已然踏入通神六重。
  这就是华夏人杰的优势,他们可以在战争中迅速崛起。
  “老夫,乃是神剑山庄三长老顾雄!”
  顾雄语气凝重,企图以神剑山庄之名,逼退李嗣业。
  刚才李嗣业爆出的气势,令他都为之内心一寒,自己虽然早已迈入通神七重,但是面对此人之时竟然有一种畏惧之感。
  “神剑山庄!?”
  “助纣为虐,其罪当诛!”
  李嗣业闻声双眼一寒,全身的杀意轰然爆开,手中的陌刀也好似能斩破空气一般,狠狠向顾雄砍去。
  “铛铛!”
  顾雄反应也不慢,身影一阵爆闪之后,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巨剑,破开风声直刺向李嗣业。
  他手下的神剑山庄弟子,看到长老出手之后,也不在犹豫纷纷拔剑出鞘,杀向了陌刀军阵。
  剑光闪烁,刀光纵横!
  陌刀军这次遇到的可不是,先前的那些杂鱼了,这些人一个个最起码都有着先天的修为。
  他们乃是神剑山庄的内门弟子,一个个剑法娴熟,武道境界也是扎实无比。
  “砰!”
  李嗣业陌刀转动,直劈向自己刺来的巨剑。
  一阵轰鸣声过后,便见尘土飞扬之中,神剑山庄三长老连退数步。
  脸色也是苍白无比,勉强稳住身影之后,更是吐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虽然只是短短接触了片刻,但是从陌刀之中,迸发而出的杀伐之气还是钻入到了顾雄的身体里。
  “螳臂挡车!”
  “简直不知死活!”
  李嗣业冷笑数声之后,身体猛然跃向高空,手中陌刀更是以一往无前之势猛击顾雄而去。
  “银河倒挂!”
  顾雄沉声怒吼,手中巨剑竟然带出点点银光,好似一柄以银河为画卷的画笔一样。
  其中的神韵让人目眩神迷,这是神剑山庄的终极剑法,也是柳天河赖以成名的绝技。
  身为神剑山庄三长老的顾雄,自然也有习练此招剑法。
  绚烂无比的剑光在一阵呼啸过后,猛然迎上了猛击而下的陌刀。
  又是一阵气浪翻飞,火花跳跃之后!
  李嗣业手中陌刀被星光一扫,竟然绵软无力了起来,好似力量全部消失了一样。
  顾雄也趁此机会避开,这李嗣业的致命一击。
  “老匹夫,在吃我一刀!”
  李嗣业面色微变之后,全身气力再次爆发,手中的巨型陌刀更是带起阵阵破风之声。
  刚才那股力量虽然玄妙,但也仅仅只有消糜力量的功效,除此之外对他的影响别不大。
  “嘭嘭嘭!”
  顾雄勉力举起巨剑抵挡,身影一退在退,面对李嗣业的攻击,他是越来越吃不消了。
  “在来!”
  李嗣业气劲在次爆发,于半空之中猛然使力,重击巨剑剑身。
  “噗!”
  巨剑一阵轰鸣过后,顾雄的身影在尘土中,猛然倒飞了出去。
  殷红的鲜血喷洒在半空之上。
  “嘭!”
  又是一阵尘土飞扬之后,顾雄的躯体重重的摔在了城墙缺口处。
  此时的他脸色灿如金纸,全身的骨头断了七成。
  “庄……庄主……不!”
  他结结巴巴的说出这几个字之后,便七窍流血而死。
  杀伐之气冲入他的体内,早已将他的五脏六腑,绞杀成了一摊烂泥。
  他之所以还能勉强说出几个字,完全是凭借武道通神,赋予他的强大生命力。